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金宝的身份

西门大官人家的小寡妇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李婉儿知道西门羽一旦跟全哥结盟,接下来必定是全力以赴地对付自己,至于用什么方式,或许还是投毒,或许是暗杀,总之在自己所养的那些打手进入西门府之前,确实难以防备。
  正是基于这个考虑,李婉儿才决定跟西门羽同进同出同饮同食,安全。
  也就是因为这样,李婉儿才每天强压下内心狠揍西门羽一顿或两顿的冲动,勉强扮演夫妻恩爱的假戏。
  可哪怕是这样,依然还有进出临风小楼这一段距离以及回到临风小楼后的危险。
  所幸,这一切暂时还没发生,李婉儿一边心焦一边暗自庆幸运气好。
  可这庆幸来得太早,也许是今夜被西门羽大大地恶心了一下,李婉儿气急攻心,实在睡不着觉,听到了些轻微的声音。
  初时李婉儿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临风小楼在西门府确实偏僻,有些风声雨声风雨声的很正常,可在风声当中听到些似乎金属碰撞的声音,这是什么?
  李婉儿还是挺在乎自己的小命的,吓得她缩成一团猫在被子里,后来想想被子里也不安全啊,干脆将被褥卷成人形,假装里面有人,自己则躲在衣柜角落里。
  也许是人清醒了,轻微的声音听得越发清楚了,确实是金属相碰的声音,似乎还听到有人压低了嗓音说话。
  李婉儿浑身冰冷,西门羽的杀手来了,自己估计难逃一死了,娘啊,婉儿好后悔没直接走掉啊。
  可是在黑暗中等了许久,依然不见有人进自己的卧室,金属碰撞的声音却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李婉儿虽然才到西门羽月余,可对西门府的仆从还是相当了解的。
  普通的看家护院是可以的,这都不包括临风小楼。
  临风小楼倒是有男人的,一个周天白,看起来也不是什么身上带功夫的人。
  另一个就是金宝了,金宝什么人啊,西门羽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
  整个西门府的仆从看家护院行,要抵挡杀手的攻击那是不可能的。
  至于金宝,如果真有杀手要杀自己,很有可能就是他带路然后笑嘻嘻地在边上看着自己死,想他帮自己?怎么可能。
  西门羽第一个盼自己死,他是第二个盼自己死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整个西门府都不具备抵抗杀手的能力,难道来的这些人不是杀手?
  李婉儿立刻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如果不是杀手,那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西门府的仆从放进来的,所以没听到任何响动?
  有可能。
  既然西门府的仆从都将人放进来了,为什么金宝不指路、为什么他们不进来杀我?
  初时听到的那些金属碰撞声还有压低嗓门的争论声,难道他们起了内讧?
  谁跟谁起内讧呢?
  后来又没了声音,难道他们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李婉儿知道好奇心太重必定害死自己,可这件事事关自己的性命,不关心不行啊。
  又等了片刻,确确实实没听到什么声音,李婉儿鼓起勇气悄悄将门打开一条缝,仔细看了又看,确实没有看到任何异常。
  要不要出去看一看呢?
  此刻李婉儿深恨自己当年为什么不学一点武功,若是学了武功,现在还怕什么啊。
  可是,寻常人家谁没事学武功啊?
  李婉儿暗暗给自己打气,今晚这事,若不趁现在去查看,只怕事后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甚至在怀疑,这些日子虽然跟西门羽同进同出同饮同食,可之所以自己来去临风小楼和晚上安寝的时候没有出事,并不是西门羽和全哥没有举动,而是某种原因他们的计划失败了。
  如果自己推测得不错,一定有另外一个原因导致了他们的杀人计划失败。
  那么,以现在风平浪静来看,自己出去,估计也是安全的。
  这么推测了以后,李婉儿鼓起勇气滑出了房间,脚上连鞋都不敢穿,只着一双袜子蹑手蹑脚地往外蹭。
  她走得十分小心,尽可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李婉儿很庆幸自己的中衣不是寻常的白色,因为常年做寡妇,李郑氏给她做的中衣都是深色的,黑暗中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这个慢悠悠蠕动的会是个人。
  一阵风吹来,李婉儿吓得浑身一哆嗦,虽然什么都没看到,但是她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这个认知让她浑身都僵硬了,血腥味,至少有人受伤了。
  果然有人进了临风小楼来杀自己,西门羽和全哥果然动手了。
  到底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李婉儿闻到这股血腥味以后,站在原地缓了许久。
  也亏得她不是寻常女子了,不然早就高声尖叫了。
  也是被吓得僵直了身子没动,忽然瞥见一个极瘦极高的黑影飘落下来,看他影子的动作似乎用什么东西擦拭地上?
