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请君入瓮

西门大官人家的小寡妇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罚没流放、沉塘和娶个煞星回家,到底哪个更让人难以忍受?
  这么一目了然的事,其实西门羽也知道,毕竟娶个煞星还有个回旋的余地。
  可他被李婉儿偏头的那一眼激怒了,十分想跟她一块儿沉塘得了。
  自然,他的想法是没有考虑到若是真的沉塘了,还不知道清河、吉良以及方圆百里的老百姓会如何传这个版本的殉情故事。
  这个故事一定是他纵横情场这么多年最不愿意听到的。
  西门老夫人没给他这个机会。
  跟罚没流放和沉塘比起来,娶个煞星只怕要容易对付些,了不得寻些高人来化解了她的煞气。
  实在不行,咱就当请了个祖宗回家不行吗?
  于是,一代风流浪子西门大官人就憋屈地准备迎娶煞气冲天的李家小寡妇了,三日之后。
  李府。
  母亲李郑氏正在拾掇李婉儿的嫁妆,第六次抬出来的嫁妆。
  鉴于前面五次都没能成功地将自己嫁出去,年复一年地增加一点点,现在嫁妆还真是相当丰厚了。
  母亲抚着那一袭红嫁衣,低声碎碎念,“这次当是老天怜惜咱们婉娘悲苦,给了这么个机会吧,希望一切都顺利啊......”
  说到这里,像给自己打气一样,“真是老糊涂了,想什么呢,这次定然是顺利的,便是轮也该轮到咱们婉娘有一次好运气了。方圆十里八乡的,谁能有咱们婉娘这个派头,清河县孙大人、吉良县赵大人两位县太爷给咱们婉娘主持婚礼呢,这可是从来没有的福气......”
  李婉儿脚没跨进屋,就看着母亲既欣慰又担心地抚着那一袭红衣碎碎念。
  母亲是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李婉儿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柔声喊道,“娘,你说得对,这次可是万无一失的了,孙大人、赵大人为我主婚,这次一定得行的。”
  母亲扬手召唤李婉儿,“婉儿,你眼神好些,来看看娘有没有遗漏些什么。娘知道你忙,这些小事你是想不到的,明日娘去万安寺烧香祈福......”
  一提万安寺,又想到李婉儿克死的第一任相公张之玹,略显慌乱地想要弥补,“婉儿,娘的意思是......”
  这么多年,从二八妙龄少女熬成了超级大龄寡妇,还有什么是李婉儿不能接受的?
  看到母亲慌乱的模样,李婉儿握住母亲的手,目光坚定地点点头,“娘,你放心好了,这次婉儿一定能嫁过去的。”
  母亲赶紧跟着点头,将心底的担忧压下去,“是的,我儿这次一定能嫁过去的。那西门家......”
  到底是为人父母的,先是担心女儿嫁不出去一辈子做个名声极臭的老寡妇。
  现在就算能嫁出去了,西门羽的名声可不好啊,哪个正儿八经的好人家愿意将女儿嫁给他啊?
  横竖都不是件好事。
  李婉儿知道母亲担心什么,含笑宽慰道,“娘,你也知道有些话是听不得的。若是这些话听得,那婉儿岂不是真真的至阴煞星黑寡妇了?”
  想到自家女儿名声确实也不好,母亲长长叹了口气,“婉儿,这么多年,难为你了。娘......是娘拖累你了。”
  看了看李婉儿身上半旧的蓝色襦裙,头上只插了一支拇指大的珍珠簪子,再无其他钗饰,看起来实在是太素了些。
  李婉儿本就生得比一般女子白皙了些,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又不着一点胭脂,入眼只见着一双黑漆漆水汪汪的大眼睛挂在巴掌大的尖尖小脸上,看起来真是让人心疼得紧。
  母亲又忍不住碎碎念了,“婉儿,这些年难为你了......终是要出嫁的人,从前的这些旧裳也该换换的,咱家也该喜庆喜庆了。翠燕这孩子又到哪儿去了,家有喜事儿也不知道给你打扮打扮。还有啊,锦雀家不是有个舅舅还是大伯的是做裁缝的,让锦雀去说说给多做几身喜庆的衣裳。对了,你的胭脂水粉什么的,也该换一换了,让锦雀去百香阁一趟,将新进最好的胭脂水粉都送一份过来......”
