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遇险

北渊仙族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北渊修仙界,赵国,清璃郡。

  清溪之畔的一个小村子,孤零零地坐落在荒野之上,周围数十里都没有人烟。小村子名为清溪村,村中有百十户人家。

  村子东头有一名小男孩,像大人一样双手背在身后,沿着河岸向东走着。

  此时已是清秋时节,河岸边是满地的芦花。清风拂来,芦花随风飞舞,若漫天飞雪。距村子一里以外,就没有农田了,只有一丛丛灌木。这些树丛还都是枝繁叶茂,一片苍翠之色。芦花飘来,给树丛披上一层白纱,树丛倒显出凌霜傲雪的风骨。

  小男孩无意欣赏眼前的美景,漫无目的地走着。只听他口中喃喃道:“时运不济,在屋里都能遭雷劈。不幸中的万幸,转世重生了,今生这个世界竟然真有修仙这一说。”

  他并非一个普通的孩子,而是一名穿越者,前世是地球华夏国一名毫不起眼的上班族,名字叫王道远。因为一颗珠子,穿越到这个修仙世界。

  前世的王道远,从小被一个老道士收养,跟着老道士四处给人看风水、驱邪。

  后来,这碗饭越来越难吃,老道士怕他以后没了生计,就送他去上学。

  王道远也不负老道士厚望,最终考上了大学,毕业后顺利在城里找到了还不错的工作,老道士也跟着他享了几年清福。

  在王道远三十岁那年,不知活了多大年纪的老道士,生命走到了尽头。

  老道士羽化之前,将“衣钵”传给了他。这“衣钵”包括一颗灰中带紫、半透明的玻璃珠子,以及一些风水堪舆、卜卦算命之类的书。

  王道远将老道士安葬在那座师徒二人住了近二十年的茅草屋附近,之后,检查了一下老道士留下的遗物。

  不知道这颗珠子造了什么孽,在王道远把玩时,突遭雷劈。王道远也遭池鱼之殃,被劈成飞灰。

  他最后的意识是自己变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小人儿,呆在一个黑暗的环境中。恢复前世记忆时,他已经是五岁的孩子了。

  今生的王道远出生在清溪村,据他的父母说,清溪村的村民并非普通的凡人,而是千里之外的玉泉峰王氏修仙家族的族人,每年都有族里的“仙人”来村里检测刚年满十岁的孩子,是否有修仙资质。

  清溪村地处王家地盘边缘,东边几百里外,就是妖兽盘踞之地。所以,平时也常有“仙人”往来于此,保护村子免受妖兽侵袭。

  王道远也见过几次族里来的“仙人”,都是穿着一身白色长袍,两袖口上有金线绣成的家族标记——长着龙头的鱼。

  之前的王道远还没恢复前世记忆,智力和普通的孩子没啥区别,父母也交待他不能对“仙人”不敬,他一直没敢离“仙人”太近。

  不知不觉中,王道远已经走出了二三里远。村子附近常有野兽甚至妖兽出没,只是它们被“仙人”杀怕了,不敢随意攻击村子,但是在村子附近,袭击落单村民的胆子还是有的。

  王道远转头看看村子,发现自己离村子有些远了。平常大人们反复告诫,绝对不能单独离开村子,否则会被狼叼走。

  他因为刚觉醒前世记忆,脑子有点乱,忘了这一点。现在反应过来,他立刻转身返回村子。一个五岁的孩子,对于野兽而言毫无反抗之力,是一个绝佳的点心。

  王道远转身没走几步,就听到后方十多丈外的灌木丛中,传出一阵树木折断声。他转身看去,只见一头黑狼从灌木丛中窜出,向他扑来。

  他前世跟着老道士也练过一些据说是修仙功法的玩意,但没练出什么名堂,还练过一些拳脚功夫,四五个大汉近不了他的身。

  但他现在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再好的功夫,没有身体力量支撑,也不可能打得过一头狼。

  王道远两世为人,前世又跟着老道士混了三十来年,自然不会像普通人一样,遇到危险手足无措。深知打不过这头狼,只能逃跑呼救。

  他一边朝着前面的灌木丛中钻去,一边大声呼救。

  狼的奔跑速度远超普通人,而且耐力极强,一个五岁的孩子,怎么可能跑得过狼。

  尽管王道远在灌木丛中乱钻,靠灌木密集的枝杈,阻挡黑狼那牛犊子大小的身躯,但他与狼之间的距离还在不断缩短。

  不到二十息,黑狼距离他只有不到二尺的距离,黑狼猛地往前一扑,张开大嘴,向王道远咬去。

  王道远心中升起一股无力感:“前世稀里糊涂被雷劈死,转世重生到修仙界,本想闯出一番天地,没想到就这么窝窝囊囊地死在这畜生嘴里。”

  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影从侧面窜出,扑向黑狼,直接撞在黑狼腰上。

  此时,黑狼的口水已经滴到王道远身上了,却被黑影撞出一丈多远。

  黑影落地,这时王道远才看出这是自家养的狗子——大黑。

  大黑龇牙,口中发出呜呜的威胁声,死死盯着黑狼。

  但凡狼类,都是“铜头铁脑豆腐腰”,黑狼腰部被撞了一下,受了一些伤,此刻站姿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就此离去,龇牙向大黑示威。

  王道远见状,立刻躲到大黑身后,捡起一块和自己拳头差不多大小的石头,随时准备砸向黑狼。

  黑狼虽然被大黑撞了一下,腰部受伤,但还有大半战力。刚才也没有和大黑正面交手,不知道大黑的深浅,就这么走了,心有不甘。

  突然,黑狼先下手为强,冲向大黑。王道远立刻将手中石头扔出,砸向黑狼的脑袋。

  虽然这一砸力量很小,但黑狼还是下意识地闪躲了一下。大黑抓住机会,扑上去一口咬住黑狼后颈,一狼一狗撕咬在一起。

  大黑个头、力量都比黑狼弱不少,但黑狼腰上有伤,又被大黑占了先机,咬住后颈。撕咬了三四十息,一狼一狗分开,身上都多了几道伤口,算是平分秋色。

  黑狼喘息了一会,正要继续扑过来,看到王道远手中又举着一块石头,迟疑了起来。

  继续打下去黑狼确实能获胜,但它自己也要身受重伤,它是离群的孤狼,受重伤就意味着死亡,为了吃这么一个小屁孩受重伤,绝对不值得。

  黑狼做出前扑的动作,大黑也准备反击,王道远手中的石头也再次砸出去,黑狼却转头跑了。

  一人一狗都有些凌乱,等他们反应过来,大黑起身就要去追,王道远道:“大黑别追了,咱们赶紧回家。”

  而那黑狼刚跑出几丈远,一柄水蓝色长剑从天而降,一剑将黑狼钉在地上,黑狼挣扎了几下就不再动弹。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