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 闹大了

北渊仙族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三大宗门掌管赵国刚刚三百年,本宗子弟建立的家族并不多,大多数还都没发展起来。幽冥宗的附属家族,绝大多数都是当年的“赵氏余孽”。

  这些家族当年或被迫,或自愿,都曾参加过对抗三大宗门的战争,双方的血仇都还记着呢。

  三大宗门为了维持稳定,尽快消化成果,增强实力。

  幽冥宗对“赵氏余孽”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与赵氏联姻、或对幽冥宗造成巨大伤亡的家族,全部灭族。

  而与赵氏没有多大关系的家族,则采取怀柔政策,当然也少不了惩罚。

  幽冥宗弟子建立家族,强取豪夺了不少老家族的地盘、资源,双方可以说互相看不顺眼。

  幽冥宗实力强大,又严禁附属家族内斗。新老家族暗地里虽然没少互相争斗,但明面上还都是一团和气。

  “金蟾”这一番话,是把暗地里的争斗,摆到了明面上。表面上是在骂王家,其实是在骂所有老家族。

  李家与王家都是老家族,而且还是老家族中,向幽冥宗靠拢的代表。

  李星河的亲弟弟李星海,资质极佳,拜入幽冥宗紫府长老门下,现在已经是筑基中期,有他在,李家可以说是准幽冥宗嫡系。

  而王家虽然没有筑基子弟在幽冥宗内,但却是老家族中出了名的听话,幽冥宗指哪儿,王家就打哪儿。

  更别说四年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清江鲤了,王家主动上交清江鲤,得到替幽冥宗饲养清江鲤的职务。这个职务可不是给王家哪个人,而是给王家。

  职务给某个人,这个人去世了,职务可以交给别人。这个职务是交给王家,只要王家没灭亡,这个职务就是王家的。

  能整个家族在幽冥宗挂职真不多,大多数嫡系家族也没有这待遇。

  可以说,王家在幽冥宗内的地位还高过李家。王李两家就是本土家族融入幽冥宗的典型代表,是幽冥宗千金买骨的马骨。

  而今天,两个本该被善待的马骨,被人当场扇了一巴掌。这一巴掌,也打在所有投入幽冥宗怀抱的家族脸上。

  在幽冥宗嫡系眼里,老家族就是“余孽”,向幽冥宗积极靠拢的家族,就是随时可以弄死的狗。

  “金蟾”看到众家族修士神色不对,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只是实在拉不下脸,收回刚才的话。

  现在进退两难的成了“金蟾”:开打不能迅速拿下,惊动了城里的幽冥宗长老,他吃不了兜着走;退一步收回刚才的话,颜面扫地,连紫府老祖的脸都丢尽了;不进不退直接走人,不仅丢脸,还要背着制造内部矛盾的罪名。

  无奈之下,他心下一横,就准备下狠手,即使事情闹大,也可以把罪名扣到王李两家头上。

  就算他们在宗门里有人,也不会与紫府长老的家族撕破脸,很可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其他在场的家族和散修,不可能为了两个小家族,得罪紫府长老,多半只会袖手旁观……

  王道远始终在盯着“金蟾”,看到他神色异常,目漏凶光,知道这老小子是想动手,立刻向族长传音:“族长小心,这金蟾想对你下手。”

  “金蟾”一挥手,一柄飞剑从袖中飞出,直取王志安。

  王志安也是久经战阵的老手,又得了王道远提醒,背上长剑飞出,轻松接下了这一击。

  “金蟾”刚要继续出手,一股威压从天而降,练气修士没几个能站住的,王家这边只有王守业还能站着,王道远尝试了几次都没能站起来,只能瘫坐在地上,就连筑基修士也要运转灵力抵抗。

  原来是城门口的看守人员,看到排队的家族起了冲突,就立刻给城里的紫府长老报信。

  金雁城镇守长老名叫刘锦辉,他一接到有人闹事的消息,就连忙赶过来。由于城内禁止飞行,在这特殊时期,人又特别多,速度受到影响。

  刚出城门,就看到金袍人对王志安出手。想要出手阻拦,却又来不及。王志安毫发无损地接下攻击,他心下松了一口气。

  金蟾还不罢休,他只能散发出威压,给众人一个下马威。

  看到众人都被震慑住,刘锦辉这才开口询问:“王志安、李星河、金玉圭,你们三家因何在此争斗?”

  “金蟾”名叫金玉圭,金家族长,金家有一位老祖是幽冥宗紫府长老。

  金玉圭想要恶人先告状,不过王志安多精明的人,哪里给他先开口的机会,抢白道:“启禀刘长老,此次争斗,起因只是一件小事。金家众人来到城门前不愿排队,直接插到李家前面,要立刻进城。李家一位小友看不惯,出言顶撞了金道友。

  金道友一生气就出手教训李家小友,李道友出手阻拦。晚辈怕事情闹大,就出来劝解一番,不想金道友正在气头上,把晚辈骂了一顿。剩下的,长老您也看到了。”

  刘锦辉问道:“他骂了什么?”

  王志安把金玉圭的话复述了一遍。

  刘锦辉一听,暗道不好,金玉圭把不该说的话,都拿到明面上了。这事处理不好,很可能会让众多老家族寒心。

  严惩金玉圭的话,会得罪金家老祖;不惩罚的话,就等于幽冥宗承认了金玉圭的说法,以后幽冥宗想要老家族给自己卖命就难了。

  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刘锦辉顾大局的性格起了作用,决定惩罚金玉圭,安抚众家族。不过,为了宗门内的团结,也不能重罚。

  做出决定后,刘锦辉对金玉圭呵斥道:“此次众家族齐集金雁城,是为了扫清妖兽,这是幽冥宗的大事。你身为金长老的后人,不为幽冥宗大事着想,反而……”

  刘锦辉话还未说完,只听到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起:“嗬嗬,刘长老何必与小辈一般见识。金玉圭一时失言,不过是小事罢了,何必如此兴师动众?更何况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让他戴罪立功就是了。”

  王道远顺着声音看去,只见来人身穿黑色斗篷,遮住了面目,腰有些佝偻,右手拄着一根骨杖,像是一位老者。

  只看了黑袍老者一眼,王道远就汗毛竖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说罢,黑袍老者又对刘锦辉传音道:“刘长老,为了几个小家族,得罪金长老,引起门内派系争斗,值得吗?”

  刘锦辉是一心为公,若只是都得罪金长老,他还真不怕。但是涉及到派系争斗,他就不得不考虑了。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