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我曾经也是个好人

西门大官人家的小寡妇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吴道人听了李婉儿的嘱托,想了个千难万难的九拐十八弯的法子想将西门羽留在府中。
  打的名号自然是为了西门大官人长命百岁,务必要将大娘子身上的煞气给消除干净。
  西门羽虽比不得李婉儿那般蔫坏,可他绝不是这种让人随意拿捏的人。
  这不,赵大人这边没寻西门府的晦气,西门羽自己给自己寻了个晦气。
  而且这个方法也只有他能想得出来了。
  李婉儿着吴道人将西门羽留在府中念得两日经书,确确实实得了两日的安静,正高兴呢,有人寻上门来了。
  西门羽的风流债。
  李婉儿才抬脚跨出大门,立刻发现正对西门府大门跪着个姑娘和个小伙子,小伙子扶着面色苍白凄凄婉婉垂泪的姑娘。
  锦雀十分警觉,“小姐,这是什么情况,咱们换个偏门出去。”
  李婉儿多聪明一人,一看这架势,肯定是来寻西门家某人负责任了。
  前几日他才在众位乡亲父老的面前表演了一出伉俪情深,今日打脸来得太快,哇哈哈哈,真是报应不爽老天都帮我啊。
  翠燕眼睛转得滴溜溜地,准备看个大热闹,“小姐,看这姑娘的模样,似乎是来找咱们家姑爷的?”
  锦雀白了翠燕一眼,谁看不出来是姑爷来了啊,可这都是过去的事,如今小姐拿捏姑爷拿捏的多好啊?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姑爷从前是混了些,可现在他都改好了啊。
  难道那日姑爷怎么对小姐的,你都忘了吗?
  瞧这姑娘的模样,咱能让她跟姑爷纠缠?这不是旧情复燃了吗?
  锦雀死拖着李婉儿就要往偏门走,只要不打照面,咱就当不知道这件事。
  这是李婉儿从前处事的方式。
  如今面对的人不同,自己身份也不同,想要的结果也不同,李婉儿的处理方式也不同。
  李婉儿和翠燕使劲拖着锦雀往外走,不仅往外走,还特意走到凄凄婉婉姑娘的面前,“姑娘,可是来找西门大官人西门羽的?”
  这话问得真是太直接了,凄婉姑娘想表演一个被抛弃的可怜女子的演技都被李婉儿打断了,这李大娘子怎么如此淡定呢?
  “大娘子......”凄婉姑娘眼睛都直了。
  李婉儿笑得可开心了,哇哈哈哈,西门羽啊西门羽,你痴情的形象被打脸了吧。
  “姑娘,你且放宽心,既然你今日寻上门来,我一定给你个交代。这事啊,西门家认。”
  西门羽一句话没说,自己就得了件寻上门的情债。
  凄婉姑娘和厚实小伙都愣住了,“你是......你是......”
  “我是西门家当家大娘子啊,我说的话还有那么一丢丢管用。”李婉儿是真的开心,拿住西门羽的把柄了,看他以后还如何骚扰自己。
  “大娘子......”
  “放心,我以西门家当家大娘子的身份向你保证,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放心啊,大官人不认,我都认。”
  说着非要将凄婉姑娘扶起来,“姑娘叫什么啊?今年多大了啊?跟我们大官人何时相识的啊?”
