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不走心的山匪

西门大官人家的小寡妇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这已经是欣儿第三十八次偷看李婉儿了,还是中不溜丢从李婉儿被她看烦了才开始数的次数。
  原治县离吉良县颇有一段距离,若是走回去,西门羽受得了、欣儿姑娘也受得了,李婉儿一定受不了。
  西门羽也不愿意自己的挂名媳妇儿这般饮风餐露抛头露面的,非要三人同乘一辆马车前往原治县,所以欣儿就能近距离地观察李婉儿了。
  可你看就看吧,偷看就好好偷看嘛,为什么做得这般明显,我想假装注意不到都很难啊。
  欣儿不是西门羽的相好,这件事让李婉儿备受打击,备受打击不算,还得跟着到原治县给她解决难事,如果说这算一笔买卖的话,李婉儿彻底赔本了,她一点都不想搭理这两人。
  西门羽却很想搭理李婉儿,甚至故意招惹李婉儿。
  从李婉儿的眼神变化中西门羽感觉到李婉儿似乎急切地盼望着欣儿是他的相好,这都什么目的啊。
  虽然我俩是被赵大人硬拉在一起的,可到底是夫妻啊,挂名的夫妻也是夫妻,你这么明晃晃地盼望自己的夫君外头有人,这门亲事你得多不走心啊,比我还不走心,不行,我非得逗逗你不可。
  “欣儿,我家大娘子是不是很好看?”
  欣儿是个真正的老实孩子,她觉得自己是偷偷躲着看李婉儿的,没料到西门羽直接问出来了,吓得她赶紧把视线低垂下来。
  “欣儿,我把你当妹妹一样,大娘子就是你嫂子,你说大娘子好不好看?”
  他倒挺会说话的,可为什么非要拉着李婉儿呢?
  李婉儿白了他一眼,警告他别没话找话说。
  不白他这一眼还好,得不到欣儿和李婉儿的反馈,他自己一个人也未必闹得起来,可李婉儿白的这一眼,可不就是给了他反馈吗?
  负面反馈也是反馈啊,至少可以激起李婉儿的负面情绪嘛。
  西门羽一点都不见外地捅咕了一下欣儿,“欣儿,你倒是说句话啊,不然咱们从吉良到原治这一路得闷死人了,我就问你,我家大娘子好不好看?”
  这个登徒子真难为欣儿了,毕竟这趟原治之行确实是为了欣儿,一路上都不说话确实挺闷人的,看李大娘子的样子,似乎不太高兴。
  那自己有义务配合一下西门大官人,说些让大娘子开心的话。
  这么一想,欣儿抬起红彤彤的小脸,重重地点了点头,“好看!”
  李婉儿又白了一眼西门羽,你折腾人家老实姑娘干嘛?
  这一负面反馈让西门羽更来劲了,“你觉得我娘子哪里最好看?”
  这不是欺负人吗?
  欣儿姑娘但凡是个伶牙俐齿古灵精怪的,也不至于被西门羽放过了,自己就亲手祸害了,哪里轮得到恶霸全哥啊?
  李婉儿白西门羽的这一眼让欣儿瞧个正着,欣儿暗自懊恼自己不会说句好听的话让大娘子开心开心。
  她虽然温顺老实,心思却也通透的,想来这是大官人和大娘子两人闹不痛快呢,自己得想办法帮帮大官人。
  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憋了半天,欣儿终于吭哧出半句话,“眼睛好看。”
  这倒是实话,李婉儿皮肤太过于白皙,不施粉黛的时候显得寡淡了些,只看得见一双神采飞扬的眼睛。
  西门羽笑着打趣欣儿,“我娘子眼睛确实是最好看的地方,可我娘子除了眼睛就没别的地方好看?”
  李婉儿恨不得一脚将西门羽踹下马车,这个登徒子嘴里就没一句好话,前一刻才说把欣儿当妹妹,后一刻又这么逼迫人家夸赞自己娘子。
  这是人干的事?
  大概是感受到李婉儿的杀气了,欣儿更慌张了,“好看的,都好看的,哪儿都好看......”
  马车外的翠燕都受不了了,“姑爷,你就别难为欣儿姑娘了,嗷......”
