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一章:寡妇村~~第十二章:《易》三卷

乡村教师》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卷一?第一章:寡妇村

  凤鸣村位于凤鸣山以北的山坡,它的名字也来源于此。传说,两千多年前,周文王见“凤鸣于此”于是造封神台,决心反商,终成霸业。

  凤鸣村当年出土了数千件青铜器,曾经轰动一时。但在这在方圆百里,凤鸣村却有另外一个名字“寡妇村”。据说当年有相士说“凤为阴物,故而这一带阴气太重,不适合男子生长”,而事实也是如此,多少年来,凤鸣村的女人美得远近闻名,可就是生不了男娃,男人的寿命也不长,所以是男的少可怜,而近几年来,凤鸣村人的主要收入来自于外出打工,所以,男人们一般是一年才回来两三次,凤鸣村的女人成了正真意义上的守活寡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自正月十六起,洋洋洒洒的大雪就下个不停。两天的时间,将凤鸣村包裹了个严严实实,还沉浸在年味里的老少爷们在这样的鬼天气里当然是不出门的,马上又要出门打工了,和自家婆娘在炕上快活一会,才是正事。

  农村人讲究个脸面,不论在自家炕上怎样的疯狂,外面是听不到一点“凤鸣之声”的。

  所以,整个村子就显得格外的寂静,只有村子东边山坡上的凤鸣小学里,不时传出朗朗的读书声。很快又被打着旋儿的狂风带走。

  上午十点左右,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从盘山路上下来,停在了小学的门外。“嘭”车门拉开,从里面下来两个人,一个青年,一个中年。

  那个中年人在前面,推开虚掩的校门,走了进去,“到了,林越,这就是凤鸣小学”

  林越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小学孤零零地屹立在村落之外,显得那么的寂寞。进了门,里面的硬件设施倒是不错,青砖路两边,是数棵挺拔的松柏,北边是一排平房,看样子是会议室和教师宿舍,南边是一幢二层的教学楼,看外面倒是颇有一番气势。教学楼前面有一块石碑“市级农村示范小学”。

  “哈哈,张干,我左盼右盼,终于是把你给盼来了,这位就是我们以后的老师吧”林越正打量之间,一个瘦瘦的秃顶中年男子从北边中间的大会议室走了出来。

  镇教育组的教育专干张先哈哈一笑,握住了对方的手,“老马,今天还在学校里啊。”

  “等给咱新分配的大学生呢,我能不来吗”

  张先给林越介绍道:“这位是咱凤鸣小学的校长,马明华,他的数学教的可是很好的”马明华连连摆手谦虚,“这位是咱们镇今年刚分配到的第一批正儿八经的大学生,林越。”

  “你好,马校长。”毕竟以后是自己的上级了,林越急忙微笑着主动伸手。

  马明华看来为人很随和,笑道:“叫大学生来这,确实是委屈了一点”

  林越笑了笑,不知道什么应答,念四年大学,等半年时间,结果被分配到这样一个小山村,谁都会有巨大的落差感的。

  司机这时候将林越的行李拿了进来,放在了简陋的会议室里,几个人进了校长的办公室,里面大炭炉子烧的正旺,一股热气迎面而来,叫人感到一阵的温暖。

  校长办公室也很简陋,一张床,一个桌子,两个柜子而已。马明华很热情的给几人沏茶,递烟,林越笑了笑,他不抽烟的。

  寒暄了一阵,张先就起身告辞了,说了一大堆叫林越“暂时忍耐”之类的话,上车了。

  看着远去的车,林越知道,自己可能将要在这里度过一段很长的时间了。和马明华走进学校,可能有一个班没有老师,所以学生们都好奇地探出头来,看自己新来的老师是什么样子。

  马明华简单介绍了一下学校的情况,学校只有一百不到的学生,六个年级,一个学前班,和林越一起四个正式的公办教师,一个代课教师今天还没来。

  北边的一排平房,最西边的是村委会办公室,最东边的是厨房,然后是图书室,仪器室,其他的都是教师宿舍,最中间是一个办公室,办公室里面有两个套间,马明华就在其中一间,另一个是康明辉住。

