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幽冥宗来人

北渊仙族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黑影蓄谋已久的一击,并没有击杀对方,自然也起不到震慑作用。反而因为耽误了功夫,追兵都已经追了上来,此时逃跑已经不可能了,只能大战一场,再寻机遁走。

  见黑影不再逃跑,追兵也不急着上前,一群人将黑影团团围住,一名筑基后期的修士上前劝说道:“道友已经穷途末路了,我等千里追杀也只是为了钱财,对道友的人头没有兴趣,只要道友交出清江鲤,我等自会放你离去,还请道友不要自误。”

  这黑影能在险恶的修仙界混到筑基,也不是傻子,不可能信他的鬼话。就是真把清江鲤交出去了,结果只会是被围殴致死,还不如不交出去,这些人投鼠忌器,怕伤到清江鲤,不敢放开了打,自己还有机会逃出生天。

  黑影直接攻向一名筑基初期修士,那人奋力抵抗,其他人却都袖手旁观,没有一个人出手相助。

  黑影一声冷笑,他早就料到了,这群人巴不得其他人都被杀死,自己独吞清江鲤,根本不可能做到齐心协力,这就有了逃走的机会。

  片刻之后,那筑基初期修士抵挡不住,御剑逃走,黑影也不去追他,继续盯着下一个目标往死里打。

  如是再三,五六名筑基初期和中期的修士被打伤后离开,还有两个宁死不走的被击杀。

  剩余的筑基初期和中期修士,都不敢靠得太近,包围圈变得十分松散。

  黑影再次挑选一名筑基初期修士作为目标,将其击退之后,并未挑选下一个对手,反而全力向下俯冲。

  这一幕让围攻的众人有点懵,按照套路,黑影应该选择下一个目标往死里打才对,所有人都在全神贯注地防御,避免成为攻击目标。谁知道这人居然不按套路出牌,一时间竟没有及时出手阻拦。

  等他们反应过来,黑影已经下降了十多丈。众人立刻向下追去,黑影扔出一把法器长剑,待众人离长剑近了,瞬间自爆法器。众人追击势头为之一顿,黑影趁机落入清溪。

  清溪虽然名为“溪”,但水量着实不小,河面有二三里宽,深度也有四五丈。这么大的水量,一个筑基修士想要隐藏,同阶修士根本不可能抓得到。

  大多数追杀的人愤怒地朝清溪众打出几道法术,见毫无作用之后,长叹一声,御剑离去。少数几个人还不甘心,继续在水中搜寻,不过也都是无用功。除非有紫府修士在此,那黑影又没跑远,才有可能找得到。

  旭日东升,朝霞满天,一名修士御剑朝老坊飞来,落在玉泉杂货铺的后院,来者正是王家族长王志安。

  昨天王志德将王道远钓到清江鲤的消息传回家族,王志安立刻召集家族长老商议如何处理此事。众位长老众说纷纭,扯皮了许久也没商量出个结果,最终还是族长拍板决定将清江鲤献给幽冥宗。

  做出决定后,王志安又传信给杨家老祖杨勇,通过杨勇向幽冥宗转达献出清江鲤之意。

  杨勇是王家在幽冥宗内的靠山,三百五十多岁,紫府中期修为。

  王家被幽冥宗嫡系家族打压三百年,能屹立不倒,这位长老在里面出了大力。

  王家能攀上这棵大树,也是靠祖宗遗泽。三百多年前,杨勇得到奇遇,年纪轻轻就成功筑基。

  那时候,绝大多数散修都以王承祖为偶像,杨勇也不例外。他也打算走王承祖的起家之路,斩杀妖兽,打出名声,获得皇族赵家的赏识。

  他在天斩山脉斩杀妖兽时,不慎招惹了黑云狼群。

  成年黑云狼是一阶巅峰妖兽,狼王则是二阶初期妖兽。

  有狼王的黑云狼群,就是筑基后期修士,也要退避三舍,更不用说杨勇刚刚筑基。他被狼群团团包围,眼看就支撑不住,恰巧王承祖进山狩猎路过这里,救下了杨勇。

  王承祖对杨勇有救命之恩,杨勇也知恩图报,王家落难后,杨勇积极为王家斡旋,保住了王家。

  三百年来,王家年年派长老拜见杨勇,厚礼不断。王杨两个家族上到修士,下到凡人通婚不断,连王子阳的母亲也是杨氏家族的人。

  杨勇接到王志安传信,立刻上报幽冥宗宗主,宗主也没有太过重视这事,毕竟清江鲤的实际作用不怎么大,只是值点灵石而已。事情发生在清璃坊市,就把这事全权交给幽冥宗镇守清璃坊市的周长老处理。

  可是,周长老正在闭关修炼,没接到传信。王志安早早赶到清璃坊市,拜访周长老,也吃了闭门羹。直到杨勇到来,把周长老从闭关室叫出来,王志安才见到周长老。

  等他到谈妥了献出清江鲤的事,赶到玉泉杂货铺,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王志安从王志德那里得知昨夜发生的事,也是吓了一大跳,若是清江鲤真被人抢走,幽冥宗震怒,王家可就倒了大霉了。

  还好王道远和王志德偷梁换柱,祸水东引,转移了一众夺宝修士的注意力。否则,玉泉杂货铺和丹符阁都得完蛋。

  正在王志安惊魂甫定之际,周长老与杨勇带着几个幽冥宗筑基弟子来到了玉泉杂货铺。

  此时,梁家族长梁家兴也不请自来,只是他脸色不太对,好像受了不轻的内伤。

  王志安和王志德向周长老和杨勇见礼,礼毕之后,周长老道:“王家上下深明大义,主动献出清江鲤,宗主大人甚是欢喜,命本长老全权处理此事,还说要好好奖赏王家。”

  王志安连忙感谢道:“王家身为幽冥宗附属家族,献上清江鲤是分内之事,不敢奢求奖赏。”

  梁家兴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我怎么听说昨夜有筑基修士闯进丹符阁,打伤钓到鱼的那个小子,抢走了清江鲤。王家弄丢了清江鲤,还大言不惭地要献给幽冥宗,骗取奖赏,该当何罪?”

  王志德反问道:“请问梁家主是怎么知道有人抢走清江鲤的?”

  梁家兴轻蔑道:“昨夜闹这么大动静,我岂能不知?”

  “既然知道,为何不出手相助?”王志德再次发问,“莫非梁家主希望清江鲤被他人抢走,或是据为己有,而不希望我王家上交给幽冥宗?”

  梁家兴哑口无言,王志德说出了他的心里话,憋了半天,最后只得弱弱的回了一句:“我怎么知道王家要把清江鲤上交幽冥宗?”

  王志德占了上风之后,也不再穷追猛打,以免惹得周长老厌烦。

  周长老对王、梁两家的恩怨也略知一二,只是作为局外人没必要掺和,但也懒得听他们二人斗嘴,开口问道:“那清江鲤到底还在不在王家手里?”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