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睁眼

高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周虞习惯性推了推无框平光眼镜,和外面的那副相似,但毕竟不同,他有点不大习惯。

  吴清清正在小餐桌前忙活,抬头看见他进门,怔了足有两秒钟,诧异说道:“周虞,你飘了啊,当一回男主替身就以为自己要火?放心吧,不用戴眼镜,出门没人认识你的……再说也该买墨镜啊。”

  “你懂什么,年轻人,该给自己点压力。”

  周虞笑眯眯说道。

  “给鼻子压力?”吴清清放下餐具,走上前郑重其事地打量着他的脸,伸手似乎想扶着他的肩仔细端详,被他轻轻拨开。

  吴清清早习惯了,不以为忤,忍不住说道:“你还别说哎,你平时也算不修边幅的人,但是就这么一副眼镜,立刻把你的气质提高好多。”

  周虞洗了手,坐到小餐桌前,笑问道:“有多高啊?”

  餐桌不大,摆了满满当当,当中一个电磁炉,锅里的火锅汤底已在翻滚,边上围了一圈的食材,碗筷酱料都备好了。

  “赵凉凉那么高行了吧?”吴清清开始往清汤的锅底里下食材,“你再不回来我就要饿死了,快点快点,先吃为敬。”

  弹嫩的黄喉在沸汤里浮荡几次,吴清清纤长的手指捏着筷子,轻易从汤水里夹出来,稍作停顿,还是放进了周虞的碗里。

  碗里是麻酱、香菜碎、醋。

  周虞想了想,这是群演周虞偏爱的,他也停顿了一下,放弃重新调一碗不放醋的佐料的打算。

  黄喉入口脆弹,

  就是料有点酸。

  人,

  有时候就得妥协。

  吴清清继续低头下食材,仿佛无意的顺嘴问道:“你干嘛去了,这么久?”

  “我去杀了个人。”

  吴清清又把一截早在汤底里滚了许久的排骨放进他碗里,没好气骂道:“你什么时候能稍微正经点,我才能放心?”

  “那你可能还得委屈几天。”

  今天是第一天,

  还有六天。

  “李霜约你?”

  吴清清问得更平淡,似乎根本不在意。

  周虞心里好笑,平静说道:“喝了一杯咖啡。”

  “人家说富不易妻,你个狗子看起来是要飞黄腾达了,可别抛下我呀。”

  说着她起身走到架子床前,从上铺枕头底下找出一只信封,抽出来一沓钞票,开心地甩了甩,又放回信封,递给周虞:“呐,你的钱。”

  周虞顺手放到一边,想了想,说道:“其实吧,我不是很想做这行,这个戏完了之后,考虑退出去。”

  吴清清呆了一会,忽然红了眼眶:“不,不至于吧?你看你现在不是运气好起来了么,机会来了呀,没准很快就火了呢。你不是做梦都想当男一号?”

  “有吗?”

  周虞理了一下群演周虞的记忆,好像是这么回事?

  “废话,不是你拉着我,老娘我闲得奶涨不回去继承家业,跑这鬼地方来跑龙套!”

  吴清清越说越来气,眼泪珠子啪嗒啪嗒落下来。

  “额……”

  周虞借推眼镜的工夫,捏了一下太阳穴,脑子里群演周虞的记忆更清晰,忍不住暗暗咂舌。好家伙,原来是这么回事……

  吴清清是浙省本地人,家离杭城不远,虽是寻常地级市,但她爹娘争气,她年方22,却已经做了十七八年的白富美。

  群演周虞跟她得算青梅竹马,打小学开始同班,因为长得一副人模狗样,得了当明星的痴病,学渣勉强上了某三流戏剧学院,人家吴清清学习甚好,从小学开始给他做跟班,一路做到大学……因为也得了另一种痴病。

  “做人怎么能这么渣呢?”

  群演周虞一心想做男一号,影帝的自我修养很扎实,应付女孩子的态度却二十年如一日的木讷,简直比外面的周虞还不如。

  他给吴清清夹了一片烫熟的巴沙鱼片,强忍着吐槽说道:“好了好了,坐下吃肉。再说了,你哪有可以涨的奶啊?”

