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人立学师长教师 | 逝者

南方人物周刊 · 5小时之前

张斌(1920-2018)

湖南长沙人,言语学家


他说,站着授课是对先生的尊敬,也是对教员职业的尊敬。先生们敬称他为“立人立学师长教师”



2013年6月,上海师范大学的一方讲台上,93岁的言语学家张斌站着给博士生上了最初一堂课。他说,站着授课是对先生的尊敬,也是对教员职业的尊敬。先生们敬称他为“立人立学师长教师”。


引以骄傲的是,教书63年,他从不迟到。先生孙汝建回想,师长教师为人处世“简约明快”。他老是乘公交车,延迟进教室,书读得活,讲得浅显,组织先生评论辩论前会谦逊地说,“我做一个指导线”;下了课,除了学问,根本不讲废话,聊起来只要“孩子几年级、夫人任务如何、生涯上有没有什么难题”这几个要害点。


“未来能够没有更新更好的器械来跟先生评论辩论了”,张斌的请辞来由不虚。要晓得,他在九十高龄仍请早年先生帮助买书,书单上都是言语学界最新的研讨效果。家里不大的书房,除了一张单人床、一张办公桌,其他中央都堆着书,“咱们到张教师家里借书是要打借单的。他说钱能够不还,书必然要还。”孙汝建说。学院请到有海内研讨阅历的后代学者,他也屡屡乐得和先生们一同听讲座,坐第一排记笔记。


“我出生在1920年1月,所以算起来应该算是‘90后’了。”在庆贺90华诞学术钻研会上,张斌一手握紧话筒,一字一句逗得全场大笑。那同时是他掌管编写的《古代汉语描写语法》首发式――这本书历时十年,卷帙众多,被誉为古代汉语语法的集大成之作,有人以为位置相当于苏联迷信院《俄语语法》或英国的《英语语法大全》。


从筹划、定纲,到初稿、终稿完成后的核阅、修正,张斌亲力亲为。先生后代交上担任撰写的章节初稿,他删去不少,年青教员们感觉肉痛,他却说“研讨不在多而在精”,一如他几十年沿用的笔名“文炼”。


上世纪40年月,在储安平兴办的《察看》杂志做编纂时,张斌就开端以此名宣布语法方面的文章。从50年月在词类成绩大评论辩论中崭露头角,到后续介入第二次、第三次学术大评论辩论,张斌与胡裕树终年协作,结成终身友情,谱写了言语学界一段美谈。


二人都承认,“性情互补”是长时间协作的根底。胡裕树曾说,自个的笔名“胡附”是胡椒、附子两味温热药,宜补自个寒凉的习性;而张斌素性温热,笔名使用两味寒凉药。也曾为学问争到面红耳赤,此时“总有一方提出休战,于是进来逛逛,平日是上公园,偶然也去什么中央喝一盅”;他们有个默契,“得不出配合的结论毫不写成文章,写成了文章也不急于宣布,由于单方都能够昭雪。”


1978年,着手改编高级院校统编教材《古代汉语》,张斌担任语法局部,对析句办法作出较大改动。他深知教材分歧于论文,“提出新的定见是要担风险的――对教授教养结果的影响,也关系到主编的名誉。”改写完通知胡裕树,没想到他竟透露表现完整赞同,令张斌深感“冤家之间的这种信赖是最珍贵的。”


上世纪80年月,他们在国际率先倡议语法、语义、语用三个立体的汉语语法实际,现已成为古代汉语语法研讨的遍及共识。“这是里程碑式的效果。他们的研讨一个时期接一个时期地走在学术潮水火线。”上海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学院传授范开泰说。


胡裕树17年前离世。90年月起,张斌便自力撰写论文,在探究汉语语法剖析新成绩时,他接收了心思学、逻辑学、信息迷信等学科效果,提出了言语信息构造实际等新知,再次为古代汉语语法带来打破性进展。暮年的他喜好舞剑、打筋骨,研习之余还曾从中得出感悟,举一反三地研讨起“言语的节拍”。


2018年3月31日,张斌仙逝。一张摄于耄耋之年的照片在网下流传:他穿戴宽松的深色大褂,轻轻佝偻着背,一只手提着公函包,站在校园里的梧桐树下。这是他上完课正要回家。


本文首发于北方人物周刊第548期

原题目《立人立学师长教师》

文 / 向思琦 陈竹沁

编纂 / 翁倩 rwzkhouchuan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