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娶一得二

西门大官人家的小寡妇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剧本走向跟西门羽设想的出现了严重的偏差,怎么欣儿姑娘变成自己的妾室了呢?
  搞没搞错啊,我西门羽生平就没做过好事,唯一一件好事你都给我弄成这么个结局,那我当初何苦当这好人呢?
  不对,我一直就是好人,不能因为你从中插一脚我就不当好人了。
  可西门羽也是一尾滑不留手的鱼啊,眼瞅着恶霸全哥的状况比两年前还糟糕,想来也是寻遍了可做药引子治病的姑娘了。
  但凡能让他快速恢复的法子,他肯定都试过了的,一时效果是有的,只是没找着治标治本的法子。
  之所以暂时放过欣儿,倒不是因为多么惹不起西门羽,跟自己的身家性命比起来,西门羽还是可以惹一惹的。
  说到底还是因为从前也寻到欣儿这样的女子续命的,不过也就是续了三五个月,并没有仙人鼓吹的那般神奇效果。
  恶霸全哥没动欣儿,原是把当她长在这里的备用药看待了,能用别处的药引子,就先用别的了。
  最近别的药效果不是很好了,恶霸全哥想起欣儿这事了,就当强效剂偶尔也得来一两支了。
  就是因为不紧急,所以才容得下西门羽这般盘算。
  恶霸全哥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家丁没事就去叨扰叨扰欣儿爹爹的事,查看药引子长势如何的事,怎么能算叨扰呢?
  如今既然西门羽都自己找上门来了,那这药引子也可以用了。
  无精打采的全哥终于说了第一句话,可这声音弱得啊,不是周围的人静悄悄,只怕没人听得见,太没有恶霸的气势了。
  “到底娶不娶?”全是气声,感觉这口气都快断了一般。
  西门羽自然是不娶的,虽然他知道眼前的情势于己方不利,自己坚持下去未必能全身而退。
  欣儿姑娘自然也是不嫁的,这种老实姑娘若是能想到这种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法子,那周姓小伙子早就叫她拿下了。
  可今儿个西门羽就不该带了李婉儿来。
  李婉儿什么人啊,一个纯粹的商人,一个脱离了高级趣味的小人,只要有利可图,哪怕这利不是银钱,她也要图的。
  更何况眼前的状况,难道你们还有别的选择?
  李婉儿使了个眼色,吴仙人等四人又开始念念有词了,这架势一起,不光西门羽头晕,恶霸全哥也头晕。
  他就没几口气,还这么着折磨他,实在是过分了。
  “你们......”全哥拼尽全力喊出两个字,实在说不出话了。
  原本静默不动的家丁迅速移动开来,将西门羽、李婉儿等一行人围得密密匝匝,这时候才叫真正的“数量优势”。
  要说这西门羽有时候确实挺倔强的,眼前的情势下,李婉儿的法子确实是最好的法子,而且李婉儿都给他起了个绝佳的开口,继续往后说就是了。
  西门羽偏不,就跟当初在公堂之上李婉儿瞧了他那一眼之后,宁可跟李婉儿一同沉塘都不愿意娶李婉儿一样。
  可后来怎么着,不一样娶了吗?
  所以李婉儿赶在西门羽发飙之前提声喊道,“娶,西门羽娶!欣儿姑娘腹中已有了西门羽的骨肉,如何能让西门家的骨血流落在外?”
  西门羽俊脸一沉,准备翻脸了,吴仙人离他极近,“啪”地一声往他嘴上贴了张符纸,四个人围着他开始施法了。
  这可太气人了,西门羽心中那个念头又冒出来了,这四个人一定是李婉儿弄来的,他们这是故意的。
  哪怕是故意的,可当场施法这种事还是很有震慑力的,恶霸全哥和燕舞一脸诧异地盯着不走寻常路的一群人,这又是在做什么?
  难道迷信这条路上,谁走得越远越奇葩,谁就赢面最大?
  确实是这样的。
  用云英未嫁的姑娘做药引子这种事,本来就是迷信中的迷信,恶霸全哥和燕舞等人既然相信这事,为什么他们就不相信至阴煞星黑寡妇和“逆天改命活神仙”呢?
  活神仙现场施法这种事可不是一般人能看得见的,恶霸全哥和燕舞眼中竟然隐约显出羡慕的神色,似乎在想若是可以,能不能请这几个活神仙给全哥续个命?
