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章 战筑基

北渊仙族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一边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一边在十丈深的地下穿行。半个时辰后,王道远遁到百里之外。

  在十丈深的地下穿行,虽然有土遁符提供灵力,但身体一直承受极限压力,感觉非常疲劳,若是再不返回地面休息一下,恐怕很快就要累晕过去。

  不过,他也不敢直接大摇大摆地出去。毕竟,这里距离战场也就一百来里,敌人又擅长驭使灵兽、灵虫,现在露头,很容易被发现。

  他先上升到离地面五丈深的地方,减轻身体负担,然后开始搜寻合适的休息场所。

  山间常有地下溶洞、岩石裂缝,以及妖兽开辟出来的洞穴。数千年前,回雁山可是妖兽遍地,后来被人类修士剿灭殆尽,留下的空洞穴应该不少。

  刚要搜寻周围,就发现前方有一个岩石裂缝。虽然不算多大,但容一人藏身还是没问题的。

  进入裂缝,发现这里还算宽敞,足以容纳三五人。虽然因为在地下很深的地方,裂缝又是歪歪扭扭的,里面漆黑一片,但是,对于被岩石压得半死不活的王道远来说,能出来喘口气就不错了。

  在岩石中穿行并不耗灵力,只是特别疲劳。他身上有解毒、疗伤、恢复灵力等各种丹药,唯独没有缓解疲劳的。

  幸好他还有赤血酿,赤血参能补充气血,增强体质,有一些缓解身体疲劳的作用。拿出一坛三年前酿制的赤血酿,这坛酒一直放在灵珠空间中,算起来已经是三十年陈酿了。

  一口下去,顿觉神清气爽,身体轻松了很多,不愧是三十年陈酿,消除疲劳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一口气喝掉半坛,王道远觉得精力十足,疲劳一扫而光。

  拿出一张土遁符,正要继续赶路,突然感觉到被一股强大的神识包围,单这神识之力,就远在王道远之上,应该是筑基修士。王道远正要逃走,只听到头上传来声音:“好香的酒啊!起码二十年以上的陈酿,才有如此醇香。地底下的家伙赶紧出来吧,就你那点本事,休想在我手里逃跑。老老实实上来,把储物袋都交出来,老子一高兴,说不定还能给你留条活路。”

  王道远不可能信他的鬼话,直接激发土遁符,结果却一头撞在了石壁上,刚刚激发的土遁符也燃烧起来。

  王道远有些懵逼,头顶上又传来大笑声:“非要自讨苦吃,老老实实上来,不然等我出手,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道远没有办法,只得顺着岩石裂缝爬出去。到了地面,只见面前站着一个彪形大汉,一脸横肉,标准的凶神恶煞。一身气息超出十二叔和九叔公他们不少,应该是筑基修士。

  那大汉道:“快把身上的储物袋交出来,我留你一条性命。否则,你一个小小的练气七层修士,在我堂堂筑基修士手下,只有死路一条。”

  王道远心思电转:这大汉是筑基修士,气息远不如族长,应该是筑基初期,即便如此,正面相抗也是没戏。

  不如,先丢给他一个储物袋,然后找机会用灵符暗算他。我手里还有几张二阶灵符,弄死他还是很有可能的。

  王道远装出一副窝囊废的模样,浑身发抖,一手颤巍巍地从腰间取下储物袋,递给大汉,哭丧着脸求饶道:“晚辈的全部身家都在这里了,还望前辈饶晚辈一条狗命,晚辈绝不敢忘记前辈大恩。”

  大汉接过储物袋,就急不可耐地查看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这副模样完全没有一点高手的风范,王道远有点疑惑,感觉他是在演戏,引诱自己出手。

  不过,如果是真的,自己却不动手,等他查看完了储物袋,那就没有一点机会了。

  等大汉打开储物袋的一刹那,王道远祭出金剑符,一柄金色小剑直刺大汉咽喉。

  王道远没有动用二阶灵符,而是使出了一阶上品的金剑符。

  若他是在演戏,而王道远出手,就是在假装没有识破,把此时当做出手的天赐良机,正常人这种时候,一定是用最强底牌,保证一击必杀;

  若大汉没有演戏,是真的把心思都放在储物袋上,毫无戒备,那这一道金剑符足以取他性命。

  即便他在演戏,用一阶上品灵符攻击,也是在表明自己没有其他底牌,隐藏了二阶灵符这一真正底牌。这次算计我在第三层,看你能算到第几层。

  金剑符刚一出手,那大汉脸上露出嘲讽之色,身体周围出现一层土黄色的铠甲虚影。金色小剑刺到虚影上,直接溃散,而铠甲虚影完好无损。

  这是土甲术,常见一阶法术中,防御力最强的,没有之一。以筑基修为,施展出来的土甲术,威力自然不是土甲符能比的。更何况,大汉还能为土甲术提供源源不断的灵力。

  要破土甲术,只有两种办法:其一是以绝对的力量,正面击溃;其二是将施术者的灵力耗尽,土甲术不攻自破。

  这两种办法,以王道远的实力都很难实现。唯一的二阶中品灵符,不是攻击型灵符,而是神行符。二阶下品灵符,一张还真不一定能破开土甲术。

  二阶下品灵符一击不中,让大汉心生警惕,御剑飞到空中,王道远的灵符很难打到他。到时候,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那大汉一脸嘲讽之色,道:“区区一个练气七层的小辈,也想暗算于我,真是不知死活。”

  说罢,大汉拿出一柄土黄色长剑,斩向王道远。王道远在身上贴了五道金甲符,立即激发,他被五层金色光罩笼罩。长剑斩到金甲上,居然只斩破了两层。

  这名筑基修士的攻击力,是出乎意料的低啊。四年前钓出清江鲤时,那名筑基修士只是随手一击,打他和九叔公两人,他只分担小部分伤害,还破了三层防御灵符,自己也受了重伤。

  虽然土属性善守不善攻,但就算是筑基一层的修士,一剑下来,也应该能破四层金甲。如果用上御剑术,飞剑斩过来,恐怕五层金甲全破,王道远还得身受重伤。

  接下这一剑之后,王道远又给自己贴上三张金甲符。而大汉仍然没有飞剑攻击,而是同练气修士一般,手持长剑攻击。

  王道远觉得自己高估了眼前这位筑基修士,他明显不会御剑术。这就比较有意思了,筑基修士最强的攻击就是御剑术,百丈以内完虐练气修士,高手出全力一剑斩下,七八张防御灵符也不够看的。

  而这位筑基修士,不会御剑术,又是修炼土属性功法。在攻击、速度、灵活方面,都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他的长剑,也只是一阶上品法器。

  如果大汉没有什么后手的话,那他一时半会还真拿不下自己,毕竟自己手中还有四百多张灵符,防御灵符有两百多张。而大汉一剑只能破两道,他需要一百多剑,才能破掉所有灵符。

  这种程度的攻击,连续一百多次,别说他一个筑基一层,便是族长也做不到。练气七层能让一个筑基修士束手无策,传出去足以扬名了。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