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我们先来小结一下

西门大官人家的小寡妇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锦雀和翠燕身份始终是丫头,哪里能管得着西门羽的事,香雪到底被西门羽硬接走了。
  周天白和欣儿没头没脑地跟着看了半天热闹,没想到看到了自己头上,禁足令怎么就失效了呢?
  周天白脸色再不好看,也比举着一只鲜血淋漓废手且蹦跶着一条伤腿砸锁的西门羽好看多了。
  从锦雀和翠燕略显愧疚的脸色来看,今日西门羽和李婉儿必定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而且还是李婉儿过分了,所以西门羽才趁机将香雪接走了。
  这事想想不太对啊,李大娘子看起来温软可性子十分坚韧的,什么事能让她将西门羽伤成这样?
  还给了西门羽这么大一个由头趁机放了香雪,太不划算了,得去问问情况。
  按照西门羽的计划,欣儿和周天白原本是他安插在李婉儿身边的眼线,可才来第一日香雪便狠狠地得罪了两人,现在两人暗搓搓地倒向李婉儿了,主要是周天白。
  这一群人真是没把李婉儿当家大娘子身份当一回事的,一抬脚便进了李婉儿的房间,毫不避讳。
  李婉儿被西门羽这般轻薄了一阵后,斗志都给激发了,这会儿早已梳妆完毕白了一张脸坐在桌前等着大伙儿呢。
  锦雀暗自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怎么了,明明看着好好的,转眼就闹成这样,到底怎样才算是好啊。
  翠燕心思直率些,“小姐,我们没拦住,姑爷已将香雪接走了。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欣儿虽然性子软糯,却心细如发,低声对周天白嘀咕了一句,大娘子哭过了。
  周天白心里只有欣儿,他可不管李婉儿和西门羽又生了什么嫌隙,反正西门羽从头就没打算好好对李婉儿的,如今给了他这个由头放走香雪,欣儿只怕又危险了。
  “大娘子,我瞧着大官人的样子十分生气,禁足令也让他破了,西门家这是要换人管家了吗?”
  欣儿在他身后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衣角,又轻声嘀咕了一句,大娘子心里难受,你别说这样的话了。
  翠燕摇头,“哼,小姐,我瞧着姑爷的模样,似乎真得给他点教训才行了。我怀疑他今日是故意的,故意激怒你好放走香雪。”
  周天白同意,“肯定是故意的啊,他哪里会真正关心大娘子啊,当初让我跟欣儿进西门府,本就是想让我们监视大娘子的举动。”
  欣儿又在后面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衣角,周哥哥,别说了,咱们两边不帮就是了,别让大娘子难受。
  虽然大家都很清楚西门羽当初将这两人送进西门府是为了见识李婉儿,可也没见过倒戈得这么快的眼线,可见西门羽识人的本事有点差啊。
  当然,更关键的是,香雪没事动周天白的心上人干嘛,这个梁子结得深了。
  李婉儿微微点头,“我知道,当初大官人去原治本就是为了让欣儿留在我身边的。欣儿,大官人对你可有什么吩咐?”
  欣儿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大娘子放心,欣儿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我不会的。”
  可见西门羽还是在李婉儿不查之时吩咐欣儿做了准备的,只是欣儿是个性情软糯又善良的姑娘,她没帮西门羽。
  主要是当初的计划是进西门府当个小丫头,还能让她嫁给周天白,她才同意这计划的。
  谁知道事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自己成了西门羽的小娘子,这事与她心理预期相去甚远,她这一路光顾着哭去了,哪里还记得西门羽交代的任务啊。
  周天白则瞪大了眼睛,“这个西门羽真是心狠手辣啊,我已经同意帮他了,他还想让香雪来毒杀你,咱们可不能帮他。大娘子,西门羽不是个好人,他一直谋划着要取你性命呢。”
  因为香雪的卓越贡献,这俩人还没有所举动便轻易倒戈了李婉儿,想想西门羽做杀人越货的事也太失败了。
  想想也对,当初他但凡有一丢丢智商,也不至于没能毒死李婉儿。
  锦雀长长叹了口气,“姑爷终究还是相信了那些传言,我们都没信那些传言啊。”
  周天白是个好奇宝宝,“什么传言?西门羽安排我在临风小楼的时候只说先密切关注着大娘子的举动,总有一日会有用着我的时候。”
  欣儿拽了周天白两次衣角,他总算还是留了一句话,没将西门羽当初的吩咐完全说出来。
  李婉儿这会儿终于能笑出来了,“自然是至阴煞星黑寡妇的传言了,不然他怎么会这么着急想让我死。”
  锦雀又叹了口气。
  这事儿不是当事人完全没有感同身受的可能,周天白对于李婉儿的家庭危害性一点感觉都没有。
  基于李婉儿在香雪一事上维护过欣儿,不管她是假意还是真情,周天白毅然决定投靠李婉儿阵营了。
  “大娘子,这种无稽之谈都能相信,只能说明大官人心中对大娘子没有半分怜惜......”
