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西门大轰趴

西门大官人家的小寡妇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李婉儿又一次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西门羽的智商可谓是“量子智商”,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
  明明原治和吉良之间安排了杀手,为什么不坚持走那条山道呢?
  山匪是现成的,受害者也是准备好了的,再杀自己一次不就一了百了万事大吉了吗?
  至于这般舍近求远安排什么欣儿进自己的临风小楼,安排周姓小伙儿在临风小楼听差。
  请你搞清楚一件事,欣儿这丫头现在明面上是你的妾室,还是珠胎暗结的妾室。
  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这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说,我这个大娘子大人大量,才进了西门府,就已经替你考虑到西门家子嗣的问题了。
  既然是你办了婚事的妾室,还是亲自到原治迎娶的妾室,你把她安排到我临风小楼?
  你疯了吗?
  再者,退一万步说,就算你不想自己人生唯一一次行善居然以这种方式宣告失败,要将欣儿的清白告知天下......也不是天下了,是告知周姓小伙儿,那没问题,我就勉强安置下这个老实丫头了。
  反正看她这模样,你也别指望她能给你帮什么忙了,现在眼睛还是两个桃儿呢。
  可问题是,你把姓周的小伙儿安排在我临风小楼做什么?
  怎么滴?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给自己整个呼伦贝尔大草原?
  一个金宝栽赃我不算完,来个妾室还顺带把她相好的安置在身边,方便他们给你戴帽子?
  果然是长期勾搭大姑娘小媳妇儿小寡妇的浪荡公子,品位非凡啊。
  问题是,你弄这么多人在我临风小楼,是让我开轰趴呢?
  西门羽没空管自己头上的帽子什么颜色的,也没空管自己家是不是整出个呼伦贝尔大草原,这一趟原治之行给了他新的思路。
  香雪这边呢,能力是弱了些,安排事务确实会出差错,好像金宝挺不错的。
  金宝挺勇敢的,孤身一人都敢站出来为我们平祸乱,还忠心耿耿,得重点培养他。
  西门羽再一次确定了金宝的重要作用,心中开始捣鼓新的策略针对李婉儿。
  不过他还算良心未泯......也不算良心未泯了,毕竟对于一个批量购买毒药的花花公子来说,哪里还有什么良心可言?
  他只是不确定金宝可不可以承担得起自己托付的重任,比如买凶杀人这事。
  既然不确定,那就不能一上来就出杀招啊,把自己绕进去了怎么办?
  李婉儿不知道西门羽如何跟香雪取得联系的,在吴仙人等四人的眼皮子底下居然能联系上,这事做得相当巧妙嘛,得想办法搞清楚一下。
  其实是因为李婉儿对西门羽毫不上心,自然不关心他娶妾这么件大事了。
  香雪是谁啊,老夫人指给西门羽的屋内人啊,眼巴巴地盼着有一天成为小娘子,怎么可能对西门羽不上心啊。
  谁知道自己还没正式成为小娘子,居然来了个珠胎暗结的妾室?
  还是在原治大操大办的妾室?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比自己先进门了?
  不对啊,当时是自己传的话,明明是让大官人帮她嫁给......嫁给谁来着,反正肯定不是大官人。
  珠胎暗结?有孩子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原治离吉良虽不算近,但也绝不算远,在香雪这种时刻关注西门羽的小丫头心中,哪里会放过这么重大的消息啊?
  大操大办啊,风光无限啊,还有了孩子啊。
  这一缸子醋够她闷的,所以这会儿盛装打扮出来迎接西门羽等人了。
  李婉儿根本无所谓家里是一个妾室还是一堆妾室,反正她对西门羽半点心思都没有,只要这些妾室别来烦自己就好。
  可一看到泾河云锦鹊踏枝雪云着身的香雪拈酸吃醋地站在大门口,李婉儿头都开始大了。
  西门羽啊西门羽,你能不能洁身自好一点啊,这个香雪你能不能管一管啊?
  锦雀翠燕一看香雪的表情,忍不住落井下石了,“香雪姑娘想必是知道消息特来道贺了,果然是大官人最贴心的香雪姑娘啊,喏,瞧一瞧咱们的小娘子欣儿姑娘。”
  李婉儿对西门羽没心思,可锦雀和翠燕却觉得西门羽是可以改造之徒。
  既然可以改造,那就得先修剪一下他身边的这些莺莺燕燕,借力打力是最好的办法。
  要说这俩丫头在李婉儿的管教之下真是一肚子坏水,明知道香雪在乎什么,还使劲往人痛处戳。
  香雪脸色白了,上好的胭脂都盖不住她满脸的失望,可这是事实啊,她如何反驳?