  平日里母亲都不会说李婉儿的穿着打扮,可见屡次未能嫁出去这事给母亲造成的心理阴影面积太大了,但凡还有一线嫁出去的希望,她都认认真真地当回事对待。
  哪怕眼前这箱子里备了多少从没穿过的新衣裳,母亲还是觉得不够,总得再备一备。
  在这个时代,二十好几的大龄寡妇几乎已经没希望嫁出去了,平日里府中所见不过就是些女子,男仆也从不进二门的,穿着打扮再如何朴素也是应当的,符合孤儿寡母或者屡次嫁不出的小寡妇人设。
  现在忽然能嫁出去了,还是得好好打扮打扮的,自家女儿这模样可是十分标致的,是该好好高兴高兴。
  李婉儿笑着拉过母亲坐下,“娘,只得三日时间,胭脂水粉倒是有时间送一份过来,衣裳肯定是来不及做了......”
  母亲摇头,“哪里会有来不及的事啊,婉娘的大事,多花些银钱定能赶制出来的。倒是钗饰......”
  说着摸了摸李婉儿的头,“钗饰终是精巧的活儿,许是来不及再打新的了......”
  李婉儿偏头笑道,“娘亲可是忘了我过门后那嫁妆里的钗饰就可以用了?哪里还需要打什么新的钗饰了。”
  “便是新的钗饰不打......总得再给你寻几个合心的丫头。翠燕是个实心孩子,想来也是帮不着你什么的。锦雀倒是机灵的,可万事只靠她一人怎么行,身边总得多几个贴心人使唤的......对了,锦雀呢?这么重要关头,她去哪儿了?她机灵些,她跟刘妈妈去东市找几个靠得住的人牙子......”
  “娘啊,锦雀和翠燕两个已是足够了,再多了,咱们这是出嫁还是给西门家下马威呢?你放心好了,这么多年了,婉儿做事你还不放心啊?”
  母女俩又絮絮叨叨地说了一会子话,翠燕回来了。
  这么多年了,李郑氏也知道若翠燕和锦雀不在李婉儿身边,必是被李婉儿派出去做事了。
  虽然心底无限担忧这桩婚事,可一想到这么多年李家孤儿寡母能活得如此滋润,至少物质上没有任何匮乏感,都是自家女儿的能耐,也不再缠着李婉儿絮叨。
  一离了李郑氏身边,李婉儿温润柔和的眼神立刻变得锐利坚定起来,“如何了?”
  李郑氏口中的“实在孩子”翠燕这会儿看起来也是一脸踌躇满志,“小姐神机妙算,西门家果然四处打听‘窥天改命活神仙’吴仙人呢。奴婢也按小姐的吩咐,着吴道长等人为西门家专门设置了好些个难题呢。不过,奴婢有点担心啊......”
  对翠燕和锦雀,李婉儿倒是相当有耐心的,毕竟要扮演好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寡妇,这两人就是自己的手眼腿脚。
  将视线从手上账本移开,李婉儿一边思索一边答应着,“担心什么呢?若是轻巧得来的,西门家又怎会深信不疑。”
  “小姐,就三天时间啊,西门家能解开你出的那些题吗?奴婢瞧着西门家的人,未必有你这般聪慧。若是不能解开那些题......西门家会怎么办呢?”
  李婉儿仔细将账本上的账目一笔一笔算过,“那西门大官人倒是不够机敏聪慧,不过......”
  想起公堂之上的那一眼,李婉儿笑了,“你放心,西门大官人能解出来的,毕竟吴仙人事关他的小命。他若不将心思放在这事上,于我不过是黑寡妇之名再添一笔,反正我债多不愁。于他,可是从此没了性命再偷香窃玉了。”
  翠燕知道自家小姐不在乎黑寡妇这个名声,年纪大了很多事都看得开了。
  其实至阴煞星黑寡妇也没什么不好的,反正死的是别人,又不是自己,想想自己还挺安全的,还能震慑住那些心怀不轨之徒,那又有什么需要在乎的呢?
  可是,这也许是小姐今生最后一次能嫁出去的机会了,就这么放任西门大官人挂掉,还是有点可惜吧?
  那西门大官人相貌颇为俊俏,除了爱沾花惹草以外,跟自家小姐倒是挺般配的。
  若是他能抗得过这一关,以小姐的聪明才智,肯定能想办法降服他的。
  正说着呢,李郑氏口中“机灵”的锦雀也回来了,“小姐,局已经设好了。瞧着他们的架势,只怕这一次咱们不少赚呢。”
  李婉儿合上账本,“西门家的生意都打探清楚了吧,只怕咱们这一次赚的,还不够给西门家平事的。”
  锦雀笑道,“够的够的,这一次啊也亏得是孙大人和赵大人给小姐证婚、主婚,西门家要宴请咱们清河县父老乡亲,排场大得很。这么热闹的事,只怕这数十年也只得这一次了,都不用咱们宣传,赔率从一赔十开始,中局有一赔五十,最高的到一赔一百啊。”
  “买什么的最多?”
