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四十三章 深情大义

继母情深》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麻杆在土改运动中表现异常积极,一心想多捞钱财。是个十足的无赖恶棍。

  解放前五年,麻杆曾经是轰动一时的“知名”人物。他家住在城里西门口,父母和他哥俩一家四口,是个温饱型农户。他爹临终时把二十多亩地和一进两套院的房子平分给他和他哥哥。他娘患有癫痫病,随时可能犯病,犯病的时候,两眼上翻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咬着舌头,样子十分可怕。哥俩赡养病娘有分工:轮流照顾。他哥哥勤俭持家,日子过得不错。按规定伺候他娘。麻杆刚分家的时候,照顾他娘,后来他推说自己有病,把照顾他娘的担子全踢给他哥哥。

  麻杆爹死了娘疯了没人管教,逐渐跟懒汉们混在一起。麻杆不干活坐吃山空,后来把分的地卖了。还混上一个吸毒的女人,俩人一块吸毒,卖地的钱很快吸光了。于是又打房子的主意。他娘听说后,风风火火去找他,刚理论几句,麻杆生气了,一把将他娘从屋里推到门外,他娘一头栽倒地上,竟然口鼻出血断了气。这是弑母啊!罪该当诛!民众呼声一片。县官派人调查,本族有人怕官府把麻杆拉出去砍头,给祖宗丢人,有两位族人出面做伪证,说他娘是癫痫病自己摔死的。一个疯老婆子死就死了,没有人费力跟他族人对簿公堂,为疯老婆子伸冤。麻杆弑母一案不了了之,一时麻杆成了街谈巷议恶名昭著的“名人”。

  麻杆将房产逐渐卖光,和那个吸大烟的女人住在别人废弃的地窖里。钱花光了,他经常半夜出去偷鸡摸狗换点烟土,到窖里与那个女人一同吸食。白天吃饭时间便到街坊门前讨要。如果不给,他就直挺挺躺在人家大门口耍赖。他瘦得皮包骨头,个子又高,人送外号“麻杆”。土改前他已经一无所有,绝对的贫农,他削尖脑袋钻进农会,是打人抓人的急先锋。

  城里十户地主,麻杆挨个揪斗吊打,皮鞭不见血不放手。他就是要表现“积极”,天天想着挖内财多分钱财。他看见一些被考问的地主家人们互相推脱,摘清自己。而这次在关帝庙他看见一对继母子争着承担责任,要求放了对方,心生恻隐,便说:“不动武,交出你家的内财,就把娘俩都放了!”母亲辩解道:“我们孤儿寡母确实没有什么积攒。”麻杆打断母亲的话:“土地房子明摆着,那是浮财。我要你的是内财!不识相!就不客气!”母亲没有说话,麻杆凶相毕露:“你是不打不出血(钱)呀!”说着他拿起棍子一下子将母亲打倒在地,麻杆对左右的人吆喝:“吊起来!”

  他们让母亲站在凳子上,梁上挂着一根沾满血污的绳子,那是不知吊打过多少人的绳子。他们把母亲双手捆起来,然后把凳子一脚踢倒,母亲忽悠一下悬吊在半空。她瘦弱的身体在空中晃来荡去。麻杆拿起墙上挂的鞭子没头没脸朝母亲身上抽去,他打累了把鞭子递给一个民兵。

  李家接济过很多乡邻,那个民兵的父母曾经得到过我母亲的施舍,他不忍心下手,对麻杆说:“她也是穷苦出身,到李家伺候婆婆,抚养几个继子女,没有享福。”麻杆说:“你替谁说话呢?什么阶级立场?”那民兵说:“我什么立场?公正立场!说句公道话,她丈夫三年前就死了,按政策就不该定成地主。”麻杆说:“你敢为地主辩护?”民兵气愤地挽起袖子,凑到麻杆跟前,麻杆吼:“你敢打我?”民兵对准麻杆当胸一拳。麻杆知道自己不是那民兵的对手,不敢还手,可是嘴硬:“等着瞧,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民兵:“你收拾我?现在就比试比试!”麻杆没敢再和那位民兵呛呛。

  下面省略数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