  身上的泾河云锦鹊踏枝雪云再费尽心思又如何,这虾须掐丝金镯再贵重又如何,难道能跟小娘子的身份比啊?
  凭什么啊,欣儿这模样,凭什么啊?
  拈酸吃醋的劲头一上来,也顾不得前面西门羽明明给她嘱托过的,这是西门羽的妹妹,是可以帮自己的队友,枪口立刻对准了欣儿姑娘。
  “哎呦,果然是大官人心尖尖上的人啊,大娘子这边还没一个月呢,这就巴巴地娶进门来了。大娘子啊,你可是承了孙大人、赵大人的面子啊,终究是抵挡不住咱们大官人对欣儿姑娘的好。孙大人、赵大人的面子算什么啊,比不上欣儿姑娘两行泪呢。哎哟,奴婢这是说什么呢,好好的大喜之日,大娘子可别把奴婢这话放在心上啊。大娘子小娘子,终归都是大官人的娘子。”
  她是瞧见欣儿姑娘桃儿一般的眼睛了,还以为欣儿寻死觅活一哭二闹三上吊非要嫁给西门羽呢。
  一般寒门女子来说,嫁给西门羽还真是一个极好的选择了。
  别说西门羽对女子还真是体贴暖心,就算他不体贴,送礼物的时候也是毫不手软的啊。
  比如香雪,名分都没有呢,不也一样穿金戴银吗?
  连带着家里哥嫂什么的都沾了光,提起这个妹子,谁不说她命生得好?
  所以由己及人,香雪觉得前几日欣儿过来演的那一出肯定是苦肉计,让西门羽放松了戒备,到了原治地头上才逼婚的。
  真是没看出来啊,这么一个老老实实娇娇弱弱的小丫头,比自己还先将西门羽弄到手了。
  欣儿原本已经收了哭声,毕竟哭了好几天了,也哭累了。
  现在听了香雪夹枪带棒的话,立刻又掉眼泪了,她是真的冤,一点都没有拿乔作势。
  香雪一看这架势,我那个去啊,比我还会来事儿啊,你都进了家门了,还给我来这套苦肉计?
  锦雀翠燕本来也没打算放过香雪,更何况她现在还企图将李婉儿拉进战场,立刻毫不犹豫地回击了,“香雪姑娘,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瞅瞅欣儿小娘子这模样,别说是咱们大官人怜惜了,就是我跟翠燕这样的丫头,也都心疼得很啊。香雪姑娘,欣儿小娘子也累了一道了,你就心疼心疼她,让她好好进府歇着吧。小娘子的福分大着呢,她身子重,可不能让她累着了。”
  西门羽知道一群女人在拈酸吃醋了,心里还有些美滋滋的,说明自己的魅力挺大的啊。
  他把开口的锦雀和翠燕视为是李婉儿的发言人了,还赶紧给李婉儿抛了几个秋波,眼里的意思相当明确,不管怎样你都是我的大娘子,你放心哈,这个变不了的。
  李婉儿强压了心头想怼他的心思,锦雀翠燕这俩丫头真心坏,为了香雪连无辜的欣儿都不放过,真得自己的风范。
  说着不想怼不想怼,眼睛里还是递话过去了,大官人,你的香雪姑娘怕是受不了了,你得说点好话啊。
  西门羽是想说好话的,可欣儿姑娘哭成这样,这是他妹子啊,总得顾着妹子一点啊。
  还没等他开口呢,周姓小伙儿受不了了,“大官人,你娶了欣儿做小娘子,便是这般对她的吗?什么人都敢对她吆三喝四了?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真当自己是小娘子了。”
  李婉儿不禁对周姓小伙儿刮目相看啊,女人的战场你也能参与进来?
  而且还是这般大庭广众之下护着你的心上人,一点都不避讳?
  佩服佩服。
  香雪本来还想压下这口气,等着跟西门羽独处之时再撒娇或者撒泼找回场子,其实他们俩哪儿有什么独处的机会啊,一直都有四个大灯泡杵着呢。
  可周姓小伙儿一开口,她立刻意识到这是西门羽的绿帽子了,勃然大怒,“什么狗东西也敢在西门家撒野,香雪真是想不到,咱们西门家一向有头有脸,怎么娶个小娘子还带了个......”
