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商人的职业操守

西门大官人家的小寡妇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恶霸全哥看起来一点恶霸的样子都没有,甚至连全哥的“全”字都未必占得上。
  第一眼见到恶霸全哥的时候,李婉儿、锦雀、翠燕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李婉儿在惊讶之余甚至暂时放下对西门羽的怨怼,疑惑的眼神几乎冒出一脑袋瓜的问号。
  只要李婉儿视线跟西门羽一对上,西门羽也还是好声好气地给她反馈的,微微闭眼点点头,没错,这就是恶霸全哥。
  现在恶霸的门槛真低啊,这副模样都能当恶霸了?那金宝这样的得是恶霸中的恶霸了。
  金宝长得极瘦,像根竹竿一般,脸色还很苍白,怎么看都觉得像个福薄命浅之人。
  可跟恶霸全哥比起来,金宝简直就是五福临门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七星高照的模样了。
  恶霸全哥走道都是飘忽着的,若不是旁边有个壮实的丫头扶着他,李婉儿相信他走三步必定趴在地上。
  不管行止飘忽,身形也是极为消瘦,瘦得......李婉儿又对比了一下金宝,得,金宝真的看起来太有福气了。
  恶霸全哥这模样,李婉儿担心待会儿自己说话大声点会不会给他吹飞了。
  不光极为消瘦,脸色还蜡黄,一看就知道肝肾功能不好。
  眼圈黑得极为严重,如果不是脸色蜡黄,几乎可以无妆扮演熊猫了,黑漆麻乌的一团,不仔细看还看不出眼珠子在哪儿。
  看他病歪歪地挪到椅子上坐着喘气,李婉儿又狐疑地回望西门羽一眼,西门羽再次微微闭眼点头,相信我,他真的就是恶霸全哥,我认识他。
  李婉儿诧异的是,就这样他还祸祸欣儿做什么啊?
  当然,她还是有点理智的,这句话可不能从眼睛里透露出来。
  恶霸全哥看起来很有礼貌,看到颤抖着缩在翠燕身后的欣儿就知道西门羽、李婉儿这么乌央乌央一堆人的来意了,也不生气,只是一挥手,让丫头给大家上座了。
  从双方人数的这个架势来看,西门羽反倒更像个货真价实的恶霸。
  没听过到别人的地头上还带着这么乌央乌央一堆人的,男男女女都有,不男不女的也有,一看就是想让全哥知道什么叫“数量优势”。
  大家安安静静地等了一会儿,连吴仙人等四人也暂停口中的念念有词了,毕竟这个热闹值得看。
  西门羽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恶霸全哥开口,只好自己开口了,“全哥,小弟不才,此次前来原治只为一件事。”
  恶霸全哥这口气提得太深了,李婉儿都有些担心他这口气缓不上来能被西门羽一句话撅过去。
  等了好一会儿,全哥身边那壮实丫头替他开口了,“西门大官人,说起来这事也是有始有终了,两年前全爷本就想迎娶欣儿姑娘的,当时你就曾替欣儿姑娘挡了一道的。咱们全爷仁义,只当交个朋友不忍屈了大官人的面子,所以才有两年之约,若欣儿姑娘有好的归宿,咱们全爷自然不难为她。可这两年一眨眼就过去了,欣儿姑娘还是待字闺中,咱们全爷也找仙人算过了,她这辈子总得是要嫁给咱们爷才算两好作一好的。大官人,这次你又有什么话好说。”
  原来是这样啊,听起来这恶霸一点都不像恶霸啊,还挺讲道理的嘛。
  可见啊,西门羽这种人的话就听不得,恶霸全哥哪里恶霸了?
  大概是感觉到李婉儿的目光了,西门羽偏头匆匆给了她一个微笑,拱手道,“全哥仁义啊,欣儿这事当初全哥确实是这么说的。”
  “全哥仁义,所以大官人就决定不仁义了,是吧?”一个十分泼辣的声音响起。
  李婉儿循声望去,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从里间走了出来,带着七八个或飞扬跋扈或嚣张任性模样的女子出来了。
  领头这浓妆艳抹的女子甩了一下手中丝帕,眼睛肆无忌惮地往李婉儿、锦雀、翠燕三人身上打量。
  因金宝太高了,她还微微抬头打量了一下金宝,惊讶地发现金宝一个大男人穿了一身不伦不类的鹅黄裙衫。
  别说,金宝换衣裳换得可勤了,比锦雀、翠燕都勤,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那么多身女装。
  可换衣裳再勤,你也是个男的啊,任谁都知道你是男的。
  浓妆艳抹转身对恶霸全哥微微一福,“全哥,既然这事两年前就以约定好的,咱们总得按照两年前的约定行事吧。大官人倒是不在乎自己名声自己的脸面,咱们全哥还是要脸的。”
  这话说得,好像西门羽有脸似的?
