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西门府演技大比拼

西门大官人家的小寡妇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西门羽现在面临一个非常严重也非常现实的问题,手头没钱了。
  李婉儿接管西门家生意的时候没想惹事,一门心思想着平稳过度,等着时机成熟大家好聚好散一拍两散各自欢喜。
  结果自己贴了银钱给西门家平账不说,这个作死不分时辰的西门羽,就不会给自己喘息一会儿的机会。
  先是大张旗鼓地大宗购买毒药企图毒杀自己,投毒没成功已经十分丢人了,还引起了赵大人的注意,关键是还赔钱了。
  那么多毒药,你兑水喝着玩啊?
  李婉儿对西门羽的智商满满都是嫌弃,投毒都不会,你说说你还能做什么?
  投毒不会也就算了,既然都已经买凶杀人了,居然还放过自己?
  吉良到原治、原治到吉良,一个来回两次机会啊,居然让自己活生生地回来了?
  投毒不会、买凶杀人不会,你说说你还会做什么?
  就会花钱!
  不对,还给我弄了一屋子的人,光吃喝就得耗多少银钱你知道吗?
  行了,别的我也不跟你说了,男人有钱就变坏,我就掐你经济命脉得了。
  所以,西门羽手头没钱了。
  李婉儿的手段相当阴毒,她没掐西门老夫人的月例钱,反正西门羽大手大脚惯了,老夫人那点小银钱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于事无补的。
  香雪的月例她也没动,反正香雪还得补贴自己娘家哥哥嫂嫂,绝对不会拿出来救济西门羽的,当然拿出来也救济不了,黑洞一样的缺口,二两银子能干什么?
  还不如将她手腕上的那两只镯子当给自家当铺换的钱多呢。
  所以,西门羽实实在在地缺钱了,很缺。
  没钱是寸步难行的,包括在自己家。
  西门羽满脑子的计划都让李婉儿的经济制裁叫停了,心中对她的恨意更甚了几分,好你个死灾星,要不了我的命,要我的钱?
  你难道不知道银钱也是我的命吗?
  不行不行,这个女人实在太歹毒了,必须得赶紧了结她。
  可是,没钱啊,没钱做不了事啊,怎么办呢?
  先服软,让她恢复我的经济再说。
  这不,满脸谄媚笑容的西门羽亲自提了个食盒过来找李婉儿了。
  现在李婉儿连敷衍都懒得敷衍他了,坐在桌前自己看书。
  锦雀和翠燕还是不肯放弃这个可改造之才啊,看到满脸谄笑的西门羽,脸上也跟着憋不住笑了,“姑爷,这是来跟小姐过早啊?”
  鉴于前半个月投毒失败的经验,西门羽赶紧打开食盒表明这些东西完全无毒无害,“娘子,今儿个我醒得早,想着原治这一趟你也辛苦了,也没好好感谢一下你,特意着厨房准备了几个清淡的小菜,咱们一起过个早?”
  李婉儿头也不抬,“你先吃吧,我暂时没胃口。”
  锦雀看了看食盒里的小菜,叹了口气,“姑爷了,这都一个月了,你连小姐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我跟你说吧,小姐最讨厌汤菜里放香菜了。满桌的菜只要有一个带香菜的,那这一桌菜小姐根本不会动一下的。”
  西门羽从来就不关心李婉儿喜欢什么好吧,相比李婉儿喜欢什么,他更关心李婉儿厌恶什么、害怕什么。
  可现在手里缺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讪讪地将那碗带了香菜的软炸丸子递给身后的吴仙人,“神仙若还有胃口,倒可以尝尝这软炸虾丸的,就......就挺新鲜的。”
  他前期投毒次数太多了,已经成为西门府人尽皆知的秘密,吴仙人眉毛一挑,西门羽赶紧声明,“没毒,这次的汤菜全都没毒。”
  锦雀、翠燕心中哀嚎一声,拍了拍额头,我的蠢姑爷啊,你能不能稍微有点脑子啊。
  李婉儿长叹一声,我什么时候遇到过这么蠢的对手了?这是上天故意玩我的吧?
  这不是我克他啊,是他克我吧?总有一天我能被他蠢死!
