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福运绣娘:带着傻夫种田去王初喜陈萧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王初喜看着力里正媳妇气的这个样子,真是心里爽快。

        就这点程府还想跟她斗嘴?

        王初喜完全没有将这样的小插曲放在眼里,不过心里也清楚未来在这个村子里面可能要过的比较艰难了。

        里正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是有一句话说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

        她就算是再厉害,若是在村里跟里正关系不好,很多事情怕是不能落在她的头上了,更有很多好事情怕是也要溜走。

        不过王初喜此刻也想不来那么多,等稳定下来一些再说。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这个里正明显就不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在这个村里面还能拥有权力多久,还说不准呢。

        想到这里,王初喜心里的担忧小了不少。

        里正媳妇说不过她,也知道她身边的陈潇年强力壮身体好,更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所以一车人都没有说话,就那样回到村里。

        里正媳妇厌弃看了一眼王初喜就快步走了。

        王初喜也带着陈潇回家了。

        刚走到回家的村路上,便看到春婶子急匆匆的往他们这边来。

        王初喜对春婶子印象很好,还以为她遇到了什么事情,忙过去:“婶子,您怎么了?”

        春婶子见了一把拉住王初喜,焦急道:“丫头,你娘家爹来了,正在你们院子里面闹腾呢。”

        王初喜听到这话,眉头微蹙。

        这李氏和王香在自己这里没有讨到便宜,这王长贵马上就上门找事了。

        王初喜一想到王长贵对自己的态度,就忍不住一阵恶心。

        “我知道婶子,你别担心我回去看看。”王初喜跟春婶子道谢脚步便加快了。

        她和陈潇这个房子里面什么没有,灶台就一口锅,两副碗筷,想加个餐都没有盘子。

        正屋里面更是简陋,只有一张翻身都嘎嘎作响的木床。

        就这样的家境,王初喜实在想不到那王长贵还能怎么闹?难道把自己家房子推倒了?‘

        想着,王初喜跟着陈潇已经走到院子门口。一眼望去,王初喜瞬间气的脑仁疼。

        这个王长贵竟然将她的碗全都摔了,厨房里面的柴火拖出来散在院子里面,看上去还以为这里仍然是没人住的鬼屋呢。

        看热闹的村民看到她和陈潇回头纷纷投来同情的目光。

        王初喜将手上拎着的东西递给陈潇:“拿好了。”

        陈潇郑重点头,似乎王初喜交给他了什么大任务一样。

        王初喜走进院子,看着发疯一样的王长贵,脸色沉郁,“您这是干什么?”

        “没看出来吗?老子要看看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死丫头,到底将好东西都藏在哪里了?你嫁人了就可以不管爹娘了是不是?”

        说着,王长贵不知道从哪里拎出来一个斧子,进到里屋,三两下就拆了她的破床。

        看到此处,王初喜真是头都炸了。

        她一个健步冲进房间,冷声呵斥道:“你想要钱吗?我告诉你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的。你从小就对我不好,如今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知冷知热的相公,你却要来毁了我的家。”

        “哈哈,王初喜你是不是逗老子?知冷知热你说那个傻子吗?”

        看着王长贵笑的讽刺,王初喜忍不住咬牙。

        “你也知道陈潇心智不健全,你也知道他什么样子,可是你还是让我嫁,逼着我嫁了!”

        王初喜吼道,那样子仿佛将全部的怨恨都吼了出来。陈潇虽然没有他们想的不堪,可是王初喜还是很难接受,王家人一面知道陈潇的样子嘲笑她,一面又逼着他嫁人。

        就像是明知道是火坑,可就是看着她跳一样。

        还好陈潇不是火坑,还好陈潇对她比王家人还好。

        “那你能怪谁?你看看你,哪有你姐姐的半点好?为人倔强,对爹娘不够孝顺,你若是早早听话还用替你姐姐嫁给这个傻子吗?”

        王长贵说的义正言辞,王初喜冷笑:“早早听从安排,嫁到陈家村给80岁的村长冲喜吗?”

        王长贵听到王初喜的反驳,脸色一黑,“那怎么了?你知不知道那村长死了把一半的钱财都留给了新过门的媳妇了。”

        “是,然后新过门的媳妇被村长的大儿子孙子奸污,现在人已经疯了,钱财更是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王初喜简直不知道王长贵到底是怎么生的,就能唯利是图到这个样子。

        其实说王家更爱王香,完全是因为王香跟王长贵和李氏三观相符。她们都想找个金龟婿,然后飞上枝头,成为人上人。

        就因为原主清醒,知道什么人做什么事情,他们便觉得她痴傻不会变通。甚至多次都恨不得弄死这个小女儿。

        想到这些事情,王初喜当真是心里都泛着恶心。

        王初喜说的事情,十里八乡都传遍了,当初那陈家村的也来他们村子找过小姑娘送去。

        可是好人家的闺女,心疼孩子的,宁可找个穷小子踏实过日子。也不想十几岁的孩子过去就变成寡妇。

        可是这王家可倒好,削尖了脑袋也要将孩子送进去。

        听到王初喜的控诉,村民倒是觉得她能嫁给陈潇倒是聪明之举。

        这陈潇样貌好,干活麻利听话,虽然智力不好,但是却不是那种疯病,更像是个粘人的幼童,似乎跟那些坑人的姻缘想必,倒是其中最好的选择了。

        “我呸,就你这样的贱人还想找什么样子好人?我们养你一次连点钱都不能给家里换回来你还有什么用?”

        王长贵听着王初喜的委屈,丝毫没有心疼,更是不会反思,问的理直气壮。

        王初喜听到这话,似乎十分痛苦道:“好,既然我这个女儿不能让爹娘满意,那我便跟你们斩断亲情。从此不再是王家女,只是陈潇妻。”

        要知道古代女子地位低下,在家从父,出嫁从夫。根本不能说个不字。

        忤逆父母更是不孝顺,要被鞭刑的,可是听着身世如此凄惨的王初喜说到跟家人断绝关系。

        村民竟然觉得大快人心。

        “这样的爹娘,断绝关系也好。”

        “可不是,支持初喜丫头,有骨气。”

        “放屁,老子不同意。”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