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十四章 三天新娘

继母情深》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父亲的第三位夫人就是我的母亲——一位善良贤惠通情达理的小家碧玉,穷家女秋云。

  父母结婚拜天地时,是他们第一次谋面。新郎用目光扫一眼新娘:中等个头,身材苗条,裹足又解放的一双半大脚,红盖头遮住容貌。新娘透过红盖头模糊地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拜过天地新郎新娘手牵红绫步入新房,新郎已经是第三次结婚,没有太多的激动。他坐在椅子上,心中暗想:“不管丑俊,健康就好。”他起身走到新娘跟前,轻轻掀起红盖头。新娘面如桃花,齿白唇红,容貌端庄。新郎端详着新娘,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随后转身出门招呼喝喜酒的朋友。

  新娘羞怯地低头坐在床边,有几位看热闹的妇女,嘻嘻笑笑说着闲话。一会儿,一个中年妇女领着一个孩子进屋,对那孩子说:“来看看你的后娘。”新娘脸颊绯红,很难为情。一会儿又一个女人拉进一个更小的孩子说:“喊娘,喊呀!”孩子胆怯地站着不动,场面尴尬。看热闹的一位妇女走过来,对领孩子的女人使个眼色,示意把孩子领出去。那两个女人意识到什么,把孩子领了出去。两个妇女可能并无恶意,但对一个十几岁的姑娘,一个刚刚下轿的新娘,没有想到如此难堪的情景。这样的场面使她如坐针毡,如芒在背,又像被人从头泼了一盆污水,无地自容。秋云只想到,嫁人就要服从婆婆家的规矩,相夫教子,照顾五个孩子就是苦点累点吧,没有想到精神上的痛苦,心理上的压力。尽管她有吃苦的思想准备,没有想到难堪尴尬也会时常伴随她。角色转变太快跨度太大,她心里难以承受,知道心酸的日子开始了,不觉黯然神伤,她极力控制自己不要落泪,勉强保持表面的平静。

  深夜客人散去,新郎返回新房,新房布置的喜气洋洋,新郎没有情绪亢奋,没有心潮澎拜,倒是有些许伤感内疚涌上心头。他端过来两盅酒,温和地对新娘说:“喝盅交杯酒,相守到白头。”新娘抬眼怯生生地看新郎一眼:一个温文尔雅,谦和俊朗的男人。心里少了几分戒备,少了几分忐忑不安,情绪略有好转。新娘没有喝酒,只是象征性地端了一下酒杯。新郎一杯酒下肚,坐到新娘身边,打破僵局,先自我介绍起来。他说:“我少年丧父,没有兄弟姐妹,跟着寡母过着孤独郁闷的生活,每天除了读书再无别的乐趣,难得有愉快的时候。娶第一个妻子,结婚时年龄尚小,两小无猜,可是她一年后就过世了。第二个妻子,结婚十三年生五个孩子,每天泡在孩子堆里,平素两个人难得有个说话的时间。平淡也罢,孩子有娘就好,可是不幸啊,她撇下五个孩子,走了。”新娘同情地看着新郎,新郎心情复杂地看着新娘,接着说:“娶你这样如花似玉的姑娘,我心里有些愧疚,我有五个孩子,进门就让你当后娘,太委屈你。家母也有个性,不知你能否理解她。”新郎担心新娘日后吃苦受累,言语间流露出爱怜和关切。新娘为新郎的坦诚动容,同情他的遭遇和不幸。新娘诚恳地说:“我做好了吃苦的准备,既然嫁进门,就同甘共苦一辈子。”新郎接着说:“我父亲在外地工作,父母两地分居十来年,后来父亲去世,娘拉扯我不容易,希望你多担待。孩子们年幼不懂事,日后你多操心吧!”新娘说:“我会好好侍奉婆婆。五个孩子这么小就没了娘,够可怜的,我会悉心照料抚养,你放心吧!”新娘是个善良、有同情心、有爱心的人。新郎深情而又感激地望着新娘,激动地说:“知我心者也!”洞房花烛夜,一对新人没有燕尔亲密,就是平平静静推心置腹地说家常,言语质朴,忠心可见。两个人有缘分,说话投机,一直聊了大半夜,然后宽衣就寝,两颗心从此贴在一起。

  下面省略数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