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章 回门

西门大官人家的小寡妇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纵使西门羽的脸皮能达到世间少有的厚度,让他如此反复也是一件相当考验厚脸皮和心理素质的事。
  双方心知肚明西门羽想杀李婉儿,这是事实不用抵赖,关键是一直没杀成功,这是最丢人的。
  这会儿离家出走的智商又回来了,西门羽终于难得羞愧了一把,唉,早知如此就不要如此高调地让她警觉了,这会儿要让她降低煞气降低防备,好难啊。
  金宝提出的这个法子,似乎是西门羽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李婉儿过府月余自己都没死,只是莫名摔断腿而已,已经算运气极好了。
  或者说,吴仙人仙法了得真的替自己改了命。
  可全哥招惹李婉儿这一次没成功以后,自己这条小命就相当危险了,看样子只能继续伏低做小了。
  人生好艰难啊。
  金宝看出西门羽的不甘了,“大官人,大丈夫能屈能伸,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西门羽在乎自己的性命,可一抬手看到粽子一样的手掌,“便是我想屈,她也不会信的了。”
  香雪可不愿意西门羽再伏低做小,“大官人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全哥都出手了,咱们为什么不下个狠手?”
  西门羽叹了口气,“香雪,仙人方才的话你可是没听明白,这灾星乃天下至煞,仅凭全哥之力,只怕动不了她。你看她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她若是活得好好的,那你大官人我就危险了。”
  三个人又沉默了片刻,香雪终于向李婉儿的煞气低头了,“唉,大官人,要不咱还是先让那灾星放松一下警惕?你对她......你对她好一点,就好像对别的女子一般,哪儿会有人不喜欢大官人的?只要她放松了警惕,全哥......金宝,全哥自己人不行,就不能去找点厉害的角色?”
  西门羽叹了口气,“我与她梁子结得太深了,只怕她不会相信我的了。”
  金宝点点头,“梁子是结得有点深了,主要是大官人太着急了些,着了痕迹。如今只能加倍对她好,将这份关心和体贴做到实处细处,可能大娘子才能相信了。”
  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还是低估了至阴煞星的煞气啊,早知如此,当日何必着急动手呢?
  “如何才算做到实处做到细处呢?”
  香雪不乐意西门羽对李婉儿好,可到了这时候也只能帮西门羽出谋划策了,“大官人对香雪好,自然是香雪想要什么大官人就给什么。那灾星......但凡是个女人,总有些期盼的,大官人你就......你教我的那词儿叫什么来着?”
  “投其所好?”一代花丛浪子,有一天居然对浪荡花丛没了天赋,当真可怜。
  “对对对,就是投其所好。你得琢磨一下她想要什么,她最感动的是什么,你都给她做了,她自然会感动的。大官人,你从前不是常说,女人其实都是容易感动的,只要你为她做了她心中所想的事,她心里就一定有你吗?你就去琢磨一下那灾星想要什么不就行了?”
  西门羽想起锦雀所说,我家小姐从不吃香菜的,一桌子菜里有一个出现香菜的,这一桌菜她都不会碰。
  唉,没想到还得回头走这条路,好不甘心啊。
  金宝将西门羽生无可恋的表情看在眼里,赶紧给他打气,“大官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这跟吃苦没关系,我也不想做人上人,我只是对她......毫无兴趣。”
  金宝点点头,这事的看点不就在你明明对她毫无兴趣偏又得做出打动她心扉的事吗?你若对她有兴趣,不就是两情相悦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最妙的更在于明明想杀死她,却要绞尽脑汁地假装对她情根深种,哇,想想就有意思。
  “这事,确实难为大官人了,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大官人......加油!”
  香雪看着西门羽将粽子手放在眼前晃了又晃,也叹了口气,“大官人,加油,你一定行的。”
  就连吴仙人他俩,也双眼放光地看着西门羽,“大官人,加油,我们看好你哦。”
  这都什么事啊。
  按照许文俊的说法,西门羽近期应该不会再安排暗杀行动,为了让李婉儿降低防备,接下来他会继续扮演深情人设,李婉儿可根据自己的情况确定要不要陪他演戏。
  又来是吧?每次都要我陪你演戏,你不累吗?
