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三十六章 竹篮打水

继母情深》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五一年四姐绵十八岁,到了婚嫁的年龄。新的婚姻法刚颁布婚姻自由,母亲鼓励姐姐自由恋爱,可是她性格内向,胆怯不爱说话。母亲托熟人帮忙,一位熟人间接认识一位卖布匹的陈姓小伙子。他人长得标致,家在县里父母亡故。母亲哥嫂反复商量,觉得男方没有父母家庭关系不复杂,不会受婆婆的气,条件有利有弊,答应让两个年轻人见见面。见面时候,陈看到四姐文静老实面目姣好,很满意。绵看到陈能说会道潇洒帅气,但是有点儿贫嘴, 废话太多。

  陈追着介绍人要求到我家拜访拜访,跟绵单独聊过两次。后来绵对母亲说:“那人说话信口开河靠不住。” 于是母亲说:“先不一口回绝,咱再了解了解吧。”母亲不了解陈的底细,心里不塌实,她觉得陈摆个流动的卖布摊子经常在外,又没父母管教,人品咋样?再说绵性格内向从小怯懦,婚后会受欺负吗?于是母亲找一个亲戚做伴,扭动着一双小脚,步行几十里到陈的老家打听。了解到他家里有两间破房子,几亩地已经荒芜,父母早亡孤儿一个,几年前就到城里去了,别的情况人家都不知道。母亲一去一回用了两天时间,脚上磨起泡,人也累得像散了架,回家后一动不动地在床上躺了一整天,才缓过劲儿来。

  这桩婚事绵拿不定主意,母亲也在犹豫。陈特别殷勤地给绵送来几块布料,有时候坐在我们家赖着不走,介绍人一再撮合,绵松口说:“看他那执着样子,也许是真心吧。”当媒婆再一次来说合的时候,母亲给她一个囫囵话。之后陈马上在饭店宴请我哥哥和介绍人,商量订亲事宜。在陈的一再催促下,选择吉日登记结婚。绵结婚时我家很困难,买不起嫁妆,母亲愁得屋里屋外转悠,借钱?借钱容易还钱难。夜里她突然想起姥爷有几件瓷器,或许可以变卖。

  一大清早,母亲匆匆忙忙跑到姥姥家商量,想把姥爷的彩瓷八仙过海八尊神仙卖一尊。姥姥信神,见神就拜,哪儿能同意把神卖了。母亲跟姥姥说:“那就是个瓷器,工匠用泥捏成啥样是啥样,蘸上彩釉放进瓷窑一烧,上百个瓷器就出来了,那都是神吗?再说了,等有钱了我给你买一尊更大更好的行不?”母亲死说活说,姥姥勉强同意。于是母亲选中“铁拐李”那尊丑神,用布包了一层又一层,偷偷跑到古玩店。老板一看是清代瓷器,价钱给的不菲。母亲喜不自禁,很快给绵买了两条绸缎被面、几套新衣。婚礼那天绵打扮得漂漂亮亮,男方雇两辆人力车,新郎把新娘接走了。

  新婚燕尔,陈对绵热情礼貌,甜言蜜语。新鲜两个月后,陈的恶习逐渐暴露,他油嘴滑舌,吹牛撒谎,识字不多,喝酒吸烟。卖布匹赚了钱,就大吃大喝赌钱。起初绵苦口婆心劝他不要赌博,跟他辩理。陈口头答应得挺好,转天卖布挣到钱又去参赌,输了钱回家找茬打骂老婆。后来干脆不卖布了,整天泡在赌场里。没有钱把家里的东西偷出去卖,绵跟他吵闹都无济于事,反而招致他的拳脚相加。她起初也反抗,但是反抗的结果是招来更恶毒的辱骂,更凶狠的毒打,她慢慢变得逆来顺受。绵回娘家总是满面愁容,母亲问她,她回答:“没事。”有一天她又被打得满脸伤,实在忍受不了跑回娘家。母亲在给绵脸上涂药水的时候,看到她头上一个个血疙瘩,掀开衣服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新伤连着旧伤。母亲的眼泪簌簌落下,一把搂住她说:“孩子,你怎么忍受的呀!”绵放声大哭,诉说了陈***她,打骂她的一桩桩一件件恶行。母亲说:“不回去。就在娘家住。”

  下面省略数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