  教学楼二层上面还有一件“电教室”电教室旁边有一个小房子,学校教师王伟在里面住。

  教学楼后面是一个小操场,操场南是厕所。

  林越在选了图书室西边的一个房子做宿舍,房子不大,不到二十平米的样子,而且只有一边有窗子,光线也不太好,里面只有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张桌子,一个火炉。

  林越将被褥铺好,马明华已经帮助他将火炉生起来了。在火光的照耀之下,林越稍稍感到了一阵温暖。

  “这有没有卖暖水瓶和脸盆的地方”林越来的时候就带了几件衣服和被褥。

  “哦,有出了校门,下了门前的坡,就有一个小商店。我去给你买”马明华说着就要出门,林越急忙挡住了,说自己去,顺便可以熟悉一下环境。马明华又要掏钱给林越,说是本来应该学校配发的。林越坚持无效,只要收下了校长手中的五十元钱,虽然不多,林越还是有些感动。

  出了校门,有两条路,一条就是刚才来时的公路,南北走向,一条就是面前的土坡,一直向西,延伸到村子里面去。路不长,坡却很陡。雪厚厚的,脚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卷一?第二章:背媳妇

  林越踩着厚厚的雪,刚下土坡,就看见自己前面有个红色的身影,也正在下坡,不过她好像是腿脚不不便,右臂下面柱了一根拐杖,一瘸一拐的。叫林越看得有些担心,下坡的时候,打拐也没有平坦地方的。

  正想着,就听见前面那人“唉哟”一声,一下子滑到了,坐在了地上。她动了一下,想站起来,却没有成功。

  林越急忙快走几步,过去搀住她的胳膊,将她扶了起来。

  “谢谢”那女的说道,带着浓厚的三秦口音。

  林越这才回过头来打量这位女子。

  她大概三十七八的样子,一头乌黑的头发紧紧包在羽绒服的帽子中。脸如满月,眉似杨柳,皮肤,眼角眉梢带着一股温顺和蔼的表情,竟然比林越以往见到的任何一个中年女子都漂亮,就是年轻的中,也没有几个能比得上的,林越想起来时在车上听张先说的话,这才觉得凤鸣村真是名不虚传,女子个个水灵动人,就连这中年妇人都是这般动人,

  “你没事吧”林越扶着她的胳膊问道。顺着眼睛看去,虽然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但是胸前依然是高高地拱起,显现出妇人特有的圆滑和bao满来。

  林越看了几眼,又觉得不妥,急忙回过头来。

  那妇人当然不会想这么多了,她见林越是个年轻后生,也就没了防备之心,听林越问她,她急忙弯下腰去,将雪地里的拐杖捡起来。这一弯腰,本来被羽绒服下摆遮住的玉盘就显露了出来。两个半月的软肉,将黑色的裤子紧紧绷住,在漫天雪白之中,极具诱惑力。

  妇人将拐杖拿了起来,试了试,皱了皱眉头,看样子还是有些疼痛。

  林越看了看下面的坡,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拄着拐杖确实是很不方便,于是说道;“姨,这坡上有雪,你的拐杖不好用,我来背你下去吧”

  妇人听了这话,忽然脸上一红,急忙摆手,“不行不行,这这怎么行呢”

  林越笑了笑,没想到这妇人这么保守,“就这几步路,有什么关系啊。我能行的。你一个人下去,要是再摔一下,可就耽搁事情了。”林越想她在大雪天出来,肯定是有事情的。

  果然,妇人听了林越的话,脸上一阵犹豫。

  林越转身蹲在了她的面前,回头对她笑了笑。妇人见林越这么诚恳,有时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年轻人,周围又没有什么人,还没进村子呢,想了想,终于慢慢伏子来,爬在了林越健壮的背上。双手一环,轻轻地抱住了林越的脖子,手中的拐横在了林越的身前。

