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挑衅

衣锦华棠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故地重游,钱锦棠走路是近乡情更怯的缓慢,骨头都忘到了一旁。

  穿过穿堂后,她一步一步的,先是迈下台阶,本来这里有一座太湖石的小假山,她小时候在祖父院子里玩耍,经常被祖父抱着爬上去。

  被大伯父卖了。

  就算之前廊下摆放的两盆仙鹤来都没了。

  只有光秃秃的院子,地缝里因无人打扫愉快生长的野草。

  祖父有一只一百五十多岁的红嘴绿毛鹦鹉,和祖父一样,喜欢和碧螺春,还特别会骂首辅严宗寡廉鲜耻残害忠良。

  后来被她的未婚夫郑聪告发,祖父惨死狱中,可倒严之后郑聪父亲拎着鹦鹉给新首辅于阶看,于阶心花怒放当即升了郑父三品大员。

  郑家成了倒严敢于和权贵做斗争的清流偶像。

  现在扯淡也不在了,不知道是不是被大伯父抵了出去。

  还有那茜素红的半旧门帘,平时是不挂的,每到祖父觉得他们这些子孙不珍惜生活就要拿出来忆苦思甜。

  现在他们家是真的穷了,也拿出来挂了!

  每一处都有成长的轨迹,每一处都带着不可抹去的回忆。

  她有娘生没有娘疼,爹是只知道呼朋唤友吟诗作对的纨绔子弟,家中琐事一概不管,只有祖父真正的心疼她,关心她,她从小祖父就把她带在身边,启蒙都是祖父亲自教的,跟大伯父家的堂哥钱谦益相比,也不差毫分。

  所以这才是她真正的家,有祖父的地方,她长大的地方,终于又回来了。

  钱锦棠沉浸在思念祖父的情绪之中,忽然两个妙龄俏婢从她身边走过,只看了她一眼,连人都没叫。

  桃桃不满道:“你们还有没有规矩?见了二小姐都不知道请安?”

  云裳云鬟都是妹妹钱美宜的贴身婢女,本来对这个二夫人只是表面疼爱,心里却不见多么关心的纨绔二小姐就多有嫌弃,如今家道中落,老太爷入狱,再也没人护着这个嚣张跋扈的少女,谁还尊敬她干什么?

  不过二小姐到底是胡同一霸,虽然他们家败了,但是那一言不合就和人动手打架的性格不见得立马改变。

  他们是奴婢,万一被二小姐打了也不能还回去。

  好汉不吃眼前亏!

  云裳想明白过后拉着云鬟给钱锦棠敷衍的行了个礼。

  钱锦棠看着云鬟问道:“你的姑母是不是夫人身边的刘嬷嬷?”

  提起姑母,云鬟越发有了底气。

  刘嬷嬷是二夫人何氏的陪嫁婆子,和云裳姨母一样,同是二夫人的左膀右臂。

  这次主家组织卖奴仆,三小姐身边的两个一个也不会卖,倒不全是她和云裳伺候三小姐伺候的好,也是因为他们的姑母姨母。

  有这样的姑母和姨母在,只有别人给他们让路的分!

  想来二小姐突然提起,也是不忿婢女桃桃要被卖掉,所以来打听小道消息的吧?

  可惜,他们根本无需回避,这是二夫人做主的事情,那桃桃最多是太爷买给二小姐的,没有关系没有权势,只会拍马屁而已,谁会帮着她?

  板上钉钉没有更改的可能,任是二小姐作破了老天也没用,除非是老太爷回来。

  但是如果老太爷回来了,根本也不需要卖奴仆了。

  云鬟有恃无恐,嫌弃的扫了桃桃一眼后脸上带着得意答道:“是啊,刘嬷嬷正是奴婢的姑母,二夫人身边的第一红人。

  稍后二小姐身边没人伺候,若是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奴婢跟姑母说一声,总不能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太亏着二小姐。”

  听着就没有多少尊重,这种对待她的猖狂总不可能是一朝一夕改变的吧?!

  是从有人给他们灌输思想,到铭刻入心里,很长一段时间,她们就已经不尊重她了,不过是她从前太傻,根本没有看出来。

  钱锦棠突然觉得她上辈子落得那样的下场真的不冤枉,钱美宜的婢女都用这种敷衍的态度对她,她怎么还能痴心妄想钱美宜和何氏会良心发现跟她亲近呢?!

  别人都说她嚣张跋扈,其实在面对母亲何氏和妹妹钱美宜的事上,她总是尽可能的讨好忍让,天知道她多么渴望亲情。

  他们谁都不知道,何氏亲手给钱美宜缝衣服的时候她也会偷偷记下自己的身高尺码,就怕何氏突然问她还要现量现问,何氏再不耐烦改变主意。

  而其实,何氏根本就没问过。

  小时候冬天,钱美宜只要从屋子里被抱出去晒太阳,回来何氏就要衣带不解陪着半宿,是怕钱美宜生病。

  她看在眼里故意穿着单衣出门,回来连连打喷嚏都没换来何氏一碗姜汤。

  还是祖父发现问题急忙给她请了大夫才没酿成大祸。

  她讨好,她彩衣娱亲都得不到何氏的欢心,后来她干脆调皮捣蛋,就是想让何氏骂她两句。

  这一切也都失败了。

  对待何氏,她是那么的卑微,连带着她明知道钱美宜受何氏影响不喜欢她,阴奉阳违欺负她,她也对钱美宜呵护备至,最后她换来的是什么啊?

  是钱美宜得罪了人,何氏却要送她去当人家的小妾玩意,他们到底凭什么?

  往事种种是那么酸楚委屈,如掉入灶坑的王八般憋气窝火,钱锦棠重生而来的好心情被一扫而光,她微眯起桃花眼看着云鬟道:“我会没人伺候?所以你们确定,走的是桃桃不是你们?”

  这还用人说吗?

  云裳还是之前的想法,别惹这个瘟神,她不屑与跟钱锦棠争执,挨打了不划算。

  她拉着云鬟快走:“别理她啊,还要伺候三小姐用饭呢!”

  云鬟倒是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的想开战,最后碍于钱锦棠的霸主名声,还是作罢了。

  他们一走,桃桃洋洋得意的拍着马屁道:“小姐英明神武让敌人不战而逃,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气场未来可期!”

  钱锦棠很想告诉桃桃,她还没赢呢,要被卖掉的是她!

  算了,难得她又回到了霸主位置可以飘飘然。

  钱锦棠道:“你放心,有我在,是绝对不会把你卖掉的!”

  桃桃笑道:“论造气势,小姐无人能及!”

  钱锦棠:“……”

  当有一天她历尽沧桑受尽苦难,发现被怕马屁,也不怎么香了!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