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入城风波

北渊仙族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王家一行十一人,除族长与王守业、王志明两名长老,王道远、王道兴两个小辈之外,其余六人都是白发苍苍的老者。

  这六人都是志字辈的,而且都是修为不高,还没有一技之长的老年修士。

  其中两位年龄都在一百一十岁以上,练气修士寿命上限也就一百二十岁。修士一生与人争斗,难免留下暗伤,影响寿命,因此很少有修士可以活到寿命上限,这两位叔公随时都可能坐化。

  另外四人稍微年轻一些,但年龄也都在一百岁以上。

  他们六人说白了就是炮灰,每当遇到征召,家族派出的大多数都是炮灰。

  宗门征召附属势力修士,目的就是给宗门修士当炮灰,减少宗门修士伤亡。

  各家族也都不是傻子,为了家族延续,不可能把资质不错,或有一技之长的族人,派出来送命。都是把年纪大,且没有一技之长的族人拉出来凑数。

  当然,这些炮灰也不会白死。一旦被当作炮灰,无论死活,家族都会给一笔灵石或资源。一旦战死,发出征召令的宗门也会给抚恤金。

  本来也没几年活头,为了后人能得到更多资源,在修仙路上走得更远,他们心甘情愿为家族战死。

  王志安是筑基修士,能御剑飞行,金雁城距玉泉峰五千余里,半天时间就能打个来回。

  不过,王道远等十人是练气修士,除非有飞行法器或飞行灵兽,否则只能靠两条腿赶路。

  有十个练气修士要照顾,王志安自然不能御剑飞行,只能一起步行。

  不过筑基终究是筑基,哪怕是步行,也不是练气修士能赶上的。十名练气修士只能祭出神行符,全力催动之下,才能勉强跟上王志安。

  一行人步行赶路,为了照顾六位年迈的叔公,一天只走七八百里,终于在第七天赶到金雁城。

  只见金雁城周长十余里,在凡人城池中也算不上大。城墙由回雁山中开采出来的岩石堆砌,其上密密麻麻刻着阵纹,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

  城高十丈,城墙垛口上安放着一架架巨弩,箭镞上闪烁着寒光。只可惜王道远对炼器一窍不通,看不出是什么品阶的法器。

  一行人来到城门口,前面已经有一大群人排队。

  人群分两队,一队人中,或十余人或数十人穿着相同的衣服,都是幽冥宗附属势力修士。另一队人服饰杂乱无章,或三五成群,或独自站在人群外,说是排队都有些勉强,这些人都是幽冥宗招募而来的散修。

  王家一行人身着白色道袍,除了袖口金线绣成的龙鱼外,显得朴实无华,人数也不多,排在附属势力一队最后面,并没有引起注意。

  散修一队进城颇为麻烦,还需要登记姓名、修为等信息才能入城。

  家族修士一队进城就比较迅速,拿出征召令,证明身份,就能拿到通行令。即便如此,一个家族少则十余人,多则数十人,一一登记,也是极耗时间。

  王家一行人排队排了两个多时辰,终于,前面就只剩一个家族了。

  此时,只听天上传来一声尖锐的鹰唳。抬头望去,只见西边天空上出现了一只鸟,只见轮廓,看不清具体面目。

  鸟来到近前,原来是一头巨型金雕,散发着紫府修士的威压,排队的练气修士,都面色发白,勉力运转灵力抵抗。

  金雕背上坐着三十多人,其中有三名筑基修士,其余都是练气后期修为。这般实力,足够强行攻破王家玉泉峰了。

  金雕落地,三十余人从金雕背上下来,只见这群人身穿金色道袍,趾高气昂地越过排队的众人,直接到最前面拿通行令。

  王家众人除了王道远、王道兴两兄弟外,都是久经考验的老滑头了,王道远也是两世为人,自然不会被激怒。王道兴脾气不好,正要发作,被王守业和王道远摁住了。

  王家没有什么表示,后面的家族也懒得搭理他们。

  倒是排在最前面的李氏家族不乐意了,李家也是存了锻练年轻子弟的念头,带了不少年轻人。有人如此无视自己的家族,年轻人可咽不下这口气。

  一位李家的年轻子弟忍不住,走上前来,怒斥道:“看你们也是修仙家族的人,连先来后到都不懂吗?真是丢我们修仙家族的脸面。”

  领头的金袍人看起来四十来岁,长相就比较有特点了,就像一个篮球上放着半个足球,再加上这一身的金色长袍,若是嘴里叼着个铜钱,那就是活脱脱的三足金蟾,可以摆在店铺里招财了。

  听到有人指责,转头看到只是一个练气中期的年轻人,“金蟾”不禁恼羞成怒:“小兔崽子,毛都没长齐,就敢在此大呼小叫,连长幼尊卑都不知道,我替你家大人教训教训你。”

  说罢,一掌挥出。只见一道金光,直奔李家出言呵斥的年轻人而去。

  李家带队的是族长,也是一名筑基修士,伸手挡下那道金光,道:“道友好大的脾气,我李家的子弟就算有错,也轮不到你来教训,何况,他说的也没错。”

  “金蟾”一时语塞,脸憋的通红,他家族有三位筑基都站出来,打算以势压人。

  李家只有两位筑基,练气修士只有二十个,且有不少是练气中期的年轻人。

  筑基修士少一人,练气修士全面劣势。一旦开战,李家绝对完败。

  李家族长有些为难,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动手绝对打不过,家族子弟会损失惨重;服软丢人,还得被敲诈一笔。

  正在左右为难时,一名身穿白色道袍,背着长剑的筑基修士走上前来。劝解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大家都是为了扫灭妖兽而来,何必为了一点小事闹得不愉快。莫要在此内斗起来,耽误了大事。”

  这白袍修士正是王志安,王志安与李家族长李星河是多年好友,看到好友有难,自然要帮一把。

  如今王家在幽冥宗还有几分面子,上前劝解应该能解围。

  谁知这“金蟾”是个愣头青,非但不借坡下驴,反倒变本加厉,对王守业呵斥道:“你也敢插手此事?看来王家是翅膀长硬了。别以为献上清江鲤,幽冥宗就把你放在眼里。

  赵氏余孽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我家老祖可是幽冥宗长老。你王家不过是幽冥宗养的一条狗,敢在主子面前龇牙,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话音未落,王家众人大怒,纷纷拿出法器。王道远也抽出玄阳剑,摆好架势,只等族长一声令下,就直接杀过去。

  先前金袍家族目中无人,不是针对哪个家族。而现在是直接辱骂王家了,这要是忍了,以后王家在人前也抬不起头了。

  “金蟾”此番话一出口,不光是王家子弟大怒,大部分家族修士都心里不痛快。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