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四章 王道兴回山

北渊仙族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王继泽大步走出议事堂,然后竟直接御剑飞向东南方向。

  白衣、白须、白发的老人,驾驭飞剑冲天而起。族人们又有了主心骨,不再有一丝慌乱,按部就班地维持家族运转,家族再度恢复了平静。

  老人家如同定海神针一般,有他在,族人们就有信心。

  都说王继泽外出遭人暗算,修为跌落,看来这是家族使的障眼法,目的是不引人注意。王继泽此时哪有修为跌落的样子,气息比族长都要强得多。

  不过一天多一点的时间,王继泽就带着王道昌和王志德,回到了玉泉峰。去的时候是御剑,回来的时候是乘坐灵船,不然,两个时辰就能打个来回。

  在他们回来之后不久,伤痕累累的王道兴也回到了玉泉峰。事关重大,众位长老及王继泽,也没有时间等他疗伤,就直接询问王道兴,族长当时怎么说的。

  王道兴的话,与王道远所说完全相同。众位长老都松了一口气。一致决定,若是一月之内,王志安或王守业没有返回玉泉峰,就立刻宣布王道昌继承族长之位。

  大局已定,族内的权力斗争风波平静了下来。敲定了族长继承人的问题,王志德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王继泽再次派遣出去,到清漓坊市打探归雁谷一战的详细情况。

  王志德常年坐镇清漓坊市,几十年下来,积累了不少人脉,在散修之中,也有一些交情很深的好友。散修之中,各色人物都有,打探消息再合适不过。

  除了王志德,也就王志安和王守业经常外出游历,在散修之中有些人脉,但他们生死未卜。调动人脉,打探消息的活,除了王志德,别人还真干不来。

  王道远也别想闲着,和王道兴一起,被一众长老围住,询问细节,以及逃跑的经历。

  王道兴一如既往的彪悍,七叔王守鸿还在给他处理伤口,他就自告奋勇地,开始描述自己一路杀回来的光辉历程,颇有关二爷刮骨疗毒的风范。

  王守鸿是一名炼丹师,练气九层修为,目前已经能炼制所有常见一阶丹药,突破二阶炼丹师,也就差临门一脚。他是万事不萦怀的性子,平时沉默寡言,除了炼丹和医术外,对其他的东西没啥兴趣。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也对王道兴直皱眉。估计心里在吐槽:这个侄子实在是有点彪。

  一刻钟后,伤口处理完毕,王道兴仍然在滔滔不绝地讲述他的光荣事迹:“我刚从车厢峡逃出来,就按照道远说的,不走金雁城,直接往咱们玉泉峰来。刚跑出不到百里,就有人拦路。

  拦路的那货,实力不咋地,也就是练气七层,还不够我一棒子敲的。就是那货养的灵兽挺难缠,一人一兽围攻我,废了好大劲才把他们都砸死。

  这样的人,我一路上碰到五六波,耽误了点回来的时间。”

  王道远听完他的话,感觉好像哪里有问题,问了一下:“二哥,你不会是直接跑回来的吧?”

  王道兴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是啊,怎么了?”

  王道远以手抚额:“我给你那么多张遁符,你咋不用来逃命?”

  王道兴一拍后脑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我把这茬给忘了。”

  众位长老都不知道说啥了,家门不幸,出了这么个二货。

  王志仁似乎想到了什么,大笑道:“道兴这么横冲直撞都能逃回来,其他人更不成问题了。”

  王道远不忍心打击他,但又怕隐瞒真相,导致众位长老做出误判,只得开口道:“追杀我的是一名筑基修士。”

  “啥?”王道兴吃惊道:“你咋活着回来的?”

  众人也都惊讶地看着王道远

  “我把他弄死了,所以活着回来了。”

  “怎么可能?”一名长老惊呼道。越是接近筑基的修士,越知道筑基修士与练气修士的差距有多大,那道鸿沟让他们感到绝望。现在居然听到王道远说,他弄死了一名筑基修士,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练气修士反杀筑基的事不是没有,但是所有成功案例,都是练气巅峰的天才,依靠强大的底牌,杀掉筑基一二层的修士。而那些成功的修士,无一不是大势力的子弟。

  练气七层反杀筑基,闻所未闻。自家人知自家事,王家没有这种强大的底牌。

  连王继泽都感到好奇:“道远,说说反杀的详细经过。”

  王道远将逃离战场,被张大成千里追杀,以及最后反杀的经历描述了一遍。

  众位长老听得目瞪口呆,王道兴有些惭愧:“我还以为砸死了几个敌人,就很了不起了,没想到小七碰到这么厉害的对手,不仅全身而退,还能反杀。”

  “其实也没有多难,还是这个筑基太差劲,连御剑术都没学会,没有二阶法器和二阶法术,灵兽也不是战斗型的,而且还没有厮杀经验。

  即便如此,我也耗费了一百多张灵符,还有一张二阶灵符。

  据我估计,敌人之前在监视整个战场,是根据修士的实力和价值,来派人堵截。

  我在战场上大把撒灵符,应该是被人盯上了,而追杀我的筑基修士,也是储物袋比脸都干净,追杀我应该是图财。

  二哥在战场上只暴露了肉身强大,因此堵截他的人,实力都不太高。

  而十二叔在战场上,仅用水龙术,就打得一阶巅峰妖兽,毫无还手之力。我估计,追杀十二叔的很可能也是筑基修士。”

  听完,一众长老都沉默了,王道远只是暴露了点灵符,都被筑基修士追杀。而王守业暴露了超强的战斗力,被筑基修士追杀,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虽然王守业战力强,而且有不少底牌,但是越级杀敌,哪有十拿九稳的。王道远能反杀筑基,是因为那个筑基确实太水了,王道远修为低,敌人始终轻视他,才有机可乘。

  王守业可是暴露了战力的,敌人不会轻视他,哪怕他战力再强,也弥补不了境界的差距。众人只能祈祷,王守业能躲开追杀。

  王道远等小辈,只听说王守业资质很好,但却不知道王守业对家族意味着什么。

  而长老们都清楚,王守业是王家重回巅峰的希望。资质仅比老祖宗差一点,但是条件却比老祖宗好得多。

  当初王承祖是白手起家,没功法,没人指点,没有修行资源,全靠自己杀出一条血路。

  而王守业有王承祖留下的功法和修行经验,又有家族财力支撑,只要能得到筑基丹,过了筑基这一道生死关。以他的天赋,没有意外的话,百年之内就能达到筑基九层,开辟紫府虽难,但却没有生命危险。

  当年王承祖就是没有筑基丹,没有开辟紫府和结丹的辅助灵药,突破筑基、紫府、金丹,还都是一次成功。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