  迎娶欣儿这事算彻底跑偏了,滑不留手的李婉儿赶紧拱手向全哥示好,“全哥仁义,咱家大官人可是娶了传说中的至阴煞星黑寡妇......咳咳咳,也就是我了。其实吧,我也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煞气,但是前后克死了五任相公,也算......名不虚传了吧。”
  这是西门羽第一次亲见李婉儿如此厚颜无耻的现场表演,他也忘了迎娶欣儿会不会坏了欣儿名声这事了,首先想的便是,这难道是值得夸赞的事吗?
  还名不虚传?你懂不懂什么叫名不虚传啊?
  这是好名声吗?
  李婉儿没理他,继续大肆渲染了一番当初清河、吉良两县无数赌徒下注押西门羽活不过迎娶之时、活不过清河地界、活不过洞房花烛之类的,结果,统统输了。
  说到这里,西门羽隐约意识到一件事,我西门家的那些外债是怎么平的?我怎么不知道呢?
  可是,我西门家的产业倒是好好地存活下来了,李婉儿也赢得了掌柜们的认可,她是如何做到的?
  不说别的,她今日口齿之伶俐,完全不输任何一个说书人啊。
  恶霸全哥听完李婉儿天花乱坠的描述,黑漆麻乌的熊猫眼居然放出灼灼光芒,若是吴仙人真能逆天改命,可不是比欣儿这药引子更管用?
  我能不能现在就杀了西门羽,强夺了他的四个仙人?
  这一想,不对不对,这样做是结下大梁子了。
  西门羽这么艰难才请动吴仙人等四人,我若是动武,恐怕适得其反。
  按下夺人的念头,全哥脸上竟然焕发出光芒了,若不是旁边燕舞也跟着神采奕奕,李婉儿简直怀疑他是不是回光返照了。
  “既然欣儿姑娘跟羽兄弟已有骨血,全哥我怎能夺人所好呢?燕舞,去准备一下,到了原治的地界上,做哥哥的一定要让羽兄弟的亲事好好热闹一番。”
  声音简直是荡气回肠振聋发聩啊,哪里像个病人啊,根本就是头壮牛。
  说到这里似乎想起李婉儿是西门羽的正妻,赶紧给李婉儿赔小心戴高帽子,“大娘子雅量啊,羽兄弟娶了一门好亲啊,不对不对,是娶了两门好亲。”
  欣儿姑娘一听所有人无视她的意见欢天喜地地同意了这门亲事,气急攻心,大喊一声“我不嫁”便晕过去了。
  全哥更卖力了,“小弟妹晕过去了,可是人太多透不过气来?”
  西门羽精心设计的一场反击战就这么变成了一场闹剧,关键这场闹剧让自己下不了台啊。
  那周姓小伙儿西门羽是见过的,不怪欣儿钟情于他,确实是个颇有才学之人。
  要说他不知道欣儿的情意,那是不可能的,只是这也是个倔驴,非要考上功名了才肯迎娶欣儿。
  可人生啊,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每次他都绝妙地错过功名。
  说到底还是才学不够,像西门羽这样的人,不也是玩着玩着就得了功名了吗?
  在恶霸全哥“好心”操持之下,整个原治都知道吉良县花花公子西门羽在迎娶清河县至阴煞星不足一月的时间,又高调迎娶了“珠胎暗结”的欣儿姑娘。
  这其中的弯弯道道,西门羽不忍细听。
  欣儿姑娘哭晕过去好几次,每次都被全哥以太欣喜为由硬将婚事操办了下来。
  现在一群人坐在客栈上房大眼瞪小眼。
  西门羽已经忘记自己最初启动欣儿的目的是什么了,反正现在自己是得了个清清白白的小妹妾室。
  关键是,这一次他真的想做个好人,他一点迎娶欣儿的念头都没有,反而觉得李婉儿这么做侮辱了自己为善的初心。
  太侮辱人了!
  更郁闷的是,面对一个眼睛肿得像桃子的欣儿妹子,如何给她解释周姓小伙儿一定会娶她的?
  李婉儿和锦雀、翠燕在另一间上房大眼瞪小眼。
  “小姐,我知道你是想让咱们顺顺利利离开原治县,可这事我怎么觉得有点怪呢?”