  今夜月色暗淡,可月色再暗,到底是在临风小楼伺候了将近一个月的人,李婉儿还是一眼就瞧出了那人是金宝。
  看他轻盈的动作,李婉儿忽然意识到,金宝真的不是金宝,他会武功。
  而且金宝似乎在打扫残局?
  为什么呢?
  也许是这个认知让李婉儿放松了警惕,忽然发现正在擦拭地上血迹的金宝直起身来,转向自己的方向。
  李婉儿脑中嗡地一声巨响,完了完了,我被他发现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原来人在惊吓过度的情况下,其实是发不出声音的,脑子告诉李婉儿要高声呼救,可是嗓子却被吓怂了,一个音都发不出来。
  连一个音都发不出来,也别指望李婉儿转身一趟跑回房间了。
  而且,就算她跑回房间又能如何呢?
  金宝会武功,他想杀人灭口,轻而易举的事,李婉儿能逃到哪里去?
  金宝果然看见了李婉儿,不过他似乎对李婉儿并没有敌意,轻声说了一句,“别过来,这里脏。”
  听到金宝熟悉又柔和的声音,李婉儿忽然泄了劲,僵直的身体立刻瘫软在地上。
  这是她第一次发现自己胆子这么小。
  李婉儿瘫坐在地上看着金宝瘦高的身影来回进出几趟将地上的血污打扫干净,原本浓烈的血腥味渐渐被风吹散了。
  金宝从怀里掏了什么东西出来,往地上一洒,连淡淡的血腥味都没了。
  这短短一刻钟的经历让李婉儿确定了两件事,其一,西门羽和全哥真的对自己痛下杀手了,只是没成功。
  其二,金宝不是西门羽的人,而且他对自己没敌意,甚至可以说,他一直都在暗中保护自己。
  想到这里,李婉儿忽然觉得有了勇气,自己不是一个人面对危机重重的局面,虽然不知道金宝为什么帮助自己,但目前这种情况下,金宝是值得信任的。
  果然,金宝忙完手头事务后,轻轻飘落到李婉儿身边,伸出手扶了一把瘫坐在地上的李婉儿,柔声宽慰道,“今夜怎么没睡着呢?你看到什么了?”
  李婉儿第一次觉得金宝一点都不像个娘娘腔,而且还是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借着他手上的力气站了起来,“睡......睡......不着......”
  才一开口,李婉儿立刻觉得自己真是个没胆的怂货,话都说不清楚了?
  金宝并没有取笑李婉儿,反而轻声嗔怪道,“夜里已经凉了,怎么鞋也不穿就出来呢?小心着凉啊。”
  他说话的这个语气让李婉儿大为惊讶,这不像是仆从对主人说话的语气,甚至不像是认识仅一个月的两个人说话的语气。
  金宝是谁?
  看李婉儿不说话,金宝叹了口气,“回去歇着吧,今夜受了惊吓,明儿个就别去大官人那边了,好好躺着缓一缓吧。”
  他确确实实关心自己,他不是西门羽的人。
  虽然李婉儿一直都嫌弃西门羽的智商,可当她发现金宝不是西门羽的人的时候,还是又一次嫌弃了西门羽的智商。
  不过她也一直嫌弃着的,再嫌弃一次也无所谓了。
  看金宝的样子准备抱自己进屋,李婉儿吓坏了,赶紧往后一退,抵在门廊上,“你别乱来。”
  金宝微微愣了一下,似乎笑了,“我乱来什么?你可知道今夜发生了什么?”
  李婉儿正想问这事呢,他开了个头,自己正好顺着说下去,“金宝......你是谁?”
  金宝轻笑道,“我是金宝啊。”
  李婉儿知道金宝实则在保护自己,感激之余也敢对他有些脾气了,“你若是金宝,今夜我早就是一具死尸了,对不对?”
