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那就给爹吃吧

衣锦华棠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钱锦棠不知道为什么何氏和钱美宜总喜欢把她或者别人当傻子!

  一样的饭菜,钱美宜的非要盛的少些,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这饭有问题吗?

  而且她可是旺财转世,里面藏了什么菜她都能闻出来,撒了白芝麻的白切鸡,还是大腿那块的肉。

  或许是因为里面加了油水,所以他们本身做贼心虚,就要在别的地方低人一等,这样才能显示出他们的高风亮节。

  也或许他们是想让别人亏欠他们的。

  她就记得上辈子何氏挤兑钱泽的时候说:“大伯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珠珠都只吃小半碗,老爷子没在家,家里的日子不是从前了!”

  珠珠是钱美宜的小名,取珍珠之意。

  何氏的亲生女儿都要紧衣缩食,别人难道好意思大手大脚吗?

  反正不管怎么样,祖父告诉钱锦棠的,这世上极少有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圣人,反正钱家没有这种人,所以钱家一旦出了这种人,那里面肯定有猫腻。

  显然,钱美宜和何氏都是这样的钱家人。

  钱美宜当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明明得了实惠,却总要明里暗里的暗示她自己吃了亏。

  还最喜欢当着父亲钱渊或者他的未婚夫那些数得上数的男人面前表现。

  尽可能的装大量,保持端庄,好像她这个姐姐总是不懂事,需要妹妹时时刻刻的相让。

  这不钱美宜刚说完话,她看钱渊那边欣慰的点了点头。

  钱锦棠并不傻的,上辈子她就知道钱美宜喜欢踩着她图表现,但是为了亲情,为了母亲的欢心,她不在意那些虚名,她用自己的名声直接给钱美宜铺就出一条贵女大道,那又如何?她亲妹妹,命她都可以给的,当时她真心是心甘情愿的。

  她那么渴望亲情,所以上辈子才会对何氏唯命是从,对钱美宜马首是瞻。

  如今经历过人世间的坎坷和沧桑,她已经想通了,有些人啊就是缘分,父母姐妹也是如此。

  没缘分就不要强求,硬往上贴是贴不上的。

  所以作为一个街霸,一个出了名的纨绔,她根本不需要跟钱美宜商量,直接抢过来钱美宜的饭碗,然后把自己的饭碗放在钱美宜面前。

  “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呢,怎么能吃这么少?我们换!”

  钱美宜到不是差那一口吃的,她知道钱锦棠狗肚子装不下四两酥油,是怕钱锦棠吃到鸡肉嚷嚷出来,那样家里人就都知道母亲给她开小灶了。

  “姐,你也要长身体呢,快还给我,我吃这些就够了!”

  她伸手来拉被钱锦棠抢过去的饭碗,可是她天天要保持身材,要学那病西施一样的做派,哪里能有钱锦棠这样上蹿下跳活泼好动的人有力量。

  她根本抢不走,只能求助的看向何氏。

  何氏眼里透着厌恶,不过钱锦棠不怕何氏发作,她深知道何氏有个软肋。

  上辈子不管何氏在后院生气的时候如何说刻薄恶毒的脏话,可是只要钱渊回来,她就立即会变成世上最温柔体贴的妻子,钱家最大方好说话的夫人。

  因此总有些犯错的下人喜欢堵着钱渊回来的时候找钱渊求饶,何氏每一次都会教他们心要向善,让他们改过自新,表示自己会不计前嫌依然重用他们。

  不过嘛,只要钱泽渊一走,后脚那些下人就会倒大霉,十有八九就偷偷卖掉了,女子尤甚。

  所以直到钱家败落,钱渊出家为道,他都不知道何氏是个怎么样的阴阳人,他留下的书信中还说过耽误了何氏的一生,觉得很抱歉。

  这时候,钱渊更不会想到何氏有两幅面孔了。

  何氏果然明明眼里有厌恶钱锦棠没事找事,但是嘴上还是说道:“棠姐你关心妹妹是好事,但是你祖父是教过规矩的,食不言,寝不语!

  这是其一。

  其二,你本身就吃的多,怎么能给你节衣缩食,是要让父母心疼吗?

  你妹妹平时吃的不多,你不必管她,快把碗还给她吧!”

  还回去,她就成了不顾妹妹身体的白眼狼了!

  明明妹妹为她着想,她却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

  然后在特别的时机,特殊的场合,这件事或许就会成了何氏和钱美宜踩她的好梯子。

  钱锦棠还听出何氏言语中的讽刺之意。

  讽刺祖父没有教好她。

  说来奇怪,何氏不仅不喜欢她,也和祖父不对盘。

  除了逢年过节,或者必须,何氏是从来不往祖父面前靠的。

  逮着机会就会用阴阳怪气的话指责祖父的不是,当然,都要确保祖父听不见钱渊听不懂。

  就像现在,祖父在牢狱里肯定不会跟她起争执。

  钱渊也会因为她语气温柔不往心里去。

  钱锦棠确信,如果祖父不是家里的顶梁柱,何氏绝对不会紧衣缩食的想办法把祖父捞出来。

  这和上辈子一样啊,一点改变都没有。

  其实何氏完全可以自己把碗拿过去,说她吃,然后安抚他们不要相让了!

  可是何氏偏不。

  她一定要踩一踩祖父,再习惯性的突出钱锦棠的委屈。无非就是担心好吃的钱美宜吃不着,才一顿而已,就一顿!

  可是一顿何氏也要保证钱美宜都吃好,一顿都不肯相让。

  同样是女儿,钱锦棠就从来没有受到过何氏的这种关爱。

  有时候钱锦棠也会想,她是捡来的吗?

  可是祖父对她的好让她坚信,她可能是祖父的私生孙都不会是捡来的。

  有些谜底,可能这辈子会解开吧。

  就是不知道要多长时间。

  不过何氏和钱美宜想再占便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钱锦棠端着饭碗走到对面饭桌,坐在钱渊的旁边道:“爹,你看我也在长身体,妹妹也在长身体,这碗饭太少了就给您吃了吧!”

  何氏和钱美宜谁都没防备她来这一手,两个人闻言变色,都紧张的看着钱渊。

  钱渊脸上有一种没想到的,不知如何自处的尴尬,无可奈何的道:“可是我的我都吃了!”

  何氏语气一松道:“棠姐别缠烦你爹,你爹他们今日还要去为你祖父走动,吃少了哪有力气?!”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