  妇人并不重,林越稳稳地站起身来。一步一步,慢慢向坡下走去。

  “真是谢谢你了,小伙子。”妇人在林越的耳边说道,嘴中的热气冲的林越耳朵痒痒。

  “没什么。”林越笑了笑,虽然隔着两层衣服,但自己似乎还能感觉得到妇人胸前的硕大一般,叫他心中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双手托着妇人充满弹性滚圆的,手指似乎能陷到肉里面去。叫林越的心在漫天风雪之中格外的火热。

  背上的妇人似乎也感受到了林越手掌的温度,于是不再说话,只是盼望赶紧走完这段叫自己害羞的路。

  一会儿就到坡下面了,错落的房屋进入眼帘,村中一片雪白,背上的妇人忽然对林越说道:“大侄子,你受累了,到平地了,你放我下来吧。”

  林越并不累,说道:“姨,你去哪,我背你过去吧,我不累。”

  妇人听了这话,急急说道:“我你放我下来吧,都进村子了,这叫人看见”说着还在林越的背上挣扎了几下。

  林越听她这么说,也知道在农村有一些还很传统的观念,也不再强求,蹲子,将妇人放了下来。

  “谢谢你啊”妇人满脸通红地说道,还好,村子里此时没人看见。

  “没什么。”林越笑了小,看妇人丰腴而蹒跚的身影消失在风雪中。

  后来林越才知道,原来清水镇一带有一个风俗,新娘子结婚的时候,脚不能沾地,所以要新郎从娘家背上婚车,到了婆家之后,再由新郎直接背进新房。所以,凤鸣村里,要是见谁背着谁了,小孩子就会喊“背媳妇”了。妇人之所以不想叫林越背她,就是不想叫人说闲话。

  卷一?第三章:桂香嫂

  商店就在坡口的北边,一座孤零零的院落,前面是一排平房,北边一间门开在外面,挂了一个很大的蓝色牌子,上面有“凤鸣商店”四个红色的大字。

  绿色的小铁门,一扇关着,门上挂着厚厚的棉门帘,林越挑帘进去,热气就扑面而来。

  地方不大,一进门,右边堆着一大推的米面粮油之类的,前面是一个小柜台,后面两排货柜,货柜中间留了个走廊,挂着半截粉红门帘,从下面看去,里面是一个土炕,可能烧的火热,所里这个小商店里面温暖如春。

  林越正观察间,半截门帘一挑,打里面出来个美艳少妇来。这真叫林越感叹,这凤鸣村的美人还真是多啊,自己就见了两个,两个都是绝色。

  “小伙,要点啥啊”清脆的声音忽然叫林越想起了红楼中的两句诗“粉面含春威不露,朱唇未启笑先闻”。她虽然是在问话,可是声音里面伴着笑声,如秦腔中的花旦一般,把一句话说得婉转动人之极。

  “有没有暖水瓶和脸盆”林越问道。

  “有有有,我给你拿。”妇人说完,转腰身身一挑门帘进去了,给林越留下两瓣扭动的肥大玉tun,真叫人担心她纤细的腰,会承受不住这扭动的幅度。

  这和刚才的妇人是两个类型的人,一个温柔似水,一个却是娇艳似火。

  林越正想着呢,少妇已经拿着一叠脸盆和几个暖水瓶出来了。就这么一会时间,她似乎将刚才还有些凌乱的发丝收拾的妥妥帖帖,只在洁白光滑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刘海。刘海之下就是如桃花一般娇媚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林越。带着一些好奇和笑意。

