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二章 筑基之耻

北渊仙族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王道远在山谷里停下,他这一路狂奔,主要是靠各种遁符,自身灵力、体力消耗并不大。为了迷惑对手,他还是装作一副灵力不济,体力透支的样子。

  张大成喘得如同六月的狗一般,就差伸出舌头了。当他看到王道远不跑了,也是气喘吁吁的,心里好受多了。不然,他真怀疑眼前的少年,是不是筑基修士假扮的。

  张大成运起灵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企图保持他胜券在握的形象。

  这点小把戏,自然骗不到王道远。同样为了迷惑对手,王道远用灵力逼出满头大汗,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上气不接下气道:“鄙人~不善奔跑,实在~跑~跑不动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张大成运起灵力,强压翻涌的气血和紊乱的气息,双手背于腰后,颇有点前辈高人的意思,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本无意杀你,只要你交出全部身家,便放你一条生路。

  只可惜,你不识好歹,竟偷袭于我。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次不能留你了。快快交出储物袋,我给你个痛快。”

  王道远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晚辈自知得罪了前辈,不敢奢望能活下来,愿意交出全部身家,只求前辈给我留个全尸,好让家人找到,能葬进祖坟。”

  张大成装模作样地沉思一番,道:“看在你能幡然悔悟的份上,交出储物袋,我留你一个全尸。”

  王道远双手捧着一个储物袋,颤颤巍巍地送到张大成面前,然后缓步后退。

  张大成一直警惕地看着,直到王道远退到十丈开外,才放松下来。因为一般练气巅峰以下修士的神识覆盖范围,不会超过十丈。隔空使用灵符的范围,也在十丈以内。王道远在十丈以外,无法对他造成威胁。

  此时,张大成着急忙慌地打开储物袋。只见储物袋中是厚厚的灵符,足有一百多张。

  当然,里面不全是灵符,王道远也不会傻到真把大量灵符交出去。里面只有十来张一阶上品非攻击、防御类的灵符和一张二阶下品金刀符,其他的都是符纸。

  他一把将灵符都拿在手中,脸上露出迷醉的表情,手中一张一张的数着灵符。

  其实,只要用神识一扫,就能知道有多少张,而张大成居然像凡人一样一张一张地数,这是真没见过钱啊!堂堂筑基修士,居然这么寒碜。

  张大成数的正起劲,突然发现一张灵符与众不同,其他灵符都是黄符,唯有这一张是紫色的,而且蕴含的灵力远比黄符多。

  他将紫符拿在手中,正要仔细观察,紫符突然破碎,一柄金刀凭空出现,直接劈向他的脑门。

  张大成已经完全放松了警惕,又是在仔细观察,紫符与他的额头之间,仅有三四寸的距离。

  距离如此之近,又是有心算无心,张大成还没有反应过来,金刀就钉在了他的眉心上。

  张大成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艰难地张嘴问道:“为~什~么?”

  王道远终于放下心来,轻松一笑:“我的神识远超同阶修士。”

  说罢,在张大成心脏处补了一记金剑符。鲜血从伤口处不断流出,王道远依然不敢靠近。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筑基修士的临死一击,可不是他这个练气修士能承受的。

  虽然张大成属于筑基修士中的耻辱,但毕竟是实打实的筑基修士,实力摆在那儿呢。重视自己的对手,才能活得更久一些。

  等了好大一会,张大成的血都流干了,王道远才在身上贴了五张金甲符,慢慢走过去。预想中的决死一击并没有出现,张大成是彻底歇菜了。

  本想着这一招不一定能奏效,如果失败了,那就把所有攻击、防御灵符都砸出去,弄不死他就用二阶中品神行符逃跑,这棒槌应该追不上,没想到居然就这么成功了,王道远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

  他吐槽道:“真是筑基修士的耻辱,就这么被一张二阶下品金刀符结果了,连临死前的挣扎都没有。”

  张大成如果能听到他说的话,恐怕会破口大骂,老子不就是穷了点吗?怎么就成了耻辱了?老子倒是想临死前拉你垫背,可你也太怂了,等我血流干了才靠过来,我还拿什么挣扎?

  当然,张大成再也听不见了,王道远开始了搜尸。从他腰间取下储物袋、灵兽袋,还发现了一个白玉令牌,一面写着“万灵宗”,一面写着张大成。

  王道远顿时觉得有点牙疼,这是太岁头上动土了。万灵宗是什么势力?赵国三大宗门之一,实力排行第一,金丹修士都有七八个,紫府修士三四十,筑基修士不下五百,练气弟子不计其数。

  这些还只是明面上的实力,暗地里藏了多少实力,谁也说不清。

  万灵宗的一根汗毛,也比王家的腰粗啊!莫非是出门没看皇历?怎么宰了个二货筑基修士,就是万灵宗的弟子。话说回来,修仙者也没有看皇历的啊。

  王道远也没有慌乱,毕竟张大成这货是个穷逼,肯定没啥背景。在万灵宗内,也就是个普通的筑基修士,还是垫底的那种。

  像万灵宗这样的大宗门,筑基修士外出游历不知所踪的情况,不算少见。只要不是金丹修士的后人或弟子,不会大张旗鼓地搜寻,顶多也就是一些故交好友自发寻找一番。

  因而,他弄死张大成,只要别让人抓到实证,也不会有人专程上门找事。

  毕竟王家是在幽冥宗的地盘,王道远又是因为被幽冥宗征召,才惹上这麻烦的,于情于理,幽冥宗也不可能让万灵宗的人明着来找茬。

  至于暗地里的报复,王家是“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老祖宗干掉残阳宫几位金丹长老,比他这事大多了,王家不还在那儿吗?

  即便如此,善后事宜还是要做好的,王道远将张大成的尸体装进一个空储物袋,又把储物袋装进灵珠空间。张大成的储物袋、灵兽袋、令牌,以及事发现场的泥土都铲掉一尺厚,一股脑全部丢进空间。

  仔细观察周围,有没有遗留的痕迹,然后,一张化雨符丢出,山谷里下起了瓢泼大雨,一切痕迹都在大雨冲刷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王道远没有继续向东南的玉泉峰进发,而是转向东北,迷惑可能存在的追踪者。

  用疾行符走了数百里,直到遇见一条山间溪流,便祭出一张水遁符,遁入水中,沿着溪流的方向,顺流而下,向东南而去。

  五行遁术之中,土遁最实用,因为土地随处可见;火遁最快,但也最显眼,毕竟一个大火球飞过去了,是个人都能看到;而水遁最难追踪,因为水在不断流动,水遁术留下的踪迹,随水流淌,不多时就无法再追踪到。

  王道远借溪流逃遁,除非此时有人跟在他身后,否则,片刻之后,留下的气息等痕迹都会消失。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