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三十七章 收养遗孤

继母情深》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姥爷的弟弟士平三十多岁,中等个头,身体健康,脸庞消瘦,五官端正。托媒人给介绍对象,对方一看长相不错,再一打听家境,没有二话,不行!穷!一年到头伺弄两亩地,吃饱肚子都不容易,几年不做件衣服,置办家当更不可能。后来姥爷跟亲戚邻居说:“有打听士平的,求求各位给隐瞒隐瞒,美言美言,他半辈子人了,总不能打一辈子光棍。”姥爷求亲戚告朋友,最后总算给弟弟定下一个女人。女人是山区的,没爹没娘,她哥哥嫂子做主,两块洋钱把她卖出山沟。买主就是姥爷,他勒紧腰带攒钱给弟弟买了媳妇。结婚的时候姥姥给女人做一身粗布衣服,给士平做了一双鞋,其它行头都是借的。

  婚后士平夫妇住在一间土房子里,房子是几年前姥姥和小叔子一起脱坯和泥盖起来的。士平媳妇身体不好,可是生育能力很强,结婚十来年生六个孩子,一家八口挤住在一起。他们的生活全靠在二亩薄地里刨食,一家人经常忍饥挨饿。士平老婆常年有病,俗话说:“屋漏偏遭连阴雨,穷汉娶上病老婆。”这倒霉的事儿士平都摊上了。天一下雨房顶遍漏,屋里地上、炕上到处摆着锅碗瓢盆接漏雨,老天爷不下了,天放晴了,屋里还要滴滴答答漏半天。阴暗潮湿的屋里,炕上堆着两条破被子,灶台上凌乱地放着一些做饭、吃饭的家什,环顾四周别无所有。

  士平的老婆患风湿病,经常浑身疼痛,干不了家务活。十来岁的大儿子和八岁的大女儿捡煤核、做饭、洗衣、照顾弟弟妹妹,两个大孩子没有喊过苦,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大儿子懂事,盛饭的时候,给弟弟妹妹多盛一些,自己少吃点儿。干活的时候自己是主力,有点头痛脑热,不给大人说,怕大人发愁担心。有几天他发烧,身上发红,后来出水痘,他仍然忍受病痛去干活,直到有一天他娘看见,他脸上身上长满水痘,才给孩子爹说了。士平看了儿子浑身水痘,大惊失色:“水痘发炎化脓,这是天花呀,你个死老婆子,怎么不早说呀!孩子这辈子完了,毁容啦,这是我家的顶门柱呀!”老婆委屈地说:“我嫁给你个穷鬼,我有病没有钱治,给孩子治病你有钱?给你说也白说。孩子身上起水痘你没有看见?没有长眼?”士平脖子上的筋暴起来,吼着:“我每天起早贪黑死做活受在外干活,丢了耙子就是掃把,连喘气的工夫都没有,要填八张嘴呀!”说着就哭起来,男人有泪不轻弹,他看着长得蛮不错的儿子成了这样,泪水不止。十岁的儿子反来安慰他爹说:“爹,别哭,没关系,脸难看不耽误干活。”后来士平的大儿子落下满脸麻子。

  士平老婆有病没有钱医治,又看见大儿子满脸麻子,伤心难过,她三十多岁就死了。当时最小的孩子才两岁。士平又当爹又当娘拉扯六个孩子,贫病交加两年后也死了。埋葬士平之后,姥爷给孩子们送去一些米面嘱咐道:“老大老二,你们照顾四个弟弟妹妹,到春天把二亩薄地伺弄伺弄,多少有个收成。”

  六个孩子在家一天吃两顿饭,过了一些日子,米面吃完啦。春天青黄不接,地里的野菜还没有长出来,饥饿难忍,两个大孩子只好出门讨要,讨来的残羹剩饭,四个孩子狼吞虎咽一会儿吃得精光,晚上他们扯着两条破被子卷缩在一起。

  下面省略数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