  “来,你挑一挑。看喜欢那个颜色”少妇说着,将脸盆和暖水瓶都放在了面前的玻璃柜台上。

  林越仔细看了起来。

  那少妇颇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个自己从未见过的,文质彬彬的年轻英俊的男子。红艳欲滴的嘴唇一开,“小伙是谁家的新女婿啊长的这么俊的。”

  说完,竟然伸出自己白嫩的肉嘟嘟的柔荑,在林越的脸上捏了一下。

  林越被这个大胆的少妇弄的满脸通红,心说这不是调戏我吗急忙说道:“我是咱们小学新来的老师,今天刚刚来报道”

  “哦,原来是位先生啊,怪不得这么俊,这么斯文。”那少妇捂着嘴咯咯一笑,她本来就只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此时这般花枝乱颤,将胸前的两个硕大的玉qiu弄的波涛汹涌,似乎要跳出来一样,林越看的一呆,紧忙又低下头去看脸盆。

  少妇看他这害羞的样子,不觉十分有趣,伏子来,爬在柜台上问道,“选好了没有,先生,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林越刚想回答,却又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原来少妇的毛衣是v字领,她此时双手报胸爬在柜台上,胸前的不觉就露了出来,林越一眼就看到了一条深邃的肉沟,还有一小半雪白丰腻。不自觉的停下了说话,咽了一口唾沫这才接着说道:“我叫林越”。

  少妇正想笑呢,忽然发现林越的眼神不对,自己低头一看,难得地,自己也羞的脸红了,急忙从柜台上直起身子来,将毛衣整了整,似笑非笑地白了林越一眼,碧波流转。脸上有一种说不清的神情。

  林越此刻心中惶恐,急急忙忙拿了一个脸盆和水瓶道:“我挑好了,就这吧。多少钱啊”

  少妇看了林越一眼,她对着个脸皮薄的先生很有亲切感,所以平时对男人不假颜色的她今才频频不注意,暴露。

  “脸盆五块,暖水瓶十六,你给二十算了。新来的先生,在我们这,很不习惯吧”这话里不再有调笑,只剩下了关心。

  “还行吧,我今刚来,也没什么不习惯的。”林越毕竟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很快恢复了过来。边掏钱边说道。

  少妇麻利地收了钱,“我们这就是交通不太方便,有公路,但是车太少了。你家是哪的”

  “我家在秦州市区。”林越感叹着说道。

  “市区的都被分配到山沟了,呵呵,我叫赵桂香,你要不嫌弃就叫我声嫂子,全村就我一个商店,以后买啥东西就来。”赵桂香温和地说道。

  “知道了,桂香嫂”林越笑了笑,发现少妇的人不错,带着农村人特有的热情。他从来到凤鸣村,也不再说普通话了,而是说起了这里的方言,以便拉近距离。

  “以后常来串门。”桂香说完,自己都觉得脸红了,今天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老对一个年轻人风言风语的,这要被人听见,还不顶传成什么样子呢。

  林越到没想这么多,以为就是农村人特有的招呼方式,笑着点了点头。“再见,嫂子。”说着挑门帘出去了。只留个赵桂香,在热炕上辗转反侧,一会儿皱眉一会儿笑。

  卷一?第四章:第一课

  外面的风雪终于小了一些,林越踩着雪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学校并不是一个孤零零地在村子之外,在学校的北边,还有几户人家。看来凤鸣村根本就没有什么规划,纯粹是胡乱建设。

  正值下课,林越一进校门,就见很多孩子都在雪地里打雪仗,堆雪人,见他进来了,活拨的小家伙们都三五成群地偷偷议论,看,这就是五年级的新老师啊,林越对他们笑了笑,招招手,孩子们却害羞的散开了,等他回到房子,孩子们却又跟着,围在了门口,爬在窗户外面向里面张望,不知道想看什么。

