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夫君,你马甲掉了潘思伶姜孟余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夜深。

        闵行院今夜有些异常的安静。

        白日宝山惨死的样子还在众人心头萦绕不散。

        路过院中那片被血染黑了土地,所有人都是绕着走的。

        潘思伶放下窗户,面上带着些许感慨。

        早知道死一个人就能起到如此震慑作用,那她何必还浪费那些口舌?

        姜孟余坐在桌前,单手端着一本书,身子往后倚靠在椅背上,眉眼低垂。

        在暖色的烛火下,睫毛清晰可见,挺拔的鼻梁像是一座凌厉的山峰,薄唇淡红,形状姣好。

        潘思伶从他跟前走过,扫了一眼那半点都没翻过一页的书本。

        嘴里发出一声嗤笑。

        姜孟余睫毛微颤,抬起了头来,眼里淬着寒霜。

        看着潘思伶窈窕的身段进了内室。

        内室里,潘思伶正准备休息。

        忽然,凤眼一凛,朝着房门就扑了过去!

        “砰!”

        就在她即将碰到门框的前一秒,房门被从外面推开,砸在墙上发出一声巨响。

        潘思伶裹紧自己的衣裳,警惕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狗男人。

        那提防的眼神,让姜孟余瞬间就确定下来。

        这女人很清楚昨夜他们二人根本就没有发生关系!

        看着姜孟余愈发阴冷的眼睛,潘思伶忽然心口一跳,意识到自己反应过于大了些。

        她垂了垂眼睛,再次抬起时,凤眼瞬间化为缠绵柔媚之意。

        “夫君,时辰不早了,你也要休息吗?但你……要轻一点,不要像昨夜那般了。”

        潘思伶柔弱无骨的身子靠在姜孟余身上,毛绒绒的发顶轻轻擦过姜孟余的下巴,带起似有似无的轻痒感。

        姜孟余微抬起头来,闭上眼睛。

        薄唇紧紧抿着。

        潘思伶瞥了他一眼,嘴角挑起一抹冷笑。

        我看你能忍得了多久!

        她抬起手来,手指抚上姜孟余冰冷的脸颊,在他精致俊美的五官上缓缓滑过。

        “夫君,春宵一刻值千金,你我就不要耽误这般良辰……”

        姜孟余唰的一下睁开眼睛,黝黑冰冷的眸子清晰倒影出潘思伶还没来得及撤下的,狡黠笑容。

        “这般良辰美景,确实不能耽误。”

        姜孟余薄唇勾起,深邃的双眼越发迷人魅惑。

        他倒是想看看,这女人在玩什么把戏。

        “啊!”

        潘思伶一声尖叫,身子被姜孟余拦腰抱起来。

        他大步走到床边,咣当一声将潘思伶扔在床上。

        潘思伶面色一慌,挣扎着就要起来,却见姜孟余俯身压下。

        他的脸色有些白,愈发衬得眸子黝黑如墨,眼角染了些淡红,与淡红的薄唇成了两道艳丽的色彩。

        沉重的呼吸声声打在潘思伶耳边,染了些红的眸子像是话本里魅惑着要吃人心的妖精。

        “娘子,昨夜新婚之夜你没好好享受,今日就让我来好好伺候你。”

        来真的?

        潘思伶惊恐的瞪大眼睛。

        姜孟余眸光一暗,俯身压过去。

        而潘思伶的手也快速的朝着腰间的荷包探去!

        臭男人,看我不毒死你!

        “砰砰砰!”

        就在此时,敲门声蓦的响起。

        “二少爷,二夫人,老夫人要你们过去!”

        ……

        姜府祠堂,气氛庄严,肃穆。

        数不清的白烛静静燃烧,照亮了分布在四周的诸多牌位。

        潘思伶抬起头来,凤眼扫过眼前的案桌。

        停在正对着她的一个牌位上面。

        姜树海。

        姜府早逝的老太爷——姜氏之父,姜孟钧和姜孟余的父亲,她名义上的公公。

        “跪下!”

        一声低喝,姜氏上前来。

        虽然钧儿发话,宝山的事情过去了,谁都不能再提。

        但宝山是她培养多年的棋子,安插在姜孟余的院里,现在却是被潘思鸳这女人给害死了!

        这口气让她该如何咽下!

        今日她若是不收拾了潘思鸳这小贱人,怕是夜不能寐了!

        潘思伶扫了一眼神情隐含狰狞的姜氏,无声嗤笑。

        姜孟钧都发了话,姜氏还要对自己穷求不舍,看来宝山还挺重要的啊!

        就在潘思伶心中思索的时候,旁边的姜孟余已经撩起袍裾,缓缓跪下。

        眉眼清俊,淡漠冰凉。

        跟方才在房中要发疯了的人简直是判若两人。

        道貌岸然的男人!

        潘思伶心中冷哼。

        姜氏皱眉,朝着潘思伶看去。

        “怎么,老二媳妇的膝盖就那么矜贵,连姜府的祖宗都不跪拜吗!”

        潘思伶轻轻一笑。

        “儿媳只是有一事不清楚,在这件事情闹清楚之前,这膝盖怕是弯不下去了。”

        “说!”

        迎着姜氏不耐烦的目光,潘思伶笑的越发明艳。

        “今早,婆母口口声声要将让夫君将儿媳休离,下午,宝山之死婆母又冤枉在儿媳身上,儿媳不过是才嫁到姜府第一日而已,不知怎么就惹得婆母那么多不快。”

        “今夜当着姜府众祖宗的面,还望婆母能够跟儿媳说明白,到底是儿媳哪里做的不好,让婆母对儿媳这般苛待逼迫,甚至不惜让人勾搭儿媳呢?若是有一个字扯谎,必定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她低低一笑,眼神幽幽的朝着姜氏看去,“当然,儿媳也会痛改前非,今后将婆母视作亲娘般孝顺。”

        姜氏心中一震,面露惊慌。

        猛地朝后踉跄了几步!

        看到姜氏的反应,潘思伶心中止不住冷笑。

        就算姜孟余再咸鱼,他也是这姜府的二少爷,一个下人,就仗着有个在姜孟钧身边贴身服侍的堂哥,就敢堂而皇之的去调戏姜孟余的新妻?

        果然,这背后若是没有一个主子的示意,他能生出那么大的狗胆来?

        这也正好应征了为何姜氏拿着此事两次三番做文章。

        因为宝山,就是她派去的!

        姜氏啊,你亲自给你庶子戴绿帽,这件事干的妙啊。

        “你……你不要胡说八道!”

        姜氏眼中闪过一道慌乱,但很快强撑镇定道,“我什么时候找人去勾搭你了!当着列祖列宗的面,你不要撒谎!”

        潘思伶眨眨眼,朝着仍然跪在那里的姜孟余看去。

        “夫君,今早是不是婆母骂我是个狐狸精?下午,是不是婆母将宝山的死要赖在我身上?当时闵行院那么多的人都亲眼看着,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声宝山是我害死的,而婆母一个不在场的人,却口口声声说是我害死的。”

        “说实话,要不是你是我婆母,我还真的以为宝山是你给我下的一个套,为的就是要将我赶出姜府去呢。”

        姜氏瞪大眼睛,就见潘思伶掩住红唇,娇滴滴的笑出声来。

        那一举一动,跟个狐狸精没什么两样!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