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八章 巧断疑案

继母情深》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城东有户何姓人家,外号何老能,五十来岁,长得五短三粗,眼睛不大滴溜溜转,一看就是个蛮有点子的人。育有三个闺女,一个儿子。他经营二十多亩地,一半地种植蔬菜,一半地套作,桃树杏树下面种植粮食。种的粮食自给有余,收获的蔬菜水果卖到城里,城里有两个饭店是他固定的客户。儿子何拴柱负责跑外。老能亦农亦商家境富裕,可是日子过得并不如意。三个闺女远嫁他乡,独子栓拄娶妻仇氏,结婚五六年没有生育。儿子已经三十岁,孙子还没有影儿呢,盼孙心切,想要个孙子成了心病。

  老能隔壁住着吴姓一户,外号老蔫,老蔫脑子不活络, 守着几亩薄田土里刨食,可是人丁兴旺,育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二成家搬出另立门户。老蔫跟刚结婚一年的三儿子三宝和媳妇葛氏一起过。

  仇氏和葛氏隔壁邻居住着,经常来往串门。一日阳光明媚, 春风和熙, 两人相约到河边洗衣, 河岸绿草青青, 河水清澈见底,河面泛着涟漪, 两个女人沐浴在春光里,心旷神怡。两人一边洗衣服,一边愉快地聊天。仇氏神秘地说:“我两个月没有来月经,会不会怀孕?”葛氏说:“我也两个月没来。” 两人越说越巧,惊喜地发现预产期竟然不差几天。两人不约而同地说:“咱俩改天找王接生婆给检查检查。”两个月后,两个女人结伴去找王婆进行孕期检查,王婆检查后说:“恭喜二位,要当妈妈啦。你们报一报经期,我给你们算一算日子。”

  怀孕七个月的时候仇氏感觉没有胎动,告诉丈夫情况异常,公公老能听说急呀,做梦都想抱孙子,盼了几年才怀上,可不能出事呀。于是急忙带着儿媳妇去看医生,医生问诊望诊把脉,然后给开了几副药,医生扭脸悄悄告诉老能:“胎心微弱”。仇氏天天熬药吃药,保胎成了何家的头等大事,药吃完了, 肚子里仍然没有动静。老能再次带着儿媳妇去看医生,医生仔细把脉,迟疑片刻说:“用不着吃药了,回家慢慢养着吧。”媳妇刚刚走出门,老能急忙转身低声问医生:“有事?”答:“一个月前我告诉你,胎心十分微弱,药没能起死回生,现在胎死腹中。”老能吓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医生把他扶起来,老能冷静一会儿说:“谁都知道我老能要当爷爷啦,现在凭空没有了,倒霉呀!丢人呀!别人会讥笑吧?你千万不要给任何人说。”医生说:“放心吧,我不会多嘴多舌。”

  老能回家动起歪脑筋,怎样神不知鬼不觉“弄”个孙子?他想到同住一条街的王婆,王婆四十多岁长得黝黑精瘦,是个技术不错的接生婆,几条街的妇女谁怀孕了,要生孩子都请她给检查接生。老能找到王婆说明来意,王婆惊讶地说:“你儿媳妇怀孕四个月的时候我给检查过没事。医生说胎死腹中?靠准吗?你的意思是想弄个死孩子换个活孩子?还想要个男孩?亏心!你真会想!”老能说:“我不能让你白冒风险,先给你二两银子摸摸底,探探路。”王婆说:“二两银子?哼!”老能忙说:“事成之后我给你十两。”王婆有些心动:十两银子够我一年吃用不完,冒一次险?老能见势忙作揖打拱说:“老能一辈子不会忘记你帮的大忙。”

  王婆排查孕妇们的生产日期,暮然想到仇氏和葛氏一同来检查过,她俩同一天的预产期。贪婪的王婆心生一计----调包。

  她准备了一个荆条篮子,里面放一堆棉花,篮子上蒙着一方蓝布,篮子是日后调包工具。王婆找来老能,两个人商量调包的步骤方法,如何掩护,如何接应。葛氏临产, 家人来请王婆,王婆挎着篮子相随而去,给葛氏检查之后说:“需要三四个时辰才会生产,我一会儿再来。”王婆匆匆忙忙挎起篮子走了。王婆出门拐进老能家,给仇氏做检查,同时吩咐屋里三个时辰不许进人,家人全部回避,免遭血腥之灾。王婆双手在仇氏肚子上使劲的按、压、转,两个时辰孩子下来了,真是个男孩,可惜是死的。仇氏被折腾得痛苦不堪神智迷糊。王婆麻利地把死孩子用布裹严实放进篮子,用蓝布盖好,挎起篮子闪身出门,拐进另一个院门。

  一进老蔫家,她立即吩咐家人赶快回避,别冲撞了太岁。然后迅速溜到葛氏房间,王婆在葛氏的肚皮上轻轻地抚摸、按摩、挤压,一个时辰孩子生下来,没有等孩子哭出声音,王婆利索地把活孩子与死孩子调了包。

  下面省略数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