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三十章 弱母铁肩

继母情深》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母亲强忍悲痛,跟亲友商量殡葬事宜。众人主张早点发丧,入土为安。母亲则另有想法:她更多考虑一家人今后怎么生活?经济来源是商店,而欠商店货款的顾主不少,数额不小。丈夫因为在外地讨账染上伤寒,医治无效而亡。母亲想这笔钱不要回来,对不起丈夫生前辛苦经营积攒的数目不菲的资本,对不起丈夫奔波劳碌染病不治的亡灵。更发愁一家人生活难以维持。

  如果债主知道丈夫去世,会不会有人赖账?如果说病了,急需钱治病,他们也许会看在多年生意交往的份上,看在丈夫老实忠厚的份上悉数还钱。

  母亲跟子女们和几个至亲商量,她说出想法:父亲的棂柩暂停家中,亲属们不披麻戴孝,不哭丧不吊唁不嚎啕,叮嘱全家上下对外一律封锁消息。大姐英马上反对:“不哭丧不嚎啕,你能做到,你有自控能力,我做不到!那是我亲爹!不吊唁?我爹是个人物,他不是无名之辈!”说完,坐在地上大声嚎啕。亲友在旁极力劝慰:“你娘说的有道理,把欠账要回来,减少对生意的影响,全家人生活才有依靠。”二姐荣走过来数落:“起来吧,啊,活着不行孝,死了瞎嚎啕!不顾活人,祭死人。”英听了,马上从地上站起来要跟荣干仗。大家赶快把英拉走。

  哥哥嫂子同意母亲的想法,哥哥提出具体问题:“现在是初春气温低,可是时间长了,尸体会腐烂,要进行防腐处理。”哥哥找了两位有经验的老者。老者建议:死者嘴里含上水银,尸体周围放上冰块降温。于是把父亲尸体抬到后院,由专人看护。

  母亲和至亲们商量,兵分两路:一队精明能干平时参与财务的得力员工,到几个欠债大户家讨债。债户们听说老板病了,尤其听说是因为年前要债,一路劳累受了风寒才病倒的,心里多少有些歉疚,都赶快筹钱。几日后大部分欠款讨回。朋友们对母亲更是刮目相看,说:“李夫人睿智,敢作敢当,有气魄有胆量。她的决断使公司的经济损失减少到最小。一个妇道人家,难得呀!”

  另一路人听从主事调遣,准备丧葬事宜。停灵两七后搭灵棚,开始吊唁。吊唁的人群络绎不绝,亲戚、朋友、同学、同行祭拜后,迟迟不愿离去。新华街上的商铺老板们一个不落地来吊唁,同行说:“人说同行是冤家,我们这条街上的同行是朋友,李老板像磁石一样,把我们吸引在一起,团结在一起,有钱大家赚,有难大家帮。他不该走啊!”

  请来一班和尚念经,两班吹鼓手轮番吹奏哀乐,儿女们披麻戴孝守灵七天。三七那天,亲属们一身白孝服,父亲的棺椁放在一辆用白绫装饰过的马车上,马车在前面,紧随其后的是手执招魂幡的儿子、孙子、男丁们,坐在后面马车上的是穿白带孝的女眷,再往后是亲戚、好友。送葬的队伍白乎乎一片,站满一条街。街两边站着泪流不止自动送葬的乡亲们,大家痛惜他壮年早逝。父亲葬礼那天,天色阴沉下着小雨,大概天公也在为他落泪吧。

  下面省略数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