  不过说来也是,就是没脸没皮的人才需要脸啊,有脸有皮的人再要个脸,那不得成二皮脸了?
  西门羽天生容易被这种性格泼辣的女子所吸引,浓妆艳抹怼完他,他不仅不恼,反而笑着说,“小生的脸面也是全哥给的,燕舞姐姐......”
  话说到这里忽然意识到这次自己带了媳妇儿来的,不光带了媳妇儿,还带了媳妇儿的陪嫁丫头,两个,以及给自己逆天改命的四个半仙。
  这可不是调笑占便宜的好时候,得赶紧解决正事。
  赶紧刹住车,“还望七嫂子给小生一个机会,咱们想想今日之事如何解了。”
  这叫燕舞的女子眼睛又在李婉儿身上打量起来,气得翠燕不顾主仆之仪就要开骂了。
  没等翠燕骂出口,燕舞笑了,“大官人,这位小娘子瞧着眼生得很呢,不过......”
  回头对恶霸全哥嫣然一笑,“全哥,大官人再次前来替欣儿解围倒是挺有诚意的,这不是给你带来了替代品吗?”
  李婉儿还没怒,翠燕先骂上来,“什么狗东西也敢乱吠,知道你姑奶奶是谁吗?”
  燕舞的嘴也挺伶俐的,“这位小姑奶奶且放心,你燕舞姐姐瞧上的不是你......”
  锦雀赶紧打断她,“这位是咱们大官人的新婚娘子,想必你们也听过至阴煞星李婉儿的名字。”
  得,这句话比什么都更有威慑力,燕舞嘴边准备了一箩筐话想羞辱李婉儿的话就这么被咽回去了。
  怪不得西门羽谈欣儿姑娘的婚事弄出这么大个阵仗,连道士阵法都用上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算了,至阴煞星这事,咱们就当不知道,就好好说说欣儿的事吧。
  燕舞的眼神也不再往李婉儿身上飘了,“当日大官人可是跟全哥约好了的,给欣儿两年的时间,若是她寻着其他人嫁了,咱们全哥绝不为难她,这话可有半分虚假?”
  这事西门羽承认的,若不是这般约定,当初西门羽在别人地头上也不能全身而退啊,取的就是一个缓兵之计。
  可谁知道两年的时间啊,欣儿居然还没把自己嫁出去,你一个适龄女子,想要嫁出去得是多容易的事啊,为啥你不嫁呢?
  哦,对了,想起来了,她钟情的那个周家小伙子一直没上门提亲。
  还是不对啊,他不上门提亲你就这么容着他了?你也太老实了吧,逼婚啊、催婚啊、奉子成婚啊,什么法子不好用呢。
  李婉儿从西门羽眼中一闪而过的那一丝遗憾中发现他的想法,你想的什么鬼啊,欣儿像是会逼婚、催婚、奉子成婚的人吗?
  燕舞带着这七八个莺莺燕燕出来后,身后居然带了黑压压一群训练有素的家丁。
  为啥说训练有素呢,这么一群彪悍的家丁挤在一群女人的身后,居然一点声音都没发,眼神也不乱飘,似乎就等燕舞或者全哥一句话,立刻就能将眼前这群男男女女或者不男不女给弄死。
  看到这群训练有素的家丁,李婉儿相信全哥真的是个合格的恶霸了。
  西门羽也知道毕竟在别人的地头上,哪里能硬来的,两年前不就是有话好好说,大家才谈到一起去的吗?
  现在这种情况,大家更要好好说了。
  可烟雾极为狡猾,一看西门羽拱手准备开口,立刻打断他,“大官人,咱们全哥也不是不想给你面子,可欣儿这事,关系到咱们全哥的病情。全哥也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只要欣儿过门,她爹爹和柱儿这辈子就能跟着全哥吃香喝辣了。”
  你们这是把人当药引子了?还关系到全哥的病。
  看吧,我就说全哥有病吧,有病你好好治病不就完了吗,你干嘛还想着娶亲呢?
