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十三章 命运多舛

继母情深》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十三 命运多舛

  爷爷到保定直隶总督府工作的时候,父亲才三岁。保定离家几百里地,再加上公务繁忙,爷爷一年回不了几趟家,父子相聚不多,为了弥补平时对孩子的亏欠,每次爷爷回家都给儿子买很多东西。父亲四岁那年的春节,爷爷给他带回一件稀罕玩意儿—一辆儿童木马三轮车,德国制造,进口玩具,在一百多年前,这种儿童车只有少量进口,也只有在上海可以买到,价格昂贵。父亲一见小车,爱不释手,爷爷扶着儿子坐在木头车座上,耐心而亲切地教儿子踏车,儿子学得忘我,他多次摔倒,毫不气馁,爬起来再骑。爷爷心疼儿子:“歇一会儿,歇一会儿!”父亲:“不,我必须征服它!”爷爷:“有出息!咱接着练。”爷爷教他学车的情景是父亲幼年最幸福的一幕,童车玩具是他多年的最爱。爷爷省亲回家,最关心的是儿子教育问题,他手书很多条幅挂在儿子的房间,定期轮换。像: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孔子曰:学而时习之等等。他逐条讲解,然后让儿子复述背诵,背不出来是要罚站的。

  父亲十三岁的一天,噩耗传来,他父亲病故。他成了失怙的孤儿。父亲没有姐妹兄弟,无依无傍凄苦孤单。他唯有在书房发奋读书,他用大笔狼毫抄录苏轼条幅“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挂在墙上。此阶段他博览群书,每日习字以驱散心中丧父的痛苦。他的性格变了,童趣少了沉稳多了,豪气少了成熟多了,现实逼得他不得不直面人生。

  爷爷去世时候,总督曾经送给父亲一块玉佩,是宫廷传出的贵重饰品。玉佩引起一些贪心之人的觊觎,给他惹出祸端。一次在上学的途中,有人拦住他,满脸堆笑地说:“小朋友,你的玉佩让我看看,我给你一块银元。”说着从口袋掏出一块银元。父亲大声地说:“我没有!”他加快脚步往学校奔。下学的时候有人在学校门口蹲守,一看见他就贴上去,“小同学,你的衣服谁给做的?”说着就动手翻他的衣服。父亲大声喊:“你要干什么?打劫呀!”他的喊声引起同学的注意,同学们围拢过来,那人赶快溜了。

  有一次半夜有两个蒙面人潜入父亲的房间,他听到动静,偷眼看见蒙面人,没有动弹,仍然装着在睡觉。来人翻查一阵子,掀开他的被角看一看,他身上并没有配戴什么,来人一无所获,闪身溜了出去。父亲第二天报告给他的爷爷。爷爷感觉孙子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事态严重,必须采取措施。祖父跟孙子商量:“有的东西是福也是祸,玉佩是个值钱的宝贝,是个古董。留着它可以传世,可是爷爷老啦,一直以来我保管这块玉佩,可是我这个靠山靠不住啊!留着它说不定哪天又有人打它的主意,不如变现,你要早日立身成人,办公司吧。”父亲为玉佩担惊受怕,于是他爽快地说:“爷爷说的极是,一切由您做主。”

  父亲少年丧父,青年丧妻,命运多舛。更可怜的是第二任妻子撇下五个孩子,没了娘的孩子有的哭闹,有的不吃饭,有的懒在床上不起……家里一时乱了营。一年内换了三个保姆,没有人能胜任。第四个保姆手脚勤快干活利索,可是大女儿挑剔,嫌人家对弟弟妹妹不耐心,时不时地给保姆脸色,说难听话。保姆干了一个月自动辞职,伺候五个孩子工作繁重,经常受气人家感觉窝囊,奶奶挽留说:“给你涨工资,留下吧。”保姆说:“干活不受气,受气不干活,另外雇用别人吧。”钱有时候也不好使,不是什么时候都管用的,人家愣是不干啦!谁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出力不落好的事儿, 没人愿意干。要怎么说人财两旺呢?人丁不旺照样发愁。

  下面省略数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