  马校长还在房子里面,不过还多了两个人,正是另外两个老师,王伟和康明辉,王伟看来和马明华差不多年纪,眼睛很小,看起来总是一副笑的样子,和蔼可亲。

  “把你们这些大学生放在这,确实屈才了。”王伟笑着说道,他是几年前才从民办教师转正的,所以这样说。

  林越笑了笑,没说什么。

  康明辉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个子很低,不到一米七,脸上的表情看来很愁苦,总叫人感觉像是有什么心事一般,看见林越只是点点头,笑了笑,并没有说话。看来是个内向的人。

  “我刚才跟王老师和明辉说了,这学期,明辉带四年级和二年级,白芸带学前和一年级,我和王老师带六年级,你就带五年级,咱们没有三年级。”马明华说完,见林越眼中有疑惑,继续说道:“白芸是我们请的代课教师,还没来,现在教育局已经不让代课教师转正了,所以小姑娘有点不想来,我明再去她家请请,老师是在是太少了。”

  “那我上什么课呢”林越点点头问道。

  “我们这是包班,你一个人一个年级,主要上好语文数学就可以了,至于品德与社会,由我来上。”马明华苦笑了一声,这学校确实自己说的都不好意思了。“你只要写好语文数学的教案就行。虽然你的专业是生物,但我想小学语数应该没问题吧”

  林越点了点头,没想到这小学的办学条件艰苦到这个地步了,不但有复式班,还是包班制。这些在市区,早淘汰了几十年了,没想到这里还在办。

  但却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没有人愿意到农村来教书的,农村教师也是想着往出调,结果就是城里的教师越来越多,农村的教师越来越少,最后,只好将每年新毕业的师范生分配过来“历练”。

  几个人又说了会话,不过大多时间是马明华在问,林越在回答,王伟不定时地插嘴,康明辉只是问了问林越的毕业学校,其他时间只是笑笑,并没有说太多的话。

  “叮”上课铃响了。

  “走,带你见见你的学生。”马明华哈哈一笑,几个人出了房子。

  五年级的教室在一楼西侧,林越进去的时候,里面二十多个学生正在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他和马明华一进来,就听见有人大喊一声说:“别说了,校长来了。”

  然后教室里面立刻鸦雀无声了,孩子们的眼睛齐刷刷地看着林越和校长。

  “同学们好,这位就是你们以后的新老师,他可是师范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啊,以后,就由林老师给你们上课,大家说好不好啊”

  “好”孩子们看着年轻的而英俊的林越,异口同声的答道,声音很洪亮。然后不知道谁带头,孩子们竟然鼓起了掌。

  马校长笑了笑,林越第一次真正地面对自己的学生,看着孩子们清澈的眼神和脸上洋溢的真诚,他忽然心中有些感动。

  转身拿起讲台的的白色粉笔,用楷书在黑板上写下了“林越”两个字。指着它们对孩子们说,“我叫林越”。

  “老师写的字真好看。”第一排一个眼睛大大的,穿的跟洋娃娃一样的女生说道。

  马明华也点点头,林越的板书确实很厉害,不愧是大学生。

  林越对那个小女孩,笑了笑“谢谢你的夸奖,只要你从现在开始好好写字,以后会比老师写的还好的。”

  “真的吗”小女孩的眼睛一眨一眨,可爱地问道。

  “老师不骗你哦。”林越笑地回答道。

  说完,又直起身子看了看所有学生,继续说道:“我叫林越,林是树林的林,越是越来越好,超越的的越,我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希望我自己的知识一天比一天好,一天比一天厉害,永远进步。”说完后,林越扫视了一下全班的学生。

  “老师把自己的名字这么说了一遍,大家听清楚了没有”

  “清楚了。”

  “想不想和老师做朋友”

  “想”

  “那么,大家认识了我,我还不认识大家呢,谁来给我介绍一下自己”

  林越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标。

  “我来说,老师”一个个子瘦小的男孩子一下子举着手就站了起来,“我叫赵陆,赵子龙的赵,陆地的陆,因为我妈生我的时候,是在地上,所以叫赵陆。”赵陆的话引起大家的哄堂大笑。