  虽然后面的话大家都心知肚明,可香雪这么明晃晃地说出来,西门羽首先就挂不住了,赶紧上前捂住香雪的嘴,“且等等!”
  翠燕补刀,“哎呦,香雪姑娘这张嘴可真是了得啊,这是在暗示什么吗?”
  香雪本就气恼西门羽没纳自己为妾先纳了欣儿,本就想尽办法地想要下一下欣儿的面子,得了周姓小伙儿这个大把柄,怎么可能不用呢?
  怪不得眼睛肿成这样啊,这是啊。
  人家东食西宿还知道分开一下掩饰掩饰,你连掩饰都不掩饰了,一定要做得这般明火执仗吗?
  “呜噜呜噜呜噜呜噜”,西门羽将香雪的嘴捂住的,谁也听不清楚她说了些什么。
  但从她冒火的眼神里可以推测得出,肯定是针对欣儿和周姓小伙儿的污言秽语了。
  这可真是太年轻太得宠了,这么大一点事都藏不住脾气。
  锦雀也在边上补刀,“香雪姑娘定然是为西门大官人高兴呢,既得小娘子,又能添麟儿,双喜临门啊。香雪姑娘,你是不是在想些吉祥的话啊?我替你说了吧,恭喜大官人喜添麟儿,恭喜大官人和小娘子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锦雀这个蔫坏啊,明知道欣儿是个可怜人,还这般使劲用人家,这不是给欣儿惹事吗?
  欣儿自然是哭得更厉害了,周姓小伙儿又要发作,翠燕赶紧压住他的话头,“天白,你可不能气恼,咱们大官人可是十分疼惜欣儿小娘子的。你且好好看着,大官人是不是对欣儿最好的。”
  香雪眼睛都快气绿了,嘴里依然“呜噜呜噜呜噜呜噜”一阵乱七八糟的声音,没一个清楚的字冒出来。
  李婉儿眼瞅着俩丫头使坏,也不管了,真当看好戏一样。
  后面的金宝也看得相当得劲儿,这戏真好看,不枉我折腾这半天啊,好看。
  这时候的西门羽还没意识到,欣儿入府完全不像他设想的那样,可以成为助力帮助自己监视李婉儿,反而成为西门府最大的人形火力板,惹出了多少闲事。
  眼睛肿成桃儿的欣儿被安排在临风小楼住下了,周天白一点不避讳地进了欣儿的房间进去安慰她,真是迎面就给西门羽一顶新鲜热乎的绿帽子。
  不过根据这几日他安慰的效果来看,越安慰欣儿哭得越狠,还不如不安慰呢。
  李婉儿、锦雀、翠燕三人又开始召开反思会了。
  原治一行遭遇山匪一事让李婉儿的心肠硬了,西门羽从投毒已经开始准备杀手了,那是铁了心思想要李婉儿的性命的。
  锦雀、翠燕这俩丫头根本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们还对西门羽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哼,这看脸的世界,哪怕知道西门羽要杀李婉儿,她俩还是向着西门羽说话。
  况且了,上次安排查金宝的身世,到现在都没查出来,办事效率太低了。
  李婉儿原本想着等自己购置了田宅将母亲接过来,就跟西门羽好聚好散,一纸休书从此山高水长再不相见。
  如今这变化,只怕自己还没安排好就被他弄死了,不还击对得起自己吗?
  第一件事,先掐了西门羽的经济命脉,西门家的生意都是我给平稳过度的,这不算窃取他家的财物,得算是我投资的收益。
  当初若不是我出手相助,西门家早就垮了好吗?
  如此一想,李婉儿觉得自己的想法、行为相当理所当然。
  既然理所当然,那肯定就要开始实施了。
  接下来的第一步,就是如何做一个西门家的搬运工,我李婉儿不生产银钱,我只做银钱的搬运工。
  当然,是从西门家搬到我李家。
  第二件事,便是开始培养自己的打手,掐了西门羽的经济命脉,我再养点打手,我看你西门羽能飞天!想杀我,我先杀了你!
  反正我都是至阴煞星黑寡妇,不如我先准备着,哪一天我给坐实了。
  瘦得像根竹竿却非要穿一身翠绿裙衫的金宝先是飘到西门羽的屋顶偷听了一会儿西门羽和香雪的对话,又飘到李婉儿的屋顶偷听了一会儿主仆三人的对话,还飘到欣儿姑娘的房顶偷听了片刻小情人的对话。
  三方听完后,心满意足地回到自己房中,盘腿谋划了一会儿,行,我也给你们一个惊喜。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