  西门羽从李婉儿这一声叹息中已经知道她的心理活动了,想了想自己的强项,赶紧揭过投毒一事,转而扮演深情款款人设了。
  他眼中闪耀着深情无限的光芒,“婉儿,官人我知道你为西门家劳心劳力,可你也得顾着自己的身子啊,你若是累垮了,我得多心疼啊。”
  这么不走心的话,却因前面“婉儿”两个字让李婉儿吓得一个寒颤,我那个去......一抬头,正好对上西门羽深情款款的双眼。
  这个妖孽啊,即使知道他实实在在想杀你,可当他这一双勾人心魄的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你的时候,你还是忍不住心神荡漾啊。
  李婉儿暗暗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我不吃香菜。”
  西门羽点头,“是官人我对娘子关心不够,以后我一定嘱托厨房不许出现香菜,不对,是整个西门府不许出现香菜。娘子,这会儿有香菜的那个软炸丸子已经让吴仙人吃了,你要不要看看今儿个的小菜,说不定你看了就有胃口了呢?”
  他已经看出李婉儿紧握拳头,知道她在跟自己较劲。
  既是这样,那大家就开始飙演技吧,现在我是深情人设,你是作精人设,我忍你、我宠你。
  翠燕一听这话,仔仔细细地将食盒里的小菜都查验了一遍,“姑爷啊,咱们小姐除了不吃香菜,其实小葱也不怎么吃的。若是只取葱水,见不着小葱的样子,那倒可以吃一两口的。可你这道菜,飘得这么多小葱花儿,小姐不会吃的。”
  西门羽从善如流,“吴仙人,麻烦几位将这道月色温柔端下去吧。”
  说完还是一脸温柔地看着李婉儿,“婉儿,下次我记住了,小葱花也不会出现了,还有什么?”
  李婉儿从他温情脉脉的眼神里看出他的虚情假意,想玩是吧?行,我陪你,不过是说软话做狠事罢了。
  “官人不用如此小心的,其实我也只是不吃香菜而已,小葱嘛......别让见着就行。今日真是让官人费心了,这么多小菜,想来官人起得挺早啊,辛苦官人了。”
  两人眼神一交错,心中各自涌上一个念头,行啊,过招啊。
  锦雀和翠燕两人频频点头表示欣慰,看,这两人相处得极好的吗,这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吴仙人等四人再蠢,也看出这两人温情脉脉下面的刀光剑影了,低头表示随便你们怎么玩,我连热闹都懒得看。
  唯一一个真正笑得开心的,是金宝,一张涂满胭脂的方脸笑得粉都快抖掉了,哈哈哈,太好玩了,早知如此,当初就该这般玩的。
  两人正相互交换着虚情假意的关怀和体谅,听到隔壁东房周天白的怒吼声,“你这个贱人,居然敢毒害小娘子!”
  紧接着听到一声“啪”的脆响,然后是欣儿低声的抽泣、香雪声震十里的嚎叫,“反了反了,一个初进府的下人,居然敢动手打我,大官人啊,你得给香雪做主啊......”
  李婉儿没想到自己这边是文戏,隔壁居然是武戏了,一上来就这么刺激的吗?
  金宝笑得更开心了,嘴角都快咧到后脑勺了,不用说了,肯定又是他在中间蹿火的。
  两人也顾不得再飙演技了,三两步跨到隔壁东房,一见这样子,李婉儿也傻眼了,西门羽,你们家真的太热闹了。
  周天白一手扶着哭得死去活来的欣儿姑娘,这不奇怪,反正欣儿自从嫁给西门羽以来的常态动作都是在哭,唯一的区别就是大哭、中哭还是小哭罢了。
  有时候还挺佩服欣儿的,哪儿来的这么多眼泪啊,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天赋异禀了。
  周天白一手扶着欣儿姑娘,另一只手上端了一个中碗,面上因激怒而涨得通红。
  地上倒着一身鹅黄衫裙的香雪,此刻右手捂住自己的脸,歪的姿势倒是挺好看的,如果忽略掉她哭天抢地的声声哀嚎。
  看到一群人都围了上来,周天白先告状了,“大官人,当日你娶欣儿作小娘子,可是答应了要护她一生平安的,可这贱人......”
  香雪原本还哭天抢地地哀嚎,一看到西门羽抬脚进来了,声音立刻就变得柔弱无力了,匍匐着拽住西门羽的衫角,“大官人,你看看香雪啊,你看看香雪......”
  要说香雪也是个实力派演员啊,方才嚎得震天响,其实眼泪没一滴,这会儿凄凄婉婉地拽着西门羽的衫角,两行清泪顺着......一边光滑嫩白一边肿胀五指的脸蛋滑了下来。
  别说西门羽了,就是李婉儿看了,都觉得香雪实在太可怜了。
  毕竟香雪哭得有美感多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梨花带泪令人怜爱啊。
  可周天白不给她这个机会表演了,“贱人,你给欣儿小娘子送的这是什么?你说!”