  可是,自己现在手边除了许文俊这个武林高手,实在不足以抵挡住他第二波的暗杀。
  而且他还有自己的事,若什么时候他要离开了,自己可就真的孤立无援了。
  不要说西门羽需要时间安排暗杀行动,李婉儿这边也需要时间部署反击行动,只能低头了。
  低头归低头,你不要妄想我会被你的虚情假意打动。
  西门羽举着粽子手蹦跶着伤腿再一次出现在临风小楼的时候,两人表现得太过正常了些,似乎前两日幼稚的互殴行为根本就不存在。
  若不是那只粽子手作证据,锦雀翠燕简直以为那日的互殴行为是自己的幻觉。
  既然说了要将对李婉儿好做到细处、实处,那也不必再拘泥于面上的虚情假意了。
  西门羽拿出老夫老妻的腔调,“娘子,这些日子事多你也忙,该做的事咱们可都忘干净了。”
  李婉儿想了想自己这一个月不光忙着给你收拾残局,还忙着防备你的各种杀人行动,还有什么事是我忘了的?
  “不知官人说的哪一件事?婉儿这边事务确实杂又乱,一时想不到的官人别放在心上。”
  一边说,李婉儿一边将滚烫的茶杯推到西门羽手边,包成粽子也能烫死你。
  这种幼稚的小心思居然会出现在李婉儿脑中,可见她对西门羽已经恨之极深了。
  西门羽一只粽子手怎么可能端得了茶杯,“这事本该是官人我放在心上的,是我对娘子关心不够,咱们是不是早该回门一趟了?”
  李婉儿愣住了,回门?
  是啊,按照习俗,婚后两三日就该回门去看看母亲的,这都一个多两个月了,母亲那边得多担心自己啊。
  一想到母亲,李婉儿的心又软了,自己也真是的,尽顾着跟西门羽斗了,为了这么个不知好歹看不清形势的人,该做的正事一件没做。
  西门羽看出李婉儿眼中的柔情,心中似乎得到了鼓励,果然该走这个方向,我跟她斗什么斗啊,只要在她娘亲面前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她便想反噬我,也得考虑她娘亲的感受啊。
  不错不错,我的撩妹技术又得到了质的提升,这一次千万不要轻易招惹她了。
  “娘子,你进了西门府一直杂事缠身,官人我也没替你想着点这事,母亲那边该是有些担心的。咱们准备准备,回门住几日看看母亲吧。”
  西门羽做戏倒是做得挺足的,虽然跟李婉儿已经是放在明面上的不对付,可他喊出“母亲”、说着“回门住几日”,还是显得挺真诚的。
  李婉儿眼睛迅速转了转,他想干什么?
  西门羽尽量让自己的眼神看起来真诚得没那么刻意,“娘子,每一个母亲的心思都是一样的,都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够过得安稳幸福。”
  这话是没错,你若是想将战火引到我清河、引到我母亲身上......
  西门羽的眼神相当坦荡,毕竟试了好几次都没杀死李婉儿,难道还想硬拼不成,只能智取了。
  对方拥有反噬自己的煞气,难道真打算招惹她吗?
  现在想的不正是如何让她放低戒备吗?
  自己真的不做任何进攻之举才是最好的降低招数,也别想那些花花招式了,在李婉儿的面前,统统没用的。
  李婉儿仔细看了西门羽的眼神,这人是如何做到的?
  才刚决定要杀我,没成功,这会儿又回过头来示好。
  挺行的,脸皮挺厚的,很好。
  既然你怕我反噬你......很好,总归我是有让你害怕的本钱在。
  “官人说得是,确实该回门去看看我娘亲了。”
  “不是你娘亲,她也是我们的母亲。”西门羽这话说得相当自然,似乎真把李郑氏当自己母亲一般。
  “咱们什么时候走?”