  哪里像个当家大娘子该有的样子,简直像西门羽的娘亲了。
  事情发展得太顺利,凄婉姑娘愣住了,厚实小伙也哑然了,就看见狂喜于色的李婉儿眉飞色舞地往回垮。
  锦雀见拦不住自家小姐,趁李婉儿不注意,一溜烟跑了。
  李婉儿和翠燕一人一边扶着凄婉姑娘,以吃瓜的心态非要问出个究竟来。
  凄婉姑娘叫欣儿,厚实少年是她兄弟,叫柱儿,两兄妹确实是来找西门羽大官人的。
  李婉儿很想敲锣打鼓占据舆论的高地,让大家知道西门羽的旧情人找上门来了,他塑造的深情形象完全靠不住,自己大受刺激,一定会跟他和离的。
  哈哈哈,想不到事情竟然这般顺利。
  还没问出个所以然呢,西门羽带着吹吹打打的吴道人等过来了,后面躲着一脸焦虑的锦雀。
  李婉儿知道这是锦雀给他通风报信了,没关系,反正今日欣儿的事一定要解决,反正我俩一直都没有夫妻之实,反正我们都有各自的人生,这样实在是太妙了。
  这般一设想,李婉儿眼前已经出现自己和娘亲惬意小日子的画面了,人生大有可期啊。
  西门羽自然看到李婉儿欢喜的模样了,一时间竟然愣住了。
  李婉儿喜怒不怎么形于色,偶尔眼神里会暴露一下自己的心思,何曾有过这样真心欢喜的时刻,西门羽能见到就更不可能了。
  这个女子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别的女子若是见到寻上门来的莺莺燕燕,醋坛子早就打翻了。
  她居然是欢喜,真心实意的欢喜,看看她的眼睛里,全是神采啊,像满天的星星一样让人沉醉其中。
  李婉儿太高兴了,哪里注意到西门羽傻愣愣地盯着自己看啊,将欣儿往西门羽面前一推,“欣儿,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官人不会赖账的。”
  西门羽根本没注意李婉儿说了些什么,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她的眼睛可真美啊,她笑起来的模样真让人心醉啊,若是她能一直笑着就好了。
  她现在不喜欢我,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她喜欢我的,到那时我就可以日日见着她欢喜的模样了。
  这个念头把他自己给吓了一跳,这个女人是煞星啊,看看我出行的阵仗,我这是嫌自己活得太痛快了吗,非要给自己装个桎梏?
  不管他心中如何反复,他还是舍不得李婉儿眼中欢喜的神色,只想多留住一刻是一刻。
  杏儿盈盈跪倒在西门羽的面前,柱儿也紧跟着跪倒在旁边,李婉儿一看这架势,“欣儿柱儿,你们别怕,我乃西门家当家大娘子,不管你有何冤苦,我都会给你主持公道的。”
  西门羽偏着头十分调皮地问李婉儿,“不管欣儿遇到什么冤苦,你都会为她主持公道的?”
  李婉儿心中冷哼一声,我且看你蹦跶到什么时候,待会儿别怪我弄死你。
  她眼中既有期望即将达成的欢喜,又有打西门羽深情脸的畅快,眼中神色复杂,更让西门羽愣住了。
  “我乃西门家当家大娘子,管家玉印也在我手上,说出的话自然要算数的,说了替她主持公道,自然会替她主持公道。”
  西门羽轻轻将欣儿扶起,“欣儿,我家大娘子说了,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别怕,有什么为难之处你就说出来吧。”
  欣儿看了看西门羽身后的道人,似有些不好意思,可这台戏就得这般唱的,只能继续唱下去。
  “大官人、大娘子,且请你们为欣儿做主啊。”
  别看初见欣儿时她一脸凄婉模样,看起来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可真开口说话了,那就一个口齿伶俐啊。
  别看她模样温顺,描述事件倒是特别清楚明白,逻辑线抓得稳稳的。
  故事说得跌宕起伏,可这个跌宕起伏的故事跟西门羽没什么关系,也不能说跟西门羽没关系,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关系的。
  关键是这个关系李婉儿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啥?你跟西门羽没有男女之情?
  什么,在这个故事当中,你居然是个好心人?
  李婉儿欢喜的表情被冻住了,欣儿长得很漂亮的好吧?
  看看这眉眼,低眉顺眼却又口齿伶俐,连我都忍不住喜欢,为什么你不喜欢她呢?
  西门羽,你跟我说说,你为什么不喜欢她?你为什么跟她没点故事?
  这可是不了解西门羽了,西门羽不曾婚配,就是想要寻遍世间莺莺燕燕,环肥燕瘦好不快活。
  但凡能够跟他沾得上边儿的大姑娘小媳妇儿,哪个不是一肚子的花花肠子?
  不然当初公堂之上为什么没人出来替他作证呢?
  至于这个欣儿姑娘怎么回事,很显然西门羽偶尔还真的会做点好事的。
  西门羽喜欢性情中带了点野性的姑娘,模样温顺自然是好的,可性情若再温顺,就跟白开水一样让人乏味了。
  欣儿姑娘呢,温顺又老实,这番话能说得如此清楚明白,哪里是她能说出来的,那是西门羽事先让她背下来的。
  不然李婉儿方才问了她半天,除了名字,怎么其他的都没问出来呢?