  锦雀叹了口气,“小姐啊,你便是计算得失也要看长远一点啊,你明知道姑爷将欣儿姑娘当妹子一样看,如今弄成这样,姑爷定然会怪你的。”
  李婉儿也有一件事没弄明白,“锦雀,欣儿姑娘是大官人着人联系的不错,他原本是想做什么的呢?还有,来时路上那群山匪是怎么回事?”
  双方还在猜测中,小二却上来了,“大官人,有客人前来给你祝贺。”
  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小二,还跑到这边来敲李婉儿的房门,“大娘子,有客人前来给大官人贺。”
  咱们在原治人生地不熟的,除了全哥,还有谁会来贺?
  别说李婉儿了,就是西门羽也觉得诧异。
  一开门,挂着两个桃儿的欣儿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了。
  西门羽一看,叹了口气,真是无巧不成书了,什么事都赶一块儿了,什么人都凑一起来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欣儿的心上人那周姓小伙儿。
  别看平日里这小伙子不哼不哈的,就连全哥的家丁去叨扰欣儿爹爹他都能忍得住,可一听欣儿居然嫁给方圆百里赫赫有名的花花公子西门羽,还是做小,他可忍不住了。
  要说这周姓小伙子怎么想的呢?
  其实也能想得通他心中想法,原本他是希望自己谋得一丝半点功名以后,能让欣儿面上有光。
  哪怕自己最后没能得到功名,若是全哥强娶欣儿,他便带着欣儿私奔。
  有情人走到哪里都能活下去的。
  不过他这私奔的念头从来没跟欣儿提起过,欣儿这老实孩子哪里知道呢。
  结果半路杀出个西门羽......不对,这事怪李婉儿,半路杀出个李婉儿,自己心目中的媳妇儿就嫁给了这个花花公子,还是做妾,这让他情何以堪啊。
  这不,这会儿他也不顾礼仪了,也顾不上欣儿作为新嫁娘的脸面了,“蹬蹬蹬”就寻上门来了。
  还算西门羽、李婉儿等人没真心想为难这对苦命鸳鸯,也不顾西门羽的脸面,着翠燕将周姓小伙儿和欣儿迎进了上房,还挺体贴地给他们关上了房门。
  这事发展得既出乎西门羽的意料、更出乎李婉儿的意料,两个人也不出声,只用眼神进行交流。
  西门羽骄傲地抬起头,怎么着,爷就不能做一次好人啊?非得见一朵儿鲜花掐一朵鲜花儿啊,你看错我了,道歉!
  李婉儿已经知道这事从头到尾都是他策划的,之所以弄成这个结局,也是因为你策划失败,道歉?道什么歉,道歉我嫁给这么蠢的人吗?连个计划都拟定不清?
  西门羽细细梳理过一遍后,现在已经知道这事策划失败出现在哪里了,还是出在香雪这里。
  也不知道香雪如何传的话,硬生生将自己的意思给传歪了。
  不过事到如今也不重要了,周姓小伙儿亲自来了,事情还是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了。
  最开始只是想要欣儿进西门府,用这种低眉顺眼的小丫头安插在李婉儿身边,就说是伺候李婉儿汤水起居的。
  这个可是货真价实的丫头了,不会像金宝一样被拦在外面了。
  废话,金宝那模样,不拦在外面才是怪事呢。
  现在......哇哈哈哈哈,娶一得二,周姓小伙儿也跟着欣儿进西门府了。
  以后自己身边可供驱使的人就多了。
  李婉儿看着西门羽得意忘形的样子,十分怀疑他的智商又离家出走了。
  西门府少人吗?你若是想安插个人进我临风小楼,用得着拐这么大个弯吗?
  大哥,你是不是忘了,其实你走原治这一趟,是想在路上以山匪之名将我斩杀在外的?
  可惜事与愿违,那几个杀手蠢了些,没一刀杀了我。
  什么给欣儿解围啊,都是借口,就是调虎离山之计。
  现在你还好意思笑成这样,难道那群人还在路上等着再杀我一次?
  想到这里,李婉儿忽然意识到自己真得养两个打手在身边了,不然真的要出什么外勤、真有什么事,那可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难道真靠自己身上这玄乎的“煞气”?
  金宝看着眼珠子“咕噜噜”乱转的两人,苍白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抹嫣红,哈哈哈,黄雀捕蝉螳螂在后,你们都不知道这事真正的赢家是谁。
  这出戏,真是太有意思了,可不能这么轻易就结束了,得让你好好活下去。
  其实这事走向偏成这样,原也怪不着西门羽,实在是中间多了个金宝。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