  “很好”林越笑着点点头“赵陆说的很好,和我一样好。”他也很高兴,因为这些孩子看起来很热情。

  “谁还来说说自己”

  这次举手的人更多了。

  而马明华,早已经微笑着,出了教室。

  卷一?第五章:美厨娘

  林越的第一节课上的非常成功,虽然没有给学生讲授具体的课本知识,但是给师生之间以后的学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叮”孩子们第一次感到下课铃比想象中的响的要早,林越从不想拖堂,挥一挥手,孩子们叫着闹着,冲出了教室,这是最后一节课,放学了。

  林越从教室出来的时候,康明辉也出来了,他两手沾满了粉笔灰,一边拍手,一边对林越笑了笑:“吃饭。”说完,指了指厨房的位置。

  林越笑着点了点头,小厨房已经是炊烟袅袅升起了。

  凤鸣小学有一个专人做饭,听马明华介绍说,做的饭很是不错,看样子已经早早地来准备了。

  林越回房子洗了洗手,然后拿着碗筷直奔厨房而去。

  厨房中蒸汽很多,在灶台边,一个美丽动人的身影正在忙碌着。听见有人进来,她一边在锅里面下面一边说道,“马上就好,稍微等等。”声音柔和清脆。不过在林越听来却是有些耳熟。一转眼,看见了在餐桌旁边放着的拐杖,这才发现,原来这个美厨娘就是刚才自己背过的妇人。

  “是你啊。”林越不自觉地说了一句,恰好妇人也见没人搭腔,回过头来,正好看见了门口的林越。

  “是你啊。”妇人也说了一句。脸上带着喜色。她今天去卫生所取药,没想到在下坡的时候摔了一跤,被好心的林越背了一程,那时候她怕被人看见不好,急急忙忙地道谢完就走了,等走了一会才察觉,林越似乎不是本村子的人。她心里就有点过意不去,认为林越一个外人,好心帮助了自己,可自己却像逃避一样,一声谢谢就完事了。现在见到林越,这才想起马校长说,今天学校要来个新老师。

  林越也很意外,同时心中还带着一点点的惊喜,毕竟,这个四十左右的美妇人,给他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虽然自己没有什么想法,但是每天有这样一个美厨娘给你做饭吃,也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啊。

  也许是自小离开母亲的缘故吧,林越对比自己年龄大的美妇人,心中都有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喜爱。

  “坐着等会,饭马上就好。”妇人笑地对林越说道,她则不停地忙碌着,虽然右脚有点瘸,但是丝毫不影响她做饭的速度。

  而且,由于脚瘸的缘故,妇人每一动弹一步,身子就会向下倾斜一下。她此刻脱了羽绒服,只穿着一件粉红的毛衣,胸前的两个硕大无比的玉兔,就这样在林越的面前来来去去地摇晃,带起一阵阵的波浪,好像要从毛衣的束缚中跳出来。

  林越坐在餐桌旁的板凳上,偷偷地看着这动人的。

  一锅面已经下在锅里了,妇人此刻正在案板上切第二锅要下的面,她侧着身子,白嫩的左手正压着一根擀面杖,由于用力的缘故,肉肉的手背上出现五个可爱的小窝。右手里拿着刀,顺着擀面杖一刀刀的切下去,熟练之极。身子起伏之间,胸前的乱颤,好像要吃一口案板上的面。滚圆的,被黑色的绸制裤子紧紧包裹着,在蒸汽中放着耀眼的光芒。

  最引人的是两个如满月一般的玉盘,它们形状完美,浑圆中带着些椭圆,将裤子的布料紧紧地绷起,像是成熟的大西瓜一般,骄傲的向上翘着,但又不给人风sao的感觉,只是叫林越想起一种叫温暖的东西。

  下面省略数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