  俩人打混了小二十年,如今住上下铺。吴清清垫了几层,他还是知道的。

  吴清清还在掉眼泪,生生给气笑了:“你这个狗子!老娘A怎么了,A抱着的时候才距离近,更容易贴心,你懂不懂?”

  她抹了一把眼泪,把鱼片塞进嘴里,用力咀嚼,囫囵着道:“随便你,你想走,我们就走。”

  周虞原本想说,他考虑退出这行,但是吴清清可以继续“梦想”,因为他并不清楚,为期七天的任务之后,这个世界的群演周虞还是否会存在?

  可如今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不由感到棘手。看病杀人他都会,谈恋爱和他专业不对口。

  他选择先放弃这个话题,随口问道:“你觉得那柄短剑是怎么回事?”

  吴清清顿时收住泪容,凝重说道:“按道理讲,道具都是道具组准备好的,不会配一柄和道具一样的真剑,所以只可能是有人特意安排的。

  是谁安排的……我觉得也不重要。

  首先重要的是你没事,其次是安排者的目标不太可能是你,因为你只是替身啊,而且是临时加进去的,对方的目标应该是魏子凡……”

  “嗯,想让他死。”

  周虞从锅里夹了一块肉卷,说道:“对了,我不太了解你们女演员,赵凉凉这人你清楚么?”

  “害,你把我和人家赵凉凉放在一起称为女演员?”一会儿工夫,吴清清气恼尽去,听周虞这么说,竟笑得挺欢快。

  “怎么?”

  吴清清说道:“赵凉凉是选秀出身,从人山人海里杀出来,组队成团,先出道唱歌,几十人的团队她最红,然后么,唱而红则演……

  总之,人家很红的,长得娇小可人,一向表现也极为讨喜,宅男们恨不得为她去跳太平洋。”

  周虞回忆了下他对赵凉凉有限的印象,比较模糊,听说脸上人工处理的部分和她的新闻一样多,还矮矮的……怪不得吴清清刚才说他戴了眼镜气质拔高,和赵凉凉一样高。

  女人的嘴,啧啧。也算尝过了。

  他不禁失笑:“我知道了,你意思是赵凉凉这种算业余的,流量罢了,不配同你并称为女演员。”

  “我没有,别瞎说,我不认啊。”

  吴清清否认三连,

  “你不会怀疑是她吧?不可能啊,为了《弄玉》这部片子,她和魏子凡正炒绯闻呢,魏子凡要是挂在了片场,对她有什么好处?再说让他们能有什么冲突啊,你还不如怀疑男二和男三。”

  周虞忽然停住咀嚼的动作,紧皱眉头,张口吐了出来,问道:“这什么肉?”

  “小肥羊啊,你最喜欢的。怎么了?不新鲜?”

  吴清清赶紧自己夹一筷子,准备尝一下。

  周虞却已速度惊人地冲进卫生间,掀开马桶盖,开始狂吐!

  这一刻,

  他确认了一件事。

  也是他当初选择心理医学专业的一个重要原因——

  吃不得羊肉这个问题,不是生理性的,而是心理性的。

  吴清清紧跟着进来,嚷嚷着问道:“周虞,周虞!你怎么了?胃不舒服?”

  周虞来不及回答,忌口导致的剧烈呕吐感令他全身心痛苦,呕吐到紧闭双眼,全身绷紧。

  然而,他却忽觉一股惊人的巨力,使他的头狠狠地往马桶深处而去……

  刹那间,

  他突地想起一件事。

  “……他跪在马桶前,两手垂地,头伸进马桶里,我们把他拉出来的时候,脸发白又发红,眼紧闭着……”

  他在监录视频中看了多次,当日在任医生的对面,夏建白曾描述过两次他的一个叫杨东的员工的死状,一次死在夏建白的梦中,一次死在现实中。

  死状相同。

  类同他此时的姿态。

  “此时此刻,

  我的眼睛,全然漆黑了么?”

  他觉得自己应该睁开眼。

  看一看。

  于是他睁开了眼。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