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十一 章 家徒四壁

继母情深》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姥爷张太平,家境贫寒,家有两亩薄地,一间土房,屋里有一个大土炕,占了屋子的一多半,炕上有一张破席子,两床露出黑棉絮的破被子。地上有一个土灶台,灶台上坐着一口缺边的铁锅,灶台旁边堆放一些柴禾,有几个吃饭的粗碗凌乱地放在土炕边。常年烟熏火烤,房顶和四面墙壁变成褐色,进屋就像黑窑洞。

  饥荒年,太平的父母双双病饿而死,撇下六个孩子,他行大,下面有三个妹妹两个弟弟。父母去世那年太平十六岁,要养活六口人,他带着大弟弟士平没明没黑劳作在两亩盐碱地里。盐碱地盐分多碱性大,土壤腐殖质流失结构被破坏。 湿时粘,干时硬, 通气透水不良, 庄家很难生长。风调雨顺的年景,他们收获的粮食维持个半饥半饱,旱涝年颗粒不收,太平和士平出门找杂活卖苦力挣钱糊口。夏秋收获季节,他带着士平当短工,在地里或者场院给雇主干苦力,雇主管一顿饭,好心的雇主会给吃个馍。哥俩悄悄把馍揣起来,回家分给弟弟妹妹吃。弟弟妹妹拿着分到的一小块馍,有的狼吞虎咽三两口吃下去,有的慢慢抿嘴品着,吃完的人眼巴巴看着太平问:“哥哥,明天还去给馍的人打工吧。”他叹口气:“人家麦子收完了,不雇佣短工啦。”问:“咱在自己地里种麦子,不就有馍吃了?”答:“盐碱地种高粱都不长,种麦子?等太阳从西边出来。”

  一晃几年过去,太平的大妹妹十五岁了,一日媒婆找上门来:“老大,看你又当爹又当娘的养活照料弟弟妹妹,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给你妹子提门亲,找个能吃饱饭的婆家咋样?”答:“妹子年龄还小,不会做什么活,嫁到别人家怕受***,过两年再说吧。”

  一年后媒婆又来说媒,这次她动了心计,瞅准太平不在家,游说他妹妹,她进门扫一眼,见无旁人在场,说:“我直接给你说吧,给你找个婆家吧,你嫁出去少一张嘴吃饭,你哥少做一分难,他二十大几打光棍,是你们姊妹太多拖累的。”答:“我们姐妹兄弟相依为命,忍饥挨饿愿意在一起。”媒婆:“这个男人在卖烟草的店里当小伙计,能养活你,他娘死了,进门不受婆婆气。你家买不起嫁妆,他家送不起彩礼,两凑合。”大妹想:媒婆说的有道理,大哥为了养活我们,连一件不带补丁的衣服都没有,一看那穷样子,谁给介绍媳妇?介绍了人家也相不中。我嫁出去,哥哥身上少一份负担,为了哥哥能找上媳妇,我认了。媒婆花言巧语说动了妹妹,妹妹低头不语就算是默认了。然后媒婆又找到太平说:“我跟你妹子说过了,她没有啥意见。”太平仍然有些犹豫,就这样拉锯似的说来推去,半年之后大妹依依惜别众兄妹,哭着上了花轿。

  太平的小妹妹十岁时候患麻疹无钱医治夭折。二妹妹瘦小,十八岁时嫁给郊区的一个农民,男人二十岁,朴实厚道,家里有三间房子几亩地,进门有房子住,有地种,有饭吃。两人没有生育子女,辛勤劳作一辈子相亲相伴。

  一位本家无子嗣的伯父想过继太平九岁的小弟弟,伯父多次提起过继的事儿,太平不舍得。邻居们劝说:“知道你心痛弟弟,可是咱得考虑实际,过继给本家伯父不用改姓,到他家能得个温饱,你弟弟以后娶媳妇不做难。”太平想想是这个理,于是勉强同意。孩子过继给人要立字据,字据写明过继事由: 父母双亡, 家境贫寒, 生存艰难,自愿过继给伯父张昌为子,愿意尽子嗣之义务,终生不悔,特立字据为证。下款是:担保人,中介人,代笔人。字据一式两份,太平怀揣字据心情沉重,步履沉重,回到家还要装作没有事一样,他语重心长地跟小弟说了过继的事儿,小弟很懂事,蹲在地上,把头深深埋在两腿之间,默默掉眼泪,不说话。

  下面省略数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