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收获

北渊仙族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王志德回答道:“当然还在,只是清江鲤是道远藏的,为了保密,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哪儿,昨夜道远重伤昏迷,我也不知道藏在哪儿了。要不我去把道远叫醒问问?”

  杨勇一摆手道:“不必了,我探查一番就知道了。”

  以杨勇紫府境的神识修为,方圆数里之内,就是挖地三尺,也瞒不过他,他很快就发现了清江鲤的埋藏地点。

  一行人来到王道远的洞府,王志德见王道远还在昏睡,把他叫醒,假装呵斥道:“道远,还不快起来拜见周长老和杨长老。”

  王道远艰难起身,向众人行礼道:“见过周长老,杨老祖,以及诸位前辈。”

  杨勇好奇地问道:“你就是那个钓到清江鲤的小家伙?怎么不称我杨长老,反倒称我杨老祖?”

  王道远恭谨地回答道:“回杨老祖,家母姓杨,虽是凡人,但也是杨老祖的后人,故而称您为老祖。”

  “想不到你这小家伙还是我的后人。”杨勇抚须长笑,拿出一块玉佩,“你叫我一声老祖,我不能没点表示,这是一件防御法器,能抵挡筑基初期修士全力一击,能够重复使用。初次见到后人,就算是见面礼了。”

  这可是二阶下品防御法器啊,王道远再三拜谢,收下了玉佩。

  随后,王道远在王志德的帮助下,把清江鲤挖了出来,交给两位长老。

  周长老经过一番观察,说道:“似鲤而细长,长须长尾,鳍如飘带,鳞片层叠,没错,是清江鲤。杨长老当年也见过清江鲤,不知有何高见?”

  杨勇也点头道:“没错,确实是清江鲤,还是一雌一雄。既然确定无误,宗主又交给周长老全权处理,我就不掺和了。”

  “杨长老客气了,要不是杨长老传信,这差事也落不到我头上。”周长老面带喜色,“王家献出清江鲤有功,本长老做主,将玉泉丹符阁东侧的一家幽冥宗所属店铺做为奖赏,交给王家。”

  王志安和王志德大喜,连连道谢。

  周长老摆摆手道:“我话还没说完,别急着谢。鉴于这清江鲤只能在清璃江上游存活,将其带回幽冥宗也没什么用。而王家祖上有饲养清江鲤的经验,又地处清璃江源头,适合清江鲤生存。我决定由王家代幽冥宗饲养清江鲤,归属幽冥宗清璃坊市驻守长老直接管辖,这两条清江鲤以后繁衍开来,幽冥宗拿走八成。不知王家可否愿意?”

  王志安喜出望外,虽然帮幽冥宗养清江鲤,被拿走八成,利润极少,但是这次在幽冥宗有了职务,算是进入幽冥宗的体系了,以后王家就是幽冥宗的人了。

  日后,王家一旦有加入幽冥宗的族人筑基,就可以算作幽冥宗的嫡系了。

  即便是现在这种情况,梁家也不能再明着打压王家。而且,一旦出现王家重要人物被人暗算,也可以名正言顺地请求幽冥宗出头,虽然不一定有实际作用,但对于想对付王家的人来说,也是一种震慑。

  王志安再三感谢周长老,对幽冥宗大表忠心。

  之后,清江鲤由周长老和王志安护送回玉泉峰,放在玉龙泉里饲养。这也是告诉周边势力,清江鲤归幽冥宗了,谁再敢抢夺,就是从幽冥宗嘴里夺食。

  之后,有人到王家店铺里打听清江鲤的处置结果,王家的人也都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出去,让一些人打消非分之想。

  幽冥宗众人随杨勇返回幽冥宗在清璃坊市的据点,梁家兴也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虽说幽冥宗不是什么好鸟,但能得到幽冥宗的庇护,改变王家受压迫、排挤的局面,何乐而不为?

  王道远继续躺在床上疗伤,仔细观察杨老祖送的玉佩。

  这玉佩通体白玉雕成,正面雕刻花草,背后一个“杨”字,纹饰倒是没有什么奇特的。

  不凡之处在于蕴含的浓郁灵气,灵气的量堪比二阶下品灵符,怪不得能挡筑基初期修士全力一击。而且还能重复使用,比二阶下品防御灵符价值高多了。

  他现在身负重伤,气血亏虚,可舍不得浪费精血来让这件玉佩认主。随手将玉佩收起来,神识进入灵珠空间,看看之前杀死的那个刺客身上有什么好东西。

  毕竟刺客过的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居无定所,有什么东西都是随身带着,一个练气九层甚至巅峰的刺客,身家绝对少不了。

  这刺客身上除了那把威胁王道远的黑色匕首之外,只有一个储物袋和一个灵兽袋。

  因为灵珠空间是顶级空间宝物,就相当于一个小世界,低级和高级空间宝物在灵珠空间中,与在外面的大世界里没有本质区别。因此,王道远才能将储物袋放进灵珠空间。

  如果是乾坤戒放到储物袋里,会直接把储物袋撑爆;储物袋放到乾坤戒里,也会因为乾坤戒的空间压制不够强而爆开;同为低级或高级空间宝物,把一个储物袋或乾坤戒放入另一个中,两个空间宝物都会报废。

  储物袋或乾坤戒一个套一个的策略是行不通的,只有灵珠空间例外。

  打开储物袋,收获令王道远咋舌,单单下品灵石就有八百多块,还有一块中品灵石,相当于九百多块下品灵石。

  此外,还有几张一阶上品灵符,这东西王道远自己就能炼制,不稀罕。各种疗伤、解毒、恢复灵力的丹药十多颗,提升修为的丹药一颗都没有,看来这刺客是练气巅峰修为,吃提升修为的丹药已经没有意义了。

  此外,还有一枚玉简,一身夜行服,一枚玄铁令牌,法器更是一件都没有。

  “看来这刺客是在攒灵石准备筑基,能卖的都给卖了。”王道远喃喃道。

  这枚玉简里记载了一门法术——隐身术,当然,也不是什么高深的法术,只能骗骗筑基以下修士,还只能骗没修练过天眼术的修士。估计是不值几个钱,才没被卖掉。

  令牌没什么不凡之处,一面是奇奇怪怪的花纹像是文字,但王道远认不出来。另一面写着血影二字。估计是某个势力的令牌,王道远还真没听说过哪个势力名字带血影二字的。

  虽说没有什么有用的宝物、秘法之类的,但仅仅这些灵石也很可观了,足够王道远修行到练气后期了。

  收起储物袋,拿出那个灵兽袋。这灵兽袋比王志德给他的那个要高级得多,说不定里面有个大家伙。正好王道远灵谷积压,要是能养个战力超群的灵兽防身也不错。

  满怀期望的打开灵兽袋,里面并没有王道远幻想的高大威猛的灵兽,只有二十多只活着的一阶下品灵蜂,一个拳头大小的蜂巢,和一只死掉的蜂王。

  这些灵蜂一从灵兽袋中出来,就立刻抬起蜂巢,挂在茅草屋房檐上,然后飞向正在开花的灵谷。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