  肯定是被锦雀掐了一下。
  李婉儿几乎白得瞳孔都没了,也没让西门羽安静下来,“娘子,我也觉得你哪儿都好看。当然了,最好看的肯定是眼睛。”
  李婉儿默默地长舒一口气,别跟他计较,跟他计较就是上了他的当。
  正想闭眼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哐嘡”一声巨响,马车猛地顿了一下。
  李婉儿坐在最外侧,差点被这一股冲力甩出马车,亏得西门羽眼疾手快,一下将李婉儿拉进怀里,“娘子别怕,有我在。”
  欣儿赶紧偏头转向一边,羞得脸像块红布一般。
  李婉儿从未与男子这般亲密接触过,一时间既羞又恼,抬头狠狠撞在西门羽的下巴上,低声呵斥道,“松手!”
  西门羽眼中划过一丝受伤,不过这一丝受伤没维持片刻,立刻就被外面的声音吸引住了,“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什么?从吉良县到原治县这么短的距离会有山匪盗贼?开什么玩笑,绝对有人设计的。
  李婉儿半倚在西门羽的怀里抬头质疑西门羽,后者皱眉偏头想了想,狐疑地盯着李婉儿看。
  要说这两人真是心有灵犀,一眼能看透对方心思,这一眼之下,李婉儿怒了。
  怎么滴?
  我之所以跟你走这一趟原治县,原是你惹出的祸事,咱们知道这事即刻便出发了,我还能未卜先知地知道你会替欣儿解决这事?我还能未卜先知在这里先买凶杀人?
  李婉儿的眼睛实在太灵动了,她一句话没说,西门羽却准确无误地将她内心活动一一接收。
  买凶杀人?
  这四个字让两个人都愣住了,两人赶紧偏开对视的视线。
  李婉儿的心狂跳起来,浑身僵住了。
  他没能毒杀我,这是设计要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以山匪之名杀了我。
  只要杀了我,他被我克死的命运才是真正改变了。
  一直守着他的吴道人等四人也不用再守护他了,他就彻底自由了,恢复当初的逍遥日子了。
  还可以把我的嫁妆侵吞了。
  好样的,西门羽啊西门羽,我还算小看你了。
  西门羽心中想的却是,李婉儿就算知道我想杀她,也不可能预先安排原治一行,因为这是我安排的。
  当然,她更不可能提前安排好山匪在这里围堵我们,这事应该跟她没关系的。
  不过,买凶杀人?买凶杀人?
  若想杀她......也许买凶杀人确实是最好的办法。
  刚想到这里,西门羽忽然意识到,我这般躲避她的眼神,那不是告诉她这山匪是我安排的了?
  可是我没安排啊,我冤啊!
  一想到这里,又将李婉儿硬抓过来,非要跟他对视眼神,一定要用眼神告诉她自己是清白的。
  就算我想杀你,就算我想买凶杀你,那也不是这次。
  这次你实实在在地冤枉我了。
  李婉儿眼中寒冰一片,倔强地盯着西门羽恶狠狠地瞪了好几眼。
  西门羽更郁闷了,这次真不是我,你想还手?你还什么手啊,我都还没得手过呢!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们俩同时出发的,我哪儿来的时间去安排山匪啊?
  我冤不冤啊?
  两人这边还没对视出结果来,外面吵嚷起来,是锦雀的声音,“金宝,你干嘛呢?吴仙人,你别过去啊。”
  欣儿看西门羽和李婉儿两人抱在一起,还以为这两人情深似海,羞得双颊通红直往帘子外看。
  大概是金宝和吴仙人一同过去了。
  西门羽这会儿想起来自己是这一群人中真正的当家男人,将李婉儿放下,刚想掀开帘子,外面已经听到翠燕的声音了,“行了,小姐姑爷,事情解决了,咱们可以继续走了。”
  啊?这就解决了?
  果然,马车缓慢动了起来。
  西门羽将车帘撩起来看了看,只见一群蒙面黑衣人站在山道边,手上拿着明晃晃的大刀,却不见有其他举动。
  怎么可能有这么好说话的山匪?
  难道他们打劫是劫着玩的?
  “翠燕,怎么回事?”
  翠燕的嘴挺快的,“留下买路钱啊,这不是最快的法子吗?”
  西门羽严重地梗了一下,女人就不说了,四个半仙道人、一个看起来挺生猛的金宝,一个马车小伙、还有马车里一个健壮的大男人,七个大男人居然乖乖地交了过路费?