  欣儿又在后面使劲拽了周天白的衣角一把,终于让他停止背刺西门羽了。
  当事人李婉儿怎会不知呢?从投毒到暗杀再到今日前来查验刺杀成果,西门羽但凡有一丁点儿人味儿也做不出这种事。
  “至阴煞星黑寡妇的传言要信也没关系,其实大官人也不是没法子解我身上的煞气,他若有心,好好与我和离便是了。”
  周天白刚决定不背刺西门羽,一听这话赶紧解释了,“哦,这事大官人解释过,终究是跟你有过婚约的,哪怕是和离了,也难保不受大娘子煞气的影响。”
  好吧,怪不得他从不提和离之事,原来是李婉儿一厢情愿了,还以为可以各自欢喜。
  性命攸关的大事上,西门羽唯一做过的冒险之举,恐怕就是将两个半仙让渡给全哥换取同盟了。
  所以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两人结盟后一上来便是刺杀,这两人谁都盼望李婉儿赶紧死啊。
  李婉儿死了,西门羽可以恢复当初的逍遥日子,全哥可以独占四个神仙续命,这才是双赢的局面啊。
  幸亏有许文俊。
  “大娘子,不是我说啊,大官人心中已经对大娘子有了成见,想必大娘子在西门府的日子会很难过。如今香雪又被大官人接走了,大娘子可有什么对策?”
  对周天白来说,死敌还是香雪。
  李婉儿点点头,“既然大官人要你二人做他眼线,你们就按他当初给你们指派的任务行事。”
  “啊?大娘子,如此一来,你会十分危险的啊,不可以这样的。”欣儿是个好姑娘,虽然西门羽交代有任务给她,可她从没想过要害李婉儿,哪怕现在李婉儿自己提出来,她还是担心李婉儿。
  周天白满腹心思都在香雪身上,“欣儿,若我们按照大官人指派的任务行事,大官人一定会派别人来对付大娘子的,到时候才是真的防不胜防呢。”
  这件事上,周天白倒是挺清醒的,终于看到他智商在线的时候了。
  李婉儿点点头,“对,你们要按照他指派的任务行事,不过你们得事先让我知道他要做什么。简单来说,你们要做双面眼线。现在,你们先听我安排......”
  翠燕笑道,“小姐,若是这样,只怕姑爷都时候要哭了。”
  锦雀又叹了一口气,本想劝劝李婉儿的,可一看她眼神,知道这事现在已成定局,暂时是劝不了的。
  李婉儿这边在商量部署反击策略,西门羽这边则在总结失败的原因。
  其实这事西门羽有那么一丢丢冤枉,当然也只有一丢丢,认真论起来,也不算冤枉。
  当日金宝将全哥的计划上报过来的时候,西门羽有些犹豫的,自己投毒是一回事,当然没成功是挺丢人的,可现在出动暗杀人员,这个阵仗是不是稍微大了些?
  一个普通民妇,用上全哥的暗杀团?
  可他的良心在出动暗杀团对付李婉儿和自己逍遥小日子之间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选择沉默了。
  可一晚上他都没休息好,至于为什么没休息好,他也不知道,只归结于做了一晚上的怪梦。
  一会儿做个相当惊吓的噩梦将自己吓醒,梦里浑身是血的李婉儿阴恻恻地站在自己床边,凄厉无比地向自己索命,“西门羽,还我命来。”
  一会儿又梦到自己七窍流血死在香雪怀里,旁边李婉儿幽幽地叹了口气,“既然你已经有了我这个大娘子,为什么还要跟别人鬼混呢?你知道我是叫至阴煞星黑寡妇的啊,为什么还要惹我?”
