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狗子又重生了

衣锦华棠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春季里清明的晨光从棋盘格的花窗中透进来,落在不久前铺过宝相花缠枝波斯地毯的大理石地面上,留下一地的斑驳。

  斑驳之上,黄花梨珐琅的雕花天花板不再是视线不可触及的远方。

  哪怕隔着鹅黄色的软烟罗纱帐,它鲜艳的配色也可以预见精致的轮廓。

  落幕荣华,终于一抬头就可以看见了!

  钱锦棠嗅嗅鼻子,啊!这熟悉的家道中落的味道!

  慢慢的,床帐被人从外面拉开,密密匝匝的金色光芒将床里照个透亮。

  娇俏却布满泪痕少女的脸映入眼前。

  “小姐,该起床了!您为什么发笑?现在不是笑的时候啊,虽然您笑起来很好看!”是婢女桃桃端来了洗脸水,天亮了。

  她看钱锦棠躺在床上惊喜兴奋五味陈杂的摆弄着手掌,不时又仰望拆了壁灯的棚顶,感觉钱晓棠不对劲,小姐之前一直养尊处优,连续五天却肉都吃不上,不会是因为太爷入狱家里生活落差太大傻了吧?

  钱锦棠当然不是傻了。

  客死他乡,死不瞑目,重生成了陆巡的大黑狗,她竟然还能重生第二次!

  命运到底对她是不薄呢?还是不薄呢?!

  “现在正是笑的时候!”钱锦棠坐起来,自己去穿鞋。

  桃桃一脸诧异,随后咬着胳膊背着脸呜呜流泪,好像极其心疼伤心的样子。

  钱锦棠不解道:“不就是祖父入狱了吗?救出来就行了,你哭什么?!”

  “小姐虽有安贫乐道的精神,可太爷贪墨十万两银子,大老爷说把咱们家全卖了都还不上,怎么可能救出来?!

  奴婢哭是心疼小姐,小姐之前什么时候自己动手穿过鞋?您是北直隶四九城纱帽胡同的女霸王,这些活计之前都是奴婢们来伺候您的!”

  桃桃越说越伤心,蹲下来捂住脸,泣不成声。

  钱锦棠看着绣鞋习惯性的抿了抿嘴,原来如此啊!

  桃桃心疼的是这个啊!

  自己小时候还有这么长的诨名呢?!

  可是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只要躺着就有无数婢女伺候的神仙生活,其实已经离她很远了!

  她不仅重生过陆巡养的大黑狗,在此之前她沦落街头,还当过江南大户于家的伙房婢女,生活的磨难早已将她身上的矫情和贵气磨的无影无踪,别说自己穿鞋,后来做鞋她都学会了。

  钱锦棠站起来扶起桃桃,笑道:“这样不是挺好的吗?我又不是没长手脚,总也不动人就废了!”

  可她越是这样说,桃桃就觉得她是遇到了挫折一下子长大懂事了。

  桃桃擦着眼泪欣慰又悲伤的道:“娘子能想开,奴婢走了也就放心了!”

  “走?你为什么要走?”钱锦棠问完,脑中倏然就浮现了一张保养得宜但人后从来不会对她笑的女人的脸,那女人冷声说:“如今家里遭了难,房子都要卖掉要赎你祖父,哪有地方养那么多人?”

  “是夫人要把你卖了吗?”钱锦棠抓住桃桃的手腕焦急问道。

  桃桃笑中带泪道:“二小姐能时长想着桃桃就行,家里遭了难,养不了我们这些人,卖了钱就能换太爷回来了,小姐就能和太爷团聚了!”

  不!

  不是这样的!

  家里遭难也对,要卖下人也对,要赎回祖父更对。

  但是卖桃桃是不对的。

  祖父钱守本是京城户部左侍郎,五年京察,因太仓丢十万两银子的米粮被查入狱。

  如今父亲两兄弟正在积极走动,想办法把祖父捞出来。

  捞人就要花钱,可惜伯父钱泽和父亲钱渊都是二代,花钱本事一流,说到挣钱就两手一摊,没学过啊!

  只能变卖家财!

  两家决定各房裁剪不必要的奴仆,主子贴身的婢女当然可以留下,不过一人只能就留一个,钱锦棠的妹妹钱美宜有两个大丫鬟都舍不得卖,母亲何氏就把主意打在桃桃身上。

  卖掉桃桃空出名额,钱美宜的丫鬟就都能保住了。

  至于她有没有人伺候,那个母亲也早有打算,一个要被人当成赔罪礼物送人的人,还要什么婢女!

  “没人能卖掉你!”钱锦棠跟桃桃保证。

  上辈子,她自己被母亲骗走送到了严家替钱美宜赔罪,桃桃自然也被卖掉了。

  本以为时间来得及她能找回来桃桃,谁知道钱美宜为了让她心疼,也为了多二十两的水粉钱,就把桃桃卖在那种地方。

  可怜桃桃还不知道那对母女的狠毒,以为再坏也就是去新的主家干粗活。

  桃桃都有准备,肯吃苦,还跟她道别连番叮嘱她要照顾自己,岂不知前路是火坑深渊,不出一天桃桃不堪受辱就死了。

  打听下来的消息是桃桃临死还在担心她不能照顾自己。

  她的好桃桃,好姐姐,第一拥趸,比亲妹妹都对她好的人,这辈子,谁也别想欺负桃桃。

  可桃桃没有把钱锦棠的保证放在心上,夫人倒是没有苛待小姐什么,反而因为老太爷纵容,小姐要什么夫人就给什么,直接把小姐养成四九城纱帽胡同第一纨绔。

  可没人的时候她仔细回忆,夫人每次看小姐的时候眼光都冰冷无情,不似看三小姐那样疼在心坎上。

  如果三小姐想要二小姐怎么样,夫人宁可得罪老太爷也要让三小姐如愿。

  老太爷在家尚且如此,现在没人管束夫人,三小姐要让她让位置,二小姐说什么都是没用。

  虽然这些话就算跟二小姐说了二小姐也不会相信,他们家二小姐就是太单纯可爱善良了。

  她一脸认真道:“二小姐就是厉害,造气势向来无人能及!”

  钱锦棠诧异的看着桃桃,还可以从这个角度拍?!

  先不管桃桃相不相信,钱锦棠洗完脸就饿了。

  如今家里能卖的都被大伯父卖了,已经没有小厨房,大家都要去正院大厅吃饭。

  本来就没什么肉菜,去晚了骨头就没了。

  钱锦棠赶紧带着桃桃过去。

  侍郎府邸是老爷子钱守本十年前置办的,京城居大不易,钱府却有五进那么大,还带后花园。

  正房院子是钱守本居住的,就是几天前,这里还有琳琅满目的各色古玩摆件。

  如今早已清洗一空。

  一夜富贵一夜贫穷,钱家的败落就是这么的快。

  上辈子,从失去尊严生活,到后面吃糠咽菜,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