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7章:还是个宠女狂魔

  大学士惶恐,跪在地上:“微臣不敢。”

  看着匍匐在地的大学士,皇上的心里,稍稍有了一些平衡。

  灼热的眸光,射在丞相的身上。

  丞相汗津津。

  果然……

  “丞相,你说这事,朕该如何处理,较为妥当啊?”

  顾锐吞咽着口水,诚惶诚恐,道:“回禀皇上,微臣觉得此事该让王妃的家人前去劝说,毕竟血浓如水。”

  顾锐说完,并没有得到上方的人回应,他站在那里,越发的不安了。

  明明说的都是一样的法子,可丞相说完,皇上没有怒,反而又问了一句:“丞相此计甚好。”

  大学士表示很委屈,他刚才也是这个意思的。

  无视大学士委屈的表情,皇上又说:“可是顾爱卿,你说找家人去劝说,那王妃手里有太上皇赐予的权杖,又该怎么办呢?”

  皇上如此赞成他的话,丞相一下子,腰杆就挺直了不少:“回禀皇上,王妃还小,很多事情不懂,想来是很需要长辈们的提醒的。”

  意思就是,顾千里不听,他可以用身份压制。

  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皇上很满意的点点头:“那此事,朕就交给顾爱卿,你去处理了。”

  顾锐:“微臣遵旨。”

  顾锐跟大学士离开,坐在龙书案后的皇上,嘴角撩起了一抹深意的笑。

  因顾千里手里的权杖,当初在他们大婚的时候,他将王府的地契给了她作为聘礼。

  之后又在众人面前宣布,她顾千里跟南宫辙权力不分上下,平起平坐,他能做的,她也能做。

  没想到,这话说的不过才一个月,顾千里就把他的话兑现了。

  为了接下来,不在让顾千里从他这里讨得便宜,他只好让她亲爹出面了。

  “苏航,坊间是不是传闻,顾锐还是个宠女狂魔?”

  宠女狂魔,这话?

  苏航的确也听到过一些耳闻,点头:“回禀皇上,是的。”

  “那就行,那就行。”精锐的眼眸里,闪过阴谋的算计。

  -

  七王爷南宫辙被赶出自己的府邸,又收到了休夫书,一时间,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个话题。

  讨论这个当事人。

  而作为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顾千里,此刻正坐在马车里,小甛着。

  马车外,是玉儿跟车夫。

  因为离开前,玉儿说,她们要去的地方,有些偏僻,所以路途有些远。

  再者,还有一段山路,所以她建议顾千里可以先小睡一会。

  就这样,上了马车,顾千里便直接闭上眼睛休息着。

  大半个时辰后,马车停下,马车里的人也懒懒的睁开了双眸。

  “小姐,到了。”

  马车里,顾千里闻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香气,嘴角撩起一抹浅浅的笑:“还未见其景,以身陷其景中。”

  掀开马车帘,下了马车。

  入眼就是一大片的桃花林,这个时节,桃花盛开,粉红色的桃花,随着风,轻轻落下,好一场花雨。

  忽的她动了动鼻翼,眉峰一挑,这地方竟然还有……。

  她的所有表情,都被玉儿看在眼里,玉儿嘿嘿一笑:“小姐,你没猜错,前面还有一处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