  “尽快吧,不过咱们要准备一下给母亲的礼物。虽然是一家人,该有的礼数可一点都不能少的。况且了,官人我的声名不好,想来母亲该是十分担心的。咱们回清河多住几日,也让母亲好好了解一下我,让她知道婉儿嫁的并不是一个浪荡公子。”
  李婉儿矛盾极了,理智告诉她,最好不要将母亲牵扯进来。
  如果西门羽本色出演,母亲会担心自己嫁了个浪荡公子。
  如果西门羽伪装成功,总有一日两人撕破脸了,母亲也会伤心。
  注定都不会有好的结果,现在就不该让母亲知道这事。
  可是,自己从没离开母亲这么长时间过,确实挺想念母亲的。
  西门羽名声不好,想必母亲真的很担心。
  西门羽看李婉儿沉默不语,“婉儿可是在怪我这么久才回门?这事确实怪我,可咱们俩虽是孙大人、赵大人保的媒,到底事务繁多了,而且我这里手脚又都受了伤,母亲见了也该体谅我们的。”
  李婉儿低头看了看西门羽的脚,又看了看他的粽子手,叹了口气,就算这事了了,终归是要让母亲知道西门羽并非良人的。
  该来的,终究是躲不过的,自己跟他的斗争不会是一朝一夕结束的,难道还能一直不见吗?
  上一次从清河来,李婉儿满心期望不久的将来能带着母亲离开清河开始新生活,当然这新生活里是没有西门羽的。
  这一次回清河,李婉儿心中有些难过。
  她从没想过杀人,即使她“至阴煞星”的名声传遍四野,可她从没杀过人。
  原以为自己跟西门羽可以用最简单的方式互补干涉,没想到却形成了两个必须死一个局面。
  哪怕西门羽先出手杀自己,李婉儿还是不想杀人。
  西门羽是个城府极深的人,明明想杀李婉儿想得寝食难安,可回门一事上,他还真的做到了基本的尊重。
  他拖着断腿举着粽子手带着李婉儿几乎将吉良跑了个遍,但凡是个特产也不管好不好全都准备了一份。
  偶尔恍惚间,李婉儿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冤枉他了,一个想杀自己的人,怎么可能如此坦然地给妻子准备回门的礼物呢。
  浪子回头历来都是大家最想看到的戏码,西门羽这副形象奔波在吉良大街小巷上,人人都在传西门羽对李婉儿情深几许。
  李婉儿连反驳都懒得反驳,这情深是以要自己的性命为底色的,谁想要谁拿去。
  这一次坐马车西门羽终于没骚扰李婉儿了,两人各自拿了本书翻阅着。
  明明是个有趣的故事,李婉儿看了半天都没看进去,如果自己要反击,清河是不是最好的时机?
  不行,虽然这是在自己的地头上,可他若是死在清河,更是坐实了自己煞星的名声。
  自己虽然不在乎其他人的指指点点,可是母亲还是会担心啊。
  还是得按原计划行事,等我在吉良站稳脚跟再说。
  西门羽艰难地用粽子手翻着看了一会儿书,抬头向李婉儿晃了晃手里的地方志,“娘子,你们清河有个万安寺,据说是十分灵验的,咱们可以去祈个福。”
  虽然距离李婉儿克死的第一任相公已经快十年了,李婉儿还是不喜听到万安寺祈福,“咱们这次到清河主要是陪母亲,恐怕没时间去万安寺的。”
  “没关系的,咱们回清河了再听母亲安排嘛。其实这些日子正是温暖和煦的时候,若是去万安寺住两日也是极好的,想来母亲该会开心的。”
  李婉儿心中不断回响起许文俊的话,你与大官人已是生死之局,他想杀你是不争的事实,你自己考虑一下要不要反击他。
  我能救得了你一次,救不了你许多次。
  清河是李姑娘的地界,以李姑娘的魄力和能力,在清河要做点什么事,只怕是轻而易举的。
  若是回到吉良,只怕又是任人宰割的局面了。
  许文俊所说的都对,进攻是最好的防守,只要他死了,我再不用担心投毒、暗杀之类的事了。
  左右我都是要克死相公的,再克死一个又如何呢?
  是他先动手的,我只是在不想被他杀死。
  万安寺......万安寺......
  西门羽自然看得出李婉儿的眼神有些飘忽,但他根本没意识到李婉儿在清河有多大的能量,还在设想如何取得李郑氏的好感,让李婉儿降低煞气不要反噬自己。
  李婉儿明知道自己不该想着在清河反击,却还是听到自己幽幽地回答,“好啊,那我们就去万安寺住几日吧。”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