  一会儿又梦到好几个死状各异的红装新郎官向他招手,“快来快来,已经等你许久了,怎么还不来啊。”
  各种怪梦相互交缠着,让西门羽承受了相当大的心理压力。
  其实这事说来也奇怪,最开始他打算投毒的时候,不也一样想要李婉儿的性命吗?
  那时候他不做奇怪的梦,天天失败还天天坚持,现在全哥帮忙了,眼瞅着大功告成的时刻,他开始做噩梦了。
  所以哪怕一晚上没睡好,他还是一大早就赶过去查看李婉儿的情况了。
  看到李婉儿一脸惨白地躺在床上,他有些欣慰的,当然他给自己的理由是,这个煞星不用来向我索命了。
  至于摸李婉儿胸膛这事,西门羽觉得李婉儿实实在在冤枉他了,他当真一点轻薄李婉儿的心思都没有。
  完全是因为金宝传来的话,全哥的杀手团这么厉害,就是李婉儿再如何吉人天相或者煞气冲天,她也不可能全身而退的,一定会受伤的啊。
  西门羽真的只想知道她伤在何处了,真是一片好心啊。
  这会儿他翘着伤腿举着包得跟粽子一样的手掌躺在香雪怀里,还有些想不通呢。
  “金宝,你说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金宝没回答她,香雪细心将他眉心的川字抚平,温温柔柔地捅李婉儿刀子,“她倒是没想什么,煞气这般重的灾星,她能想什么,大概是在想大官人怎么还没被克死吧。大官人啊,这灾星进了咱们西门府,都出了多少事了,香雪受尽屈辱也就罢了,大官人你......唉,大官人你已经仁至义尽了。”
  西门羽相信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金宝,你说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李婉儿看起来好像没事呢?全哥的人没来?”
  因吴仙人等就在周围,西门羽也不能把事情点明了说,可这事真的很奇怪啊,这么多杀手,为什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呢?
  金宝摇头,“不,全哥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人,他说了昨晚做事,必定会做事的。”
  “可我看那灾星似乎没事啊,还有力气打我呢。”
  一说到“打我呢”,香雪赶紧给西门羽脸上扇了扇小风,又薄薄地抹了一层药,“这灾星真是狠心又猖狂,香雪从来没见过哪家的大娘子敢打官人的。”
  那是她不知道,西门羽过往偷香窃玉的经历中,还真有这么一两个狂野的小媳妇儿喜欢打人的。
  可打人跟打人是不一样的,那时候的打人叫情趣,李婉儿打人,这叫猖狂嚣张。
  金宝点头,“大娘子确实没事。”
  西门羽无语,我当然知道李婉儿没事,我现在不就想问问她为什么会没事吗?
  “全哥说昨夜有几人?”
  “八人。”
  “身手如何?”
  “千里不留行,深藏身与名。”
  “确实来了?”
  “该是来过了。”
  “那是为何?”
  香雪隐约听明白西门羽跟那全哥似乎找了八个厉害角色来对付李婉儿,可不知道为什么李婉儿竟然没死。
  嗯,大官人进步了,投毒不成功知道暗杀了,可是,为什么没成功呢?
  三个人,确切来说是五个人沉默了片刻,倒是吴仙人提醒了他们,“大娘子乃是世间少有的至阴煞星,想必这煞气......能替她抵挡灾祸?只不知道会不会反噬了。”
  这可不就是西门羽最担心的吗?
  此刻西门羽的心理活动是,我那个去啊,全哥啊全哥,你能杀你就杀,不能杀你能不能不要轻举妄动啊。
  你没事尽给我瞎吹牛,什么“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什么“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你一个恶霸人设,还跟我玩古诗词?
  杀人不好好杀,瞎吹牛我就不说了,明知道她是天下少有的煞星,你还敢招惹她。
  不对,你是敢招惹她的,反正若杀死了她,剩下这两个仙人归你。
  杀不死她,我被反噬了,剩下这两个仙人还归你,横竖你都是赚的,所以你毫无计划就可以乱动手,我怎么说你好呢?
  杀不死人还给我打草惊蛇了,留个烂摊子给我,真有你的。
  “反噬”二字还是让西门羽有些惊慌了,“金宝,接下来如何是好?”
  “欲速则不达,最危险的地方反倒是最安全的。”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