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爹的问题

衣锦华棠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何氏会这样的拒绝钱锦棠。

  但是钱锦棠知道,钱渊不会拒绝她。

  对于她,钱渊如果不是经常不在家,会比祖父还要纵容她。

  钱渊从来不会拒绝她的任何要求和提议,除非是让钱渊去死这件事钱渊不会答应,不然事关小事,钱渊问都不会问。

  钱锦棠还记得七岁的时候,和巷子里的纨绔兄弟们比阔绰,她不敢管何氏要钱,就去找钱渊。

  钱渊想也不想她那么小的小女孩拿着钱会多危险,都不问她要钱做什么,顺手就给了她一百两的钱票一沓。

  是钱渊刚从账上支下来要买祝枝山画作的钱,钱锦棠不太识数,但是十张她还是能查过来。

  一千两,钱渊给了她一千两银子,快要赶上普通人家嫁女儿的嫁妆了。

  她当即就拿着跟巷子里的小伙伴们吹嘘,理所应当她就坐上了纱帽胡同大姐的位置,只是回来她跟祖父炫耀,拿出钱来的时候祖父用一瞬间尽然用心疼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然后骂了句‘钱渊你真不是个东西’。

  当时她以为是祖父因为她拿钱出去露富而生气,现在想来,未必是祖父小气,应该是祖父知道那么多钱对于七岁的她来说,并不是好事。

  钱渊问都不问就给,未必是因为疼爱女儿。

  真的疼爱,怎么会见到她能躲就躲,能藏着就藏,钱渊更像是怕她,尤其不敢看她的眼睛。

  说出来这些肯定没人相信,但是这就是事实。

  上辈子她自然以为钱渊是关心她的,所以她没少仗着这种“疼爱”找钱渊撒娇要好处。

  知道钱渊不顾她出家为道,她才知道那种不是好,具体是什么她也说不上来,反正不是父亲对孩子正常的疼爱。

  从那之后她就怨上钱渊了。

  所以这辈子,她依然会仗着钱渊不拒绝她这点要好处,比上辈子多得多的好处。

  “不!”钱锦棠粗暴的换掉钱渊的饭碗,推搡着钱渊的肩膀道:“爹你吃,就让你吃!”

  看着这样不懂事的钱锦棠,何氏都要恨死了!

  那是肉,不是什么单纯的饭,到底推来让去的干什么?!

  钱大郎为了救老太爷把家产都卖了,这个房子都要抵押出去,别说闲钱了,他们家已经五天没吃肉了。

  所以不能露出来,这些都是她私房钱给女儿补营养的,不然丈夫会不高兴不说,大房几口也会说嘴,那自己成了什么人了?

  她也知道这种场合不应该给女儿添小灶,恐怕被人看出来,可是早餐多重要啊,一天之中最重要的时刻,过了这顿下顿就会午餐了呀。

  女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她一顿,一时一刻都不想给女儿耽误了。

  所以她总是做得很隐蔽,白切鸡和白饭,酱油都不敢放的,就怕被人看出来。

  好在钱家人都有规矩,这么吃了三五天都没出事,她也就没放在心上,今日照常让人给女儿改善伙食。

  怎么好端端的就被钱锦棠给发现了呢?

  所以钱锦棠想揭发她什么故意的?

  “不,不会的,钱锦棠不是发现,而是在讨好自己。

  钱锦棠以为珠珠真的因为家道中落吃得少,受委屈,所以她不想让珠珠受委屈!”

  何氏终于想明白了。

  她从来都不喜欢钱锦棠,钱锦棠却总是想讨好她为她和珠珠做事。

  这次定然也是这样,不过适得其反让她更加厌恶。

  何氏要气死了,可看事情快要败露,她忙站起来道:“相公,你还要奔波,饭还是换给妾身吧!”

  说着给身边最信任的另一嬷嬷,桂嬷嬷使眼色,桂嬷嬷就要去换钱泽的饭碗。

  钱锦棠知道钱泽对何氏也是个没什么主见的,这种小事都会任由何氏摆布。

  她靠近钱渊道;“爹不能让娘吃不饱,娘很累的,不然我不吃了!”

  放下筷子,然后用眼风扫向过来的桂嬷嬷。

  对上那黑白分明的清澈大眼,桂嬷嬷吓了一跳,分明是极其好看的眼睛,为什么她见了却觉得对方锋芒毕露,那样的锐利和冰冷,带着怒意,像是飞来的刀子一般要让将她杀死。

  跟刘嬷嬷比,她话少但是心思细腻得多。

  她想,二小姐也不是第一次这么看人。

  二小姐因为老太爷的宠爱,总是无法无天的,偏偏还极没有眼色。

  你顺着她她觉得理所当然,你对她好,她觉得理所当然,你对她不好,那就是彻底得罪了她,她想方设法也要报复回来。

  人家巷子中张相公家的公子教养严格,就很疑惑她身为一个女孩子为什么可以天天跑出去玩,她就觉得人家是在骂她,骂她的教养,清晨趁着人家上学不防备的时候套了人家麻袋,给人家打成了猪头了。

  那可是张相公家的公子啊,内阁第四把交椅,要不是人家张相公大人大量,老太爷还能坐在侍郎位置上吗?

  无法无天,想起来就让人心惊胆战的!

  但是说起来也是奇怪,这样一个混不吝的人,对二夫人确是极其孝顺和讨好的,连带着二夫人屋子里的他们也都和颜悦色很是听话。

  所以钱锦棠应该不会用那种眼神看她。

  那为什么,突然间这位小姐不分里外,开始无差别攻击了?

  还是她看错了?

  不对,她没有看错,钱锦棠就是在警告她。

  可是这是警告她吗?

  是警告她不要给二爷换饭碗,她是受二夫人的指使,所以二小姐是在警告二夫人吧?

  二小姐早就知道碗里放了肉菜,是要故意揭穿,而不是为了讨好妹妹。

  也就是说一直对二夫人极尽讨好之能事的少女,突然间改变策略,要开始揭发二夫人的虚伪面具了。

  这个想法让桂嬷嬷打了个突,如果这是真的,二小姐到底为什么会转变?

  而二夫人,知不知道二小姐不是为了讨好她,而是为了给她捣乱呢?

  她不敢去抢饭碗,心急这些事应该跟二夫人说的。

  她当然没有机会说。

  因为主子正在用饭。

  钱渊因为薛繁织催促越发无可奈何,硬挤出笑道:“我吃,我吃,你不要再晃我了!”

  然后不着痕迹的往钱泽那边靠了靠,然后拿起筷子不情不愿去夹饭。

  又将夹起来的饭漫不经心的放在嘴里!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