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继母情深

继母情深》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每到清明节,子孙要去上坟,上香烧纸,摆供品。殡葬改革后,坟头平了,一些人就在十字路口烧纸,祭奠先人。我虽然不信鬼神,但也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已故父母的纪念。母亲去世四十年了,每想起她的博爱、善良、刚强、贤惠,崇敬之心油然而生;每想到她命运多舛,受苦、受罪、受累,孤独、凄楚,哀伤,我就热泪泉涌不能自制。往事久久缭绕在脑际。

  (一)新寡哭坟

  我六岁丧父,每逢鬼节,母亲领着我去上坟。天不亮就起床上路,冬天田野上空旷无人,只有枯树荒草,偶尔听到乌鸦的叫声,吓得我毛骨悚然,腿肚子转筋,额头上沁出冷汗。

  到了自家的坟地,祭奠完毕,母亲一屁股坐在父亲的坟头上就放声大哭,眼泪滴湿了衣襟,滴湿了脸前的一片土地,她用手抓着坟头的土,恨不能把父亲从棺材里刨出,唤醒。她声嘶力竭地哭诉:“孩子他爹呀,你是我知甘知苦的人,你是我的天,天塌了;你是我的靠山,山倒了。撇下我们孤儿寡母怎么活呀,七个孩子三个闺女没有成年,两个闺女年幼,孩子成了没爹的孤儿,谁来可怜?知冷知暖的人呀,你怎么不把我也带走啊?”凄厉的哭声在荒野上空回荡。我用小手给她擦擦眼泪,拽她的胳膊,一次次地劝慰。她哭得昏天黑地,我也大声地哭喊:“别哭了,你哭死了谁管我呀?”

  母亲恍惚中听到我的哭喊,她猛地省悟过来,哭声渐渐弱下来。随后我把她慢慢扶起来,娘俩一脚深一脚浅无力地走在土坷垃地里。回到家的时候,天已中午,母亲一头倒在床上,再无一点力气。每次上坟,哥哥姐姐们要去,母亲不让,怕他们耽误工作,耽误学习,更怕他们悲伤,影响健康。一切苦难她都独自承担,一个寡妇撑起一个家难呀!

  (二)小家碧玉

  姥爷姓张,家境贫寒,家有几亩薄地,三间土房.他行大,弟兄姊妹众多。姥爷在一家粮店当炊事员,手艺很好,挣钱不多。那时做饭的是下等人,不象现在,名厨高薪。姥爷因为家穷三十六岁才结婚,婚后五年才生育一双儿女。女儿,也就是我的母亲.。

  母亲从七八岁就帮大人干活,下地拔草,拣麦穗,拾高粱,推碾子,推磨。十来岁学做饭,她父亲一旁讲解、示范,她悟性好,一看就会。

  姥爷家与王裁缝毗邻,王大婶制作各种服装,她家就是制衣作坊兼服装店。母亲经常到她家玩,饶有兴趣地看她裁剪缝做衣服。有一天她对裁缝说:“大婶,你教我做衣服吧。我娘眼神不好,成天为一家人做衣服发愁。”裁缝大婶看这孩子懂事又勤快,就答应了她的恳求。母亲开始在裁缝店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小活,擦桌子,扫地,端茶,倒水,锁纽扣眼,钉纽扣。大婶把裁剪要领、缝纫技巧教给她。心灵手巧的小姑娘,不到两个月就能用一把剪子,一把尺子,大小型号的几根针,粗细不等的各色线,裁制各种衣服,没有机器,正宗手工。

  下面省略数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