  你们还有没有一点尊严啊?
  还有那些山匪,金宝到底给了你们多少过路费啊?
  你们这么多人出一趟差事,居然这么容易就打发了?
  西门羽知道金宝是陈牙子给自己介绍的贴心人,可再如何贴心,也不可能有这么大手笔给这么多人的买路钱啊。
  况且了,身为山匪,一点职业信仰都没有啊?
  一点买路费就行了?你们为什么不撩开车帘看看里面有没有更值钱的东西?或者人?
  这么好打发的山匪,一辈子都是没出息的山匪好吧?
  西门羽的心理活动特别多,李婉儿的心理活动也不少。
  哼哼,你装,我就看你装。
  西门羽啊西门羽,要不要我事先提醒你,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啊。
  这次你不杀我,可没下次的机会了。
  买凶杀人的事你都能做了,为什么还要手下留情呢?
  很好,你既然做了初一十五,就别怪我到时候还你一席了。
  她把投毒算一次、买凶算一次,所以叫初一十五。
  其实投毒只算了一次已经算她挺仗义了,毕竟半个月的时间,西门羽投了多少次毒啊。
  这么算起来,李婉儿还挺大方的。
  李婉儿柔声问道,“金宝,咱们这么多人,买路钱花了不少吧?你一个丫头挣点卖身钱不容易,况且你还是跟着咱们出公差,不能让你这么又劳累又贴钱的,我都给你报销啊。”
  金宝沉声说道,“其实也没有很贵,不过十两银子罢了。”
  不说这价格还好,一说完“十两银子”,李婉儿顾不得追问金宝,立刻又回头瞥了西门羽一眼,哪怕这么快速的一眼,西门羽还是从她灵动的大眼睛里知道她想要表达什么了。
  是,这个价格是不合理,可你看我干嘛啊?
  不是,我今儿个怎么就这么冤啊,真不是我买凶杀人的,你能不能好好想想我是不是这么没智商的人?(李婉儿的心理活动:说得你好像有智商这玩意儿似的。)
  既然都已经雇凶了,我还雇这么没有专业素质的山匪?你这不是侮辱我的智商吗?
  十两银子这么多山匪出一趟差事?
  你信我都不信好吧?
  就算我要买凶,我也得买杀手排行榜上的人好不好,万无一失好吧?
  我西门羽什么时候缺过钱了,买凶杀人这种大事,难道我会省这种钱?
  西门羽不信,难道李婉儿会相信吗?
  两人都不信,就是因为这个劫道实在太不走心了,几乎明明白白地告诉西门羽、李婉儿两人,山匪肯定是有人雇来的。
  还蒙面黑衣呢,什么时候山匪蒙面黑衣了?太不敬业了好不好?
  这个价格实在太低了些,锦雀翠燕都说不出话来,倒是马车小伙长舒一口气,“真是好命啊,这么多山匪居然只要十两银子,还这么讲信用,收了十两银子就真的放我们走了,运气真好。大官人、大娘子,已经没事了,咱们这是遇着仗义的山匪了。”
  这世上确实会有仗义的山匪,但绝不是这一伙蒙面黑衣的山匪。
  本来李婉儿已将这股怒火压下去了的,什么事总得到自己地头上再解决啊,这会儿若是闹翻了,说不定西门羽又折返回去,真让那些蒙面山匪将自己杀了呢?
  说起来也奇怪啊,为什么他不直接下令让山匪杀了我呢?
  哼,不是他不想,是因为吴道人等四个是我的人,他没能收买,担心山匪动起手来,一时杀不了我,反将吴道人其中任何一个杀了,煞气反噬他。
  看来,他下次安排买凶杀人,应该会避开吴道人等四人,至少会在我跟吴道人等四人分开的时候。
  就算要杀我,他也要保证自己的绝对安全。
  好样的,西门羽,我真是小瞧你了。
  “金宝,这里是一锭金子,咱们这许多人的性命,哪里只值十两银子啊。你这般英勇护主,其他的都是给你的赏。”
  这话说得再清楚明白不过了,这么多人的性命,怎么可能只要十两银子啊。
  西门羽心中很不舒服,我是想杀你,可有一说一,这一次真的不是我。
  你既然这般冤枉我,那我下次一定买凶来杀你,你等着,我得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杀手、什么叫真正的买凶杀人。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