  她那兄弟柱儿,更是个闷罐子,连名字都是欣儿替她说出来的。
  长得这般厚厚实实的,确实个十足傻小伙儿。
  这兄妹俩组合在一起,对西门羽而言,真的是没有男女之情的吸引力的。
  要问这么老实的一对兄妹,西门羽找他们来做什么?
  那也是因为西门羽没办法找到刁滑的姑娘来演戏,况且刁滑的姑娘自己就能解决问题了,还需要西门府的人去给她解决?
  这件事简单地说,就是希望西门羽......现在还要加上李婉儿了,谁让她刚才拍胸膛承诺得这么快呢?
  就是希望西门羽和李婉儿能够亲临原治县一趟,帮她解决了困扰她的婚事问题。
  那个她钟情的小伙子,一直到现在都没敢提亲。
  原治县的那个恶霸,非要强娶欣儿姑娘,欣儿的爹爹实在被磨折得无法了,打算闭着眼睛让欣儿嫁过去了。
  两年前恶霸全哥就想强娶欣儿姑娘的,恰逢西门羽去原治县跟他的小可爱会了一面,心情正好,顺手给欣儿解了一次围。
  按说做好事应该是不留名的,西门羽哪里是这么低调的人啊,不单留下了,还给欣儿打了包票,一定会让欣儿开开心心地嫁给周家小伙子。
  所以现在她找上门了。
  听完事情原委,李婉儿失望透了,眼睛瞬间没了神采。
  一看到李婉儿眼中星星散去,西门羽居然有种冲动,不如认下欣儿这笔风流债,让她高兴高兴。
  可是,凭什么啊,她现在不喜欢我,以后说不定会喜欢我的啊。
  我是西门羽啊,万千少女的春闺梦中人啊,总有一天她一定会喜欢我的。
  这欣儿姑娘也真是的,这么简单一件事,为什么特特地跪在西门府前呢?
  我还以为多严重的事呢。
  那是因为她是至阴煞星黑寡妇,前车之鉴没哪个男人敢用命来招惹她,以欣儿这般软糯温顺的脾气,她兄弟这般八竿子打不出个一个字的性子,他们一家被恶霸盯上了,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哪里如她所说的那般简单呢。
  李婉儿对这事没了兴趣,“官人,这事原是你应承下来的,那你就......”
  还没说完呢,西门羽立刻打断她的话,“娘子,你可是忘了方才你应承过她的,无论是冤苦,一定会为她主持公道的。这可是你亲口说的啊,这会儿可不能赖的。”
  “这事比较简单,不需要咱们两人一同前往的,一个人去就行了。”
  西门羽摇头,“我去的话,能叫一个人去吗?至少得五个吧?况且了,若是离开你这么远,真出了点什么事,你可怎么办?”
  怎么办?继续当寡妇啊,难道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陌生吗?
  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李婉儿不好意思说出这话,谁让自己方才扮演了一个有情有义的大娘子角色呢。
  欣儿满怀期待地看着李婉儿,柔柔弱弱地向李婉儿屈身道了个万福,“大娘子,欣儿也知道这事让大娘子十分为难......只是......”
  李婉儿十分头痛,这事情怎么跟自己的设想一点都不同呢?
  锦雀大大地松了口气,“小姐,既然官人要去,干脆你也跟着去吧,反正吉良的事都理得差不多了,其他事也不在这一时半刻的。”
  翠燕倒是无所谓,可一想到这么多人一同前往原治县,还是挺激动的,当游玩啊。
  于是,在西门羽的大力促成之下、在欣儿姑娘弱弱的期盼中、在锦雀翠燕牵线搭桥的期待中,李婉儿莫名地答应随着西门羽前往原治县解决欣儿婚事了。
  答应是答应了,李婉儿一想到西门羽原先的投毒计划、假扮深情款款的尝试,后面一定会有阴谋的,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尤其是,西门羽居然同意金宝跟着一块儿去。
  这一趟原治之行,西门家居然出了九个人之多,哪里是出做事的,根本就是去游玩的。
  李婉儿猜到了西门羽计谋的一半,却没想到他计谋的另一半,毕竟西门羽自己也没想到,他身边的人竟然不是他的,也不是李婉儿的。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