  金宝沉默了片刻,“太聪明了未必是好事哦。”
  锦雀着人查了这么久都没查出金宝的真实身份,李婉儿决定直接问当事人了,“金宝,你救了我......或许不止一次,我觉得我可以知道救命恩人的姓名。”
  金宝想了想,“许文俊。”
  许文俊?这又是谁?
  李婉儿迅速搜寻了一遍自己认识的人,不认识这个人啊。
  再搜寻了一遍姓许的人,清河县卖土布的许老板?
  不对,这两人肯定没关系,长得太不像了。
  再搜寻一遍,李婉儿还是可以肯定,自己真的不认识许文俊。
  “许公子......许恩人救命之恩,李婉儿大恩不言谢......不知该如何报答公子......凡公子开口,李婉儿必定倾尽全力。”
  既然他隐姓埋名进入西门府,一定有某个原因的,李婉儿不相信他会为自己而来,这实在没理由啊。
  那他为什么来呢?
  李婉儿连许文俊是谁都不知道,自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来。
  但是自己受了人家的恩惠,总得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啊。
  在自己的打手到来之前,李婉儿忽然意识到一条捷径,即使自己养的打手来了,只怕也未必是西门羽全哥所派杀手的对手,而眼前这个许文俊,也许是自己的最佳选择。
  既然最佳选择已经站在自己面前,那就想办法将他留下来,他能救自己一次,一定会救自己第二次。
  人性就是如此,若他一开始便放任李婉儿丢了性命,那自然没有后面的话。
  可他出手救了李婉儿第一次,李婉儿这条命其实已经是他的了,他不可能容忍别人在他的眼皮子地下取走李婉儿的性命。
  而且,从西门羽、全哥结盟来看,这未必是第一次,只不过,他们都不是许文俊的对手。
  这么强有力的帮手出现了,自己想办法将他留下就是了。
  许文俊依然低着头看向李婉儿只着了袜子的双脚,叹了口气,“有什么话,明日再问也是一样的,鞋也不穿只着中衣,这是嫌自己身体太好了吗?便是自己身体好,在一个陌生男子面前这般失仪,也是不妥的。”
  若是别的女子,还真会觉得十分丢脸,不管是只着了袜子的双脚还是只穿了中衣就出来溜达,都是一件失仪之事。
  可这是李婉儿啊,她向来都会两害相较取其轻的。
  失仪和丢命比起来,哪件事更重啊?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况且了,你还是金宝的时候,你日日穿红着绿一身女装的,你怎么不跟我讲礼仪?
  这会儿你跟我讲礼仪了,难道说只有晚上你才是个正常人,那我就只能这样跟你沟通了。
  李婉儿动也不动,“李婉儿的性命都是许公子救的,恩人面前也不必讲究什么仪态了。许公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进西门府,但我知道你进西门府一定是有很重要的原因......”
  许文俊又叹了口气,低声嘟囔,“从前怎么不见你这般任性?”
  李婉儿只当没听见,“许公子进西门府也将近一月,大官人在谋划些什么,想必许公子应当是知道的。许公子为人正气,也是见不得婉儿无辜丢了性命,所以才出手相救的。若是不耽误许公子的正事......”
  许文俊似乎对李婉儿特别能容忍,又叹了口气继续嘟囔,“我可不是这般设想的,你别指望我啊。”
  李婉儿继续假装没听到,“许公子,婉儿的性命是许公子救下的,既然你救了第一次,就得对婉儿的性命负责到底了。要么,你就让我第一次就死在西门羽的刀下,要么,你就保我能从西门羽的刀下活下来。”
  黯淡的月光照在许文俊的背上,李婉儿面对着月光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李婉儿能感觉到许文俊对自己没有敌意,所以她静静地等待着许文俊的答复。
  过了好一会儿,许文俊终于又叹了口气,“你的人什么时候来?”
  李婉儿简直就想一赖到底了,“许公子,既然今夜你能替婉儿解了性命之忧,若是我的人来了,你能不能帮我查看一下他们的武功。我想在你完成自己正事之前,你也不愿意我的人来了之后,反而让我丢了性命吧。”
  许文俊轻笑出声,“李婉儿,你还真不愧是李婉儿。”
  李婉儿放心了,这算答应了,自己的小命保住了。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