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摄影师拍摄水墨画般的长江|Zoom

南都周刊 · 4小时之前


"几回行程上去,我的见闻和感触感染就浸透到了照片中,越来越清晰:中国正处于新时期的终点和言行一致的形态,它以失常的速度开展。但我看到的不只是中国,而是东方糟透的消费主义在全世界的倒映。”

文 | 胡博 编纂 | 露娜酱


“我将中国比拟赤裸地展现出来”,英国摄影师Nadav Kander(纳达夫・坎德)如斯评价自个的作品《长江》(Yangtze―The Long River)。长江是他了解人类的模板之一。


入海口,接近上海,2007年


长兴岛,上海,2006年


南京(金棕榈),江苏,2007年


南京,江苏,2007年


三峡大坝,湖北宜昌,2007年


“长江的数据震动了我,世界第三长河,连绵近4000英里,天天有十万艘船进出,大约4亿5万万人住在沿岸――世界上每18团体中就有一个住在这儿。”纳达夫赞赏那江那水那人。他在2005年踏上了沿江之旅,历时3年,来中国5次。最后设想这个作品时,他被中国的疾速开展和不时转变吸收,以为那只能是失常的,想去一探求竟:“我想站在那片地盘上。”


三峡大坝,湖北宜昌,2007年


西陵峡,湖北,2007年


巫峡,湖北,2007年


奉节(“三峡移平易近留念碑”),重庆,2007年


万州,重庆,2007年


他沿长江入海口逆流而上,抵达位于青海省的泉源,路子长兴岛、三峡大坝、西陵峡、巫峡、丰都、虎跳峡、长江第一湾、可可西里,最终抵达长江源。


“我喜好水的意味意味,好像生命、人类,又化作云。它就是一个永世活动的轮回,令人欣喜。”纳达夫说,而长江就是“永久转变的隐喻”。


为了摄影,纳达夫要压服翻译和司机带他去看一些难以想象的中央,比方重庆一座大桥下的会餐的年青人,寄意提高和昌盛的奇异修建(指已被爆破撤除的“三峡移平易近留念碑”,原位于重庆奉节县李家沟)。


旧丰都,重庆,2006年


旧丰都,重庆,2006年


涪陵,重庆,2006年


重庆,2006年


重庆,2006年


站在长江边上,纳达夫用大画幅相机拍摄的照片像是回应现代的水墨画,画面恍惚欠亨透,似乎被漂白了――这标明工业净化对空气的玷辱。“在我的前两次路程中,我记得从未见过蓝天,照片中的天空在一天中跟着工夫流逝从暖黄过渡到冷灰。”纳达夫说。


纳达夫的照片积存着空白,没有生涯在两岸的人群和挺拔的修建,零零散星的人物只是空白的装点。他远离的站位拉大了和修建的间隔,反而使得暗淡的场景和修建透着一股美,好像褪色了的《银翼杀手2049》。在丰都旧县城,他拍摄了空无一人的街道,这里早已室迩人遐,不要回到长大的中央是他对中国感应绝望的方面之一。


重庆,2006年


重庆,2006年


重庆,2006年


宜宾,四川,2007年


宜宾,四川,2007年


纳达夫以为事先的中国以隔绝过往的体式格局大步向前开展,好像20世纪的倾入美国大地的移平易近那样重生而无根。他试图理解中国若何以一个阅历了动乱不安的近代史的身姿,另起炉灶后在当当代界饰演了一个无足轻重的脚色。


“有一点很主要,我直不雅地摄影,试着不让以前对中国的知道先入为主。几回行程上去,我的见闻和感触感染就浸透到了照片中,越来越清晰:中国正处于新时期的终点和言行一致的形态,它以失常的速度开展。但我看到的不只是中国,而是东方糟透的消费主义在全世界的倒映。”纳达夫说。


但他对中国仍持悲观立场:“中国从不令人感应非常安泰,但它正起劲变得‘绿色’,我回来时对中国好感提拔,反倒更担忧我的故国了。”


宜宾,四川,2007年


桥头镇(虎跳峡),云南,2006年


石鼓镇(长江第一湾),云南,2006年


可可西里,青海,2007年


青藏铁路,青海,2007年


青海,2007年


泉源,青海,2007年




起原|南都周刊


END


欢送分享到冤家圈,如想获得受权请邮件:newmedia@nbweekly.com。假如想找到小南,能够在后台答复「小南」碰运气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