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十章 一夜暴富

继母情深》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王氏去世后,父亲悲伤郁闷,丧偶后不久,有媒人上门提亲,他连连摇头。他忘不了王氏订婚十年朦胧的爱情,结婚一年同窗好友般的情义。一年后又有人提亲,介绍离城不远一个农村的苏姓人家。

  苏家在当地是有钱人,良田十几顷,占地五亩的大庄园一座。苏家一不是官宦世家,二不是富商巨贾,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提起他家的发家史,那真是天上掉馅饼,真就是大元宝绊个跟头的故事。

  苏家世代务农,靠种地过着捉襟见肘的日子,老苏除了种地,在冬天农闲时候,挑着担子沿街叫卖自己家里蒸的热红薯,挣个买油盐的钱。冬天,他一大早挑着担子,冒着刺骨的寒风,沿街叫卖。走街串巷红薯没有卖完,他就到离村较远的大路上去卖,路上过往行人较多,骑驴挑担的小商小贩、骑马坐轿的达官贵人、转战行军的官兵、运送军需辎重的苦力,行人络绎不绝。他挑子里的红薯到旁晚就卖完了。刮风下雪,天气恶劣的时候,他等到天黑也许红薯没有卖完,只好灰心丧气地挑回家。沿街叫卖高一声低一声的吆喝,出的是热气,吸的是冷气,挣个小钱不容易。

  一日夜间下过大雪,早晨天色依然阴暗,飘着零星小雪花,老苏心里想:天不好路难行,说不定别人不出摊,我是独一份红薯更好卖。于是脚蹬破棉靴,穿上肩膀露着棉絮的破棉袍子,挑起担子,踏着积雪去卖红薯。街上行人稀少,直到天黑他的红薯也没有卖完。正在他有气无力往家赶路的时候,被什么东西重重绊了一脚,趔趄着歪倒在地。他用手扒拉,一看是个大包裹,白色包布层层严实地包裹着。解开一看眼晕,白花花的银元宝!他赶忙将包裹包好,向四周看看,除了黑洞洞的天,就是白雪皑皑的地。他站起来用手拎包裹,好重啊!他赶忙把包裹放下,像怕烫了手一样。他坐在地上思谋:捡!不捡!两种想法在脑子里打架。于是他又把包裹打开一个缝,仔细瞅瞅,自言自语:“没错,就是元宝!这是谁的?该不是老天爷考验我吧?这东西咱不敢捡!”他在雪地里坐着发愣。等了半个时辰,他虚意宽慰自己:我先拿回去,有失主找,咱如数还给人家。

  于是他把元宝分放在挑子两头的箩筐里,掖了又掖,盖了又盖,唯恐不严实露出来。老苏平时挑二百斤的红薯,今天这元宝分量差不多。他在黑夜里赶路,想快走又走不快,心中惊喜激动兴奋异常,转而又担惊害怕起来,这么多银子我把它藏到哪儿?会被官府通缉捉拿吗?他胡乱地想着,半夜才回到家。

  到家老苏把银子藏好,到灶房喝一瓢凉水,轻轻舒一口气,定定神,回屋睡觉,想睡觉哪儿睡得着啊!老苏当年四十多岁,人高马大走路咚咚响,性格豪爽有力气有心劲,就缺钱呀。这会儿有钱了,还正经发了愁。他白天坐不稳站不安,夜里睡不踏实,心里总在想:“谁丢的银子?不会是寻常百姓吧?当差的丢了巨款会寻死上吊……”

  老苏照常去卖红薯,每天挑着担子到大路上,在捡到银子的地方摆摊子。他想着丢银子的人心急如焚,他想着没准哪一天失主会来寻找,他原封还给人家,免得自己日夜心神不安。一个月过去了,没有失主找寻,也没有听说谁丢银子的事情。老苏心里想,就算老天爷赐给我的吧。之后经过良久盘算,他购买了一百亩良田。那时候一亩良田价值七两银子。他搞承包制,把土地分给四个儿子耕种,每个人都精耕细作,收成不错。

  下面省略数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