  说完,轻轻将欣儿扶坐在椅子上,将手上中碗往西门羽眼前一伸,“大官人,看看香雪这贱人给欣儿送的什么?”
  这还用说吗?
  投毒这事,西门羽做得还少吗?驾轻就熟的事,一眼就瞧出这中碗里放了百枯草,废话,绿不拉几的两根可疑野草漂在上面,你说谁会相信这是补药?
  没错,百枯草也是上次想毒杀李婉儿没用完的,金宝买的,自己花的钱。
  现在香雪拿来继续用,还真是一点不浪费啊。
  李婉儿瞟了一眼西门羽,这眼神的内容可真丰富啊。
  现在西门羽完全能体会李婉儿当初看到自己端了各种放了明晃晃毒药的汤水前来投毒的心情了,这么蠢的事,你也能做?
  可是,当初自己做了,算蠢事,现在香雪做了......唉,不能这么说。
  香雪哭得相当有技巧,西门羽十分想维护她,“天白......”
  只要涉及欣儿的事,周天白就是个没脑子,“大官人,今日这事要么就是香雪这贱人将这碗毒药喝下去,要么,我要报官!”
  西门羽吓了一跳,别介啊,怎么一个个脾气这么大呢?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啊,香雪又不是故意的,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啊。
  金宝在后面眼睛都发亮了。
  “天白,你说完了没有?如果说完了,换我来说两句?”
  西门羽倒是挺沉得住气的,一边说还一边将哭得肝肠寸断的香雪提溜起来了,果然怜香惜玉啊。
  周天白几乎将中碗塞进西门羽的嗓子眼里,“大官人,你说。”
  这架势,几乎是告诉西门羽,你若说得不好,我立刻就给你灌下去。
  西门羽闻着百枯草的那味儿,好上头啊,赶紧将中碗接过来,“来来来,既然这是西门府,这事自然由我来主持公道了,天白你说是不是?”
  挨着欣儿的事,周天白就没脑子了,刚想点头,锦雀幽幽地开口了,“如今,西门家可是有当家大娘子的,既然这是在临风小楼,又是涉及欣儿小娘子和香雪这丫头的事,怎么着也该是大娘子管的吧。”
  李婉儿原不想管,可锦雀这般一开口,她不得不替锦雀将话接下去了,自己的丫头得自己护啊。
  况且了,这么蠢的西门羽带出这么蠢的香雪,确实该收拾一下他们了,要不然他们傻气外冒了,影响到我临风小楼的人怎么办?
  “官人,锦雀说得对,这事啊,原是咱们后院的小事,身为大娘子,本该我管着的。既然我也在这里,那就交给我吧。”
  说着伸手就要抢西门羽手中的中碗,心中想的却是,我弄不死你的香雪,我还不能将她打发出府啊。
  只要将你身边的人一个个弄走,我看你如何蹦跶。
  西门羽也不是真蠢笨,他自然知道今日之事若是李婉儿来处理,香雪必定被重罚。
  轻则赶出西门府,重则......丧命啊。
  西门羽已经一整个月没亲近女色了,这会儿见香雪梨花带泪的模样,心中又爱又怜。
  脑中却开始乱飘了,这身鹅黄衣衫还是上次她扮作花姑子的时候穿过的,那时候......
  西门羽脑中快速闪过跟香雪的过往,哪里舍得香雪受半分委屈啊,更何况李婉儿这样子,定是饶不了香雪的,哪里肯松手。
  李婉儿拼命跟西门羽夺他手中的中碗,可她到底是女子,哪里有西门羽力气大啊。
  西门羽手一歪,中碗里的所有汤水连带百枯草全都洒落在地,“唰”地一声蹿起一小团热浪,这毒挺实在的啊,若是喝下去,保管够死了。
  投毒的证据已经毁灭了,西门羽松了一口气,今日就算重重罚香雪一下,人是保住了的。
  转脸对李婉儿粲然一笑,将空空的中碗递给李婉儿,“娘子,手滑了,汤撒了。”
  李婉儿看他如此嚣张地硬保香雪,恨得牙痒痒,便是你如此护香雪,今日这一顿罚是少不了的。
  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我会让你后悔今日的举动!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