  “一赔五十的。都让小姐猜中了,说是孙大人和赵大人阳气重,能镇得住小姐的煞气,能保西门羽活到迎娶过门。不过终究小姐煞气重,西门羽熬不过洞房花烛夜的。小姐,咱们设置的这赔率,确实挺让他们舍得的。”
  李婉儿不怎么在乎自己的煞星名声,她的丫头也让她培养出来了,都不怎么在乎煞星这回事。
  毕竟在这个时代,那些得了温良贤淑好名声的女子,真没几个活得有小姐这么逍遥的。
  好好的俩孩子都让李婉儿给带偏了,不仅不在乎自己能不能嫁人,还跟着李婉儿从“煞星”的名声里谋利了。
  李婉儿点点头,“其他事呢?”
  “也都安排好了,按小姐吩咐,若有变化一定会随时通知小姐的。”
  “那行吧,姑且先看着,咱们就等着看西门大官人如何迎娶我这个黑寡妇。”
  李婉儿没猜错,西门羽在床上躺着装死一整天后,终于被忍无可忍的西门老夫人提溜起来了。
  风流倜傥的西门大官人还沉浸在被冤枉陷害的悲痛当中,连偷香窃玉都没心情了,更忘了对方是威震四方的“至阴煞星黑寡妇”。
  西门老夫人深知迎娶煞星黑寡妇一事是赵大人甚至孙大人设的局,可有什么办法呢,自家孩儿不肯往朝堂上奋斗,这种时候只能低头了。
  头倒是可以低的,底线是命得保住啊。
  西门老夫人答应迎娶煞星的时候就想好了,一定要在三日之内将得道高僧或者各路半仙、全仙之类的请过来强行给西门羽改命。
  以西门家的财力和吃瓜群众看热闹的天性,还真让她打听到几个据说十分厉害的道人,为首的那个名字叫什么‘窥天改命活神仙’吴仙人。
  听听这名字,完全符合西门老夫人对僧人、道人、仙人之类的设想,就是用来改命的啊。
  这还等什么呢,赶紧去请啊。
  可仙人就是仙人,西门老夫人还没开口呢,他已经知道西门老夫人的来意了。
  不仅如此,他还直言天性风流的西门羽命中有此一劫,那“至阴煞星”煞气冲天寻常人根本不可能化解得了。
  便是“窥天改命活神仙”吴仙人这种修为的人,要想正面硬刚至阴煞星的煞气,只怕也要元气尽失。
  虽然西门家为了保命不吝钱财,可这事风险太大,吴仙人不确定西门羽是不是能助自己成仙的那个有缘人,不敢贸然出手相助。
  虽然大家都叫吴仙人“窥天改命活神仙”,可在没真正成仙之前,这凡胎肉身还是挺重要的。
  都说到能助吴仙人成仙的“有缘人”这个话题了,西门老夫人自然将胸口拍得山响地表示西门羽就是那个有缘人。
  若是吴仙人肯出手相救,西门家重谢自不在话下,说不定也因此功德就真的飞升成仙了呢?
  以吴仙人的修为,普通的窥天改命应该是无法帮助吴仙人成仙的,只怕就只差西门羽临门这一脚了。
  这简直就是个双赢的局面啊,非得出手不可。
  这话说得相当有道理,以吴仙人这样的修为,或许他不在乎银钱,可他一定在乎能不能成仙啊。
  若是成仙飞升了,银钱算什么啊,反正都能点石成金。
  可位列仙班长生不老,这可是最让人心动的事啊。
  吴仙人被西门老夫人的诚意所动,终于说出了从未与人提及的确定有缘人的法子。
  西门老夫人看他脸色郑重,知道自己说服了他。
  可一听吴仙人问的问题,当场傻眼了,完全听不懂啊,更不要说解题了。
  眼瞅着吴仙人脸色从满怀期望的郑重变成暗恨错信他人的后悔,只怕下一刻便要将西门老夫人踢出门了。
  西门老夫人赶紧弥补,虽然自己是西门羽的至亲,可终究不是那个“有缘人”,听不懂解不出是应当的。
  若是西门羽来了,定然能听得懂解得出问题的。
  所以西门羽的悲伤只持续了一天,立刻就被西门老夫人提溜起来了,解题!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