  现在的李婉儿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至阴煞星黑寡妇”的名声,那是因为这名声现在能给她带来好处,简直可以当成驱邪除魔的利器了。
  她就没设身处地想想别人听到这个名词的感受,所以病恹恹的全哥想用欣儿治治病,从迷信的角度其实也能说得过去的。
  但今天这场面看来,其实全哥也不完全是恶霸,至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恶霸。
  欣儿终于鼓起勇气说一句话了,“我不嫁!”
  喊出这三个字后,小脸憋得通红,可见这句话真是她内心的呐喊了。
  燕舞报以鄙夷一笑,“你不嫁,可以啊,你倒是看看原治百里有谁敢娶你!”
  “西门羽娶!”这声温柔而坚定的声音响起,将燕舞鄙夷的声音盖了过去。
  “什么?谁娶?谁说的?”
  李婉儿站起身来,“既然全哥也说了,两年以内,只要欣儿姑娘嫁给旁人,绝不为难欣儿姑娘,这话作数的吧?”
  全哥蜡黄的脸更黄了,燕舞浓妆艳抹的脸上也显出诧异,西门羽则赶紧拉住李婉儿,正色道,“娘子,别乱说话!”
  说“西门羽娶”的不是旁人,正是李婉儿。
  从商人的角度看来,如果能以最小的代价赢取最大的利益,那这件事就做得,比如西门羽娶欣儿这件事。
  反正西门羽也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他有什么好名声?
  反正欣儿也知道这桩婚事是假的,西门羽把她当妹妹看待,不过是做场戏给别人看看罢了。
  名声是给别人听的,实实在在的好处是自己得的。
  双方都不在乎的事,做给第三方看,这么简单就能解了这个大麻烦,何乐而不为呢?
  可西门羽首先跳出来反对了。
  这是李婉儿没想到的地方,浪荡花丛的花花公子原来真有不愿意去祸害的姑娘,比如眼前这位欣儿姑娘。
  憋得满脸通红的欣儿又大喊一声,“我不嫁!”
  李婉儿所想的最简单便宜的万全之策,被两个人同时反对了。
  燕舞明显松了口气,“李大娘子,这事由不得你做主了。欣儿,既然你不愿意嫁西门大官人,那就只能嫁给咱们全哥了。你放心好了,只要你过了门,全哥一定保你爹爹和柱儿一生吃香喝辣荣华富贵。”
  这是燕舞第二次说这话了,李婉儿忽然意识到欣儿不愿意嫁给恶霸全哥,欣儿她爹爹也不愿意女儿嫁给全哥,恐怕不完全是因为那个始终未上门提亲的周姓小伙子了,完全是因为全哥本身。
  再看看全哥眼皮都抬不起来的模样,李婉儿心中灵犀忽至,他们不是要娶欣儿,而是要用欣儿做药引子,而且这药引子估计是活不下来的了,不然也不会只说欣儿的爹爹和柱儿一生吃香喝辣了。
  因为嫁过来的欣儿,只有死路一条。
  人死了,自然也不存在给她吃香喝辣什么的了。
  “我是西门家当家大娘子,西门家管家玉印在我手上,今日我说了西门家迎娶欣儿姑娘,那便是要迎娶欣儿姑娘的。只是这婚事,总得准备些时日,不知道全哥是否认可西门家这门婚事?”
  燕舞还在挣扎,“他二人已经说了不娶不嫁,你如何能做得了主?”
  “这事由不得她二人了。”
  欣儿脸色煞白了,眼圈也红了,“大娘子,我......我不嫁!”
  原本她就是个老实孩子,全哥她固然不想嫁,西门羽她也不想嫁啊。
  虽然西门羽两年前曾经救过她,可不想嫁就是不想嫁,总不能你救了我一次,我就得以身相许吧。
  这就是老实孩子的坏处,想什么事情总是实实在在的不会拐弯。
  你说说你嫁到西门府,到时候西门羽再给你一纸休书,你清清白白欢欢喜喜地嫁给你那周姓小伙子有什么不好呢?
  这是李婉儿心中所想,她也觉得这事可以做得,原是因为她终于成长为一个滑不溜丢腹黑的女子,忘了欣儿这种实心眼孩子会如何想了。
  听了欣儿这句话,李婉儿幽幽叹了口气,补了一刀,“傻孩子,你若不嫁,时日长了,什么都露馅儿,你可怎么办啊。”
  这话一出,西门羽脸色大变,眼神立刻杀了过来。
  欣儿没明白李婉儿什么意思,还是那三个字,“我不嫁。”
  燕舞、全哥脸上全是难以掩饰的失望。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