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登上“美国春晚”,为什么他能成超等碗“第一华人”?

环球人物杂志 · 9小时之前

吴亦凡登上“超等碗”了!


北京工夫2月4日早上6点(美国外地工夫2月3日下昼4点),作为超等碗推行大使的吴亦凡,在 “超等碗LIVE(Super Bowl LIVE)”登台开唱。



“超等碗LIVE”素有“美国春晚”之称,吴亦但凡首位登上该舞台的华人


戳现场视频↓↓


在明尼苏达州的超等碗舞台上,吴亦凡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天色里,现场扮演歌曲《Deserve》和《Juice》。


他还用中文问候了舞台前的不雅众们:“人人好,我是吴亦凡,感谢你们存眷我,持续加油,回国见”。这句问候也成了超等碗舞台上呈现的第一句中文。



吴亦凡完成扮演后说道:“我不断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起劲)成为一个前驱者。十分感激能有这个时机担任超等碗推行大使,别的,我也很喜好这项活动(橄榄球),所以,我深感幸运,也十分高兴。”


此前,吴亦凡要登上超等碗舞台的音讯一出,就有粉丝喝彩雀跃:太给中国人长脸了!


但与此同时,收集上也呈现了一些质疑的声响:


吴亦凡要上超等碗,是真的吗?↓↓



真的要上超等碗了,凭啥?↓↓



作为“90后”明星的代表人物,吴亦凡自从回国开展以来,便天然带有超火爆的人气与话题量。同时,他也面对着外界的不时质疑。


“小鲜肉”“花瓶”“没演技”……想要摘失落身上的各类标签,以一个有人气也有实力的抽象呈现,关于吴亦凡来说,并不是件轻易的事。



2017年年终,《中国有嘻哈》热播。这个节目,不只让“freestyle”脸色包走红,更让不雅众从新知道了吴亦凡:以前他老是和小鲜肉的标签形影不离,如今他成为了真正的嘻哈帝。



在吴亦凡客岁刊行的EP专辑中有一首歌叫《Lullaby》。这首歌是他19岁时为母亲创作的。每年华诞会上,吴亦凡都邑亲睦友配合演唱这首歌。


这首歌的面前,其实有着十分柔嫩的故事。拨开刺眼的光环,这个“90后”男生曾有一段不为人知的童年。


《Lullaby》歌词:

他们说咱们其实都是一样的

面临家人咱们的显示都是起义的

只要当我真正的邃晓

你的支付全都是为了我未来

其实我不断都想成为一个good boy

有时不敢回家是由于惧怕

咱们的争持会继续舒展

我也惧怕有天看你鹤发苍苍

对着我浅笑的脸 no


2000年,由于怙恃婚姻决裂,吴亦凡开端追随母亲生涯。吴妈妈一团体带着十明年的吴亦凡从广州离开温哥华,单独经商赚钱,辛劳了10年关于获取外籍身份。她从不让第二个汉子呈现在家中,由于担忧弗成控的要素影响儿子的生长。


没有第三人出头具名息争的家庭,轻易走向更为极端的争持。有几回吴亦凡和母亲打骂愤然离家出走,刚走抵家门口的巷子上,他就开端懊悔,特殊想有第三团体呈现来抚慰母亲:“抚慰一下她就行了,其实我没紧要的。”


小时刻的吴亦凡和吴妈妈


母亲的经济压力越来越大,少年期间的吴亦凡总感觉自个特殊让妈妈受累。他开端打零工,去餐厅洗碗、去KTV端酒盘,并最终决议去参与SM公司在温哥华的演习生面试。


那个时刻演习生的合约固然包吃包住,但长达10年。吴妈妈感觉那是孩子最珍贵的10年芳华,在机场哭着挽留吴亦凡。他流着泪说:“妈妈,我感觉真的对不起你,你哺育我这么大,我让你这么悲伤。”吴妈妈认为他这下不会签了,拉着儿子的手就要回家,但是,吴亦凡照样流着泪走了。



早在温哥华的时刻,吴亦凡就有激烈的愿望,想为母亲做点什么。他选择在16岁华诞的第一天就考了驾照:“那时刻我上学离家远,妈妈老送我,我疼爱她,就跟她说,你别送我了,我当前自个开车。”从那当前,母亲买菜都是他来驾驶,他感应自个终于有才能承当更多。


吴亦凡为妈妈庆生合照


在韩国做演习生时期,吴亦凡常常想家,想远在千里的妈妈。有一次大年三十早晨,吴妈妈给儿子打德律风,但怎样打都没人接,后来才晓得,事先吴亦凡在SM正遭遇心情解体,年三十的德律风他不敢接,怕听到妈妈的话“就呆不住,就熬不下去了”。


第二天吴亦凡给妈妈打德律风,照样没忍住哭了,但他没让妈妈发觉,不断说自个“挺好的”。这些小故事也都被吴亦凡写进了歌里↓↓


《Lullaby》歌词:

I’ll smile don’t wanna see u cry

我强颜欢笑,是不想看到你流泪

Just sing me a lullaby

只想听你再为我唱首摇篮曲

I’ll cry for u to see ur smile

我泪如雨下,是为了你的浅笑

This will be my lullaby

这是我为你唱的摇篮曲


好在远离妈妈的那段日子里,支撑吴亦凡的还有一团体,那就是Kevin Shin。


Kevin是吴亦凡在SM的同期,是美籍韩裔。因为“两团体都是有自个设法主意的人”,加上家庭配景的类似,吴亦凡和Kevin一拍即合,从在SM公司开端,两人就成为无话不谈的密友。


怀着对美国嘻哈和实行音乐异样的喜好,和想要做音乐做艺人的愿望,两团体天天一同演习,愿望着有朝一日能配合出道,一同站在舞台上。



后来,Kevin由于与公经理念不合,先行分开了。虽然公司不答应与分开的演习生往来,吴亦凡照样常常偷跑出来找Kevin,一同做些他们喜好的器械。


有一次Kevin出了情况,要去急救室,没有家人没有冤家的他给吴亦凡打德律风。那时刻吴亦凡在韩国曾经知名,不被答应外出,但他照样来了,付了病院的账单,还带着冤家去吃器械。


两团体的机场所体照,帅到不可!


两人一路相互搀扶,后来终于配合完成了《Lullaby》,在吴亦凡的华诞会上,两人也终于完成了同台上演的愿望↓↓




环环感觉,对一团体的评判需求片面来看。固然在很多人眼中,吴亦凡看起来还稍显稚嫩,也走过不少弯路,有过不少“槽点”。但弗成否定的是,他的freestyle面前,其实有着比同龄人更多的义务和艰苦,也有着更多无法与常人道的蜜意与软弱。


那些看来轻松的freestyle,其实是由不那么free所换来的style,他的音乐里除了耍帅装酷,也有敏感与软弱。



吴亦凡说他的愿望并不是当明星,而是具有真正被人所承认的器械。他说人是会改动的,他会不时起劲,承受批判,变得更好。环环也等待,看到一个真正弱小的吴氏style。




全球人物新媒体原创文章,

欢送转发冤家圈,

公号转载须经受权,

并不得用于第三方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