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一章:绝色母女(上)~~第十二章:红杏枝头春意闹

乡村教师》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卷二?第一章:绝色母女

  一颦一笑总关情,一举一动心。

  林越坐在餐桌边,偷偷地看着看着在锅边忙碌的李香萍,她正在煮稀饭,揭开锅的瞬间,蒸汽缭绕,她在这仙气一样的环境中,就像是天上下凡的仙女。眉毛细长如柳,媚眼娇美似杏,鼻子直挺,小嘴红润。虽然没有吐唇膏,但却自由一番天然美色,再配合着瓜子脸上洁白细嫩的皮肤,简直就是一个美艳的少妇。怎么也看不出来是个女儿都上初三的三十六岁的妇人。

  她轻轻地用勺子搅了搅稀饭,然后又轻轻地盖上锅盖。来到锅台前面,打开灶口,弯下腰去,看里面的火,然后用小铁铲往里面添煤。

  一副玉盘美景就这样展现在了林越的面前。

  两个比半月还圆的玉盘,骄傲地向上翘着,曲线,这种曲线不是西方女子夸张的滚圆,而是带了一些椭圆。更加体现出了东方女子的温婉。黑色的绸裤将它们紧紧包裹起来,在昏暗的灯光下,发出的柔和的光,中间一道缝,将玉盘分开,一直延伸到美人的前面。林越想象到的地方。

  添完了煤,妇人刚想起身,却是打了个趔趄,没有起来。不由得“唉哟”的一声。看来是脚上的伤还没好利落。

  “姨,你没事吧”林越赶紧上前,手从她的两个胳膊下穿过,将她扶起来,却没想到,妇人的***实在是大的惊人,自己的双手,竟然碰到了它们。隔着厚厚的衣服,它们依然弹性惊人。

  林越已经不是昨天的害羞男孩了,他故意装作不知道,双手一用劲,将李香萍从地上轻轻“抱”了起来,在这个过程中,双手在两个圆球的根部紧紧地隐蔽地捏了捏。抱起妇人之后,林越偷偷地去观察李香萍的神情,想看看她生气了没有。

  李香萍满脸的通红,从林越的搀扶下起来,赶紧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服。脸上看不出是害羞还是生气。

  “她认为我是无心之举”林越高兴地想着。

  “饭好了,你去叫叫康老师。”李香萍依然是一副温柔的样子。

  “哦。”林越赶紧应了一声,去叫在自己房子看书的书呆子康明辉。

  康明辉吃饭的速度很快,林越还没吃完,他就已经洗了自己的碗筷,又回房子了。

  林越也不急,慢慢地吃着,顺便看李香萍在一边洗锅。昨天从山上回来,被那卷书改造过之后,林越发现自己好像色了很多。看见美女就有一种冲动。

  李香萍洗完锅,忽然走到林越的面前,有些不自然地说道:“林老师,我”

  林越的心一下子“咯噔”一下,心说她不会是想警告我吧,但脸上的神情没变,依然笑着说道:“姨,你叫我林越就行了,叫什么林老师,多见外啊。”

  李香萍笑了笑,用手将耳边的几丝长发顺了顺。“好,林越啊,姨有个事情想你帮忙,可是又”

  林越吃完了饭了已经,见李香萍老是吞吞吐吐地,就说到:“姨,有啥事你就说,能办到的我一定帮忙,不用客气的。”

  “是这样”李香萍这才开始说了“我女儿王瑶,这学期完了就要中考了,可是她那个物理成绩确实不行,她听我说咱们学校新来了个大学生,非吵着叫我求你去给她补补课,你看这”

  李香萍话还没说完林越就已经明白了,现在家教都是要给钱的,看来她是很不好意思要自己做免费的,但是又不能不帮助女儿,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可是,这对自己来说,真是一个接近美妇人的绝佳机会啊。

  所以林越摆了摆手,“姨,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我反正放学了也没啥事情,补补课么。有啥不行的,你以后多给我们做些好吃的就行了。她今晚在不,我们现在就去。”说完,林越就赶紧去洗自己的碗筷了。

  李香萍看着林越的背影,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有开心,有感激,有害羞,还有其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林越和李香萍出了校门,冬天天短夜长,才八点左右,天已近完全黑了。林越这才知道,原来李香萍家就是学校的旁边那几户人家之一,并不在村子里面。

  李香萍的脚好了些,但并没有完全好。却没有柱拐杖,看来女人不论年纪身份,都是有一些爱美之心的。

  昨天下了些雪,路又是公路,所以地上有些滑。李香萍走的格外的小心。

  “姨,我来扶着你吧。”林越说着,也不管李香萍同意不同意,左手手抓住了她左手,一把握住,右手搭着她的腰身,轻轻地环抱着她。

  “这”李香萍被林越这一抓一抱,整个身子险些没载到。还好,林越稳稳地扶住了她。心中如少女一般小陆乱撞,心说,李香萍,这叫别人看见了,你一个寡妇,往后还怎么抬头做人,一方面又想,林越是老师,又是晚辈,搀扶一下自己,有什么问题,再说天这么黑,路上那会有别人啊李香萍,你一个年纪这么大的寡妇,难道林越能看上想到这里,心中一惊,不由得暗自害羞,都几十岁的人了,还像这种事情,李香萍你太不要脸了。

  卷二?第二章:绝色母女

  昨天下了些雪,路又是公路,所以地上有些滑。李香萍走的格外的小心。

  “姨,我来扶着你吧。”林越说着,也不管李香萍同意不同意,左手手抓住了她左手,一把握住,右手搭着她的腰身,轻轻地环抱着她。

  “这”李香萍被林越这一抓一抱,整个身子险些没载到。还好,林越稳稳地扶住了她。心中如少女一般小陆乱撞,心说,李香萍,这叫别人看见了,你一个寡妇,往后还怎么抬头做人,一方面又想,林越是老师,又是晚辈,搀扶一下自己,有什么问题,再说天这么黑,路上那会有别人啊李香萍,你一个年纪这么大的寡妇,难道林越能看上想到这里,心中一惊,不由得暗自害羞,都几十岁的人了,还像这种事情,李香萍你太不要脸了。

  林越却不知道自己这简单随意的动作,竟然叫身边的美妇人产生了这么多的小心思。

  他只是抓着美人的柔荑,轻轻地感受那种肌相切的感觉。李香萍的手很柔,很软,按理说她每天要做这么多的事情,手应该很粗糙才是,可是,林越在她的手心连一个茧都没有感触到。全是光滑的感觉,看来这妇人保养的非常之好。

  右手下的腰身,随着步子的走动,一扭一扭的,林越知道这不是李香萍在故意勾yin自己,而是因为妇人腰太细,而玉tun又过于肥大的缘故。自己的手在光滑的羽绒服上面滑来滑去,间接可以感受到她腰肢的活力。

  林越是享受地步行,而香萍妇人,却不知道自己倒是是享受还是难受了。林越的身体被改造之后,全身全是纯阳气息。这对女子可是具有致命的吸引力的,特别是李香萍这种经历过鱼水之欢的妇人,简直就像是一团火,要把你变成飞蛾。

  她全身都感到不自在,却又感觉非常的舒服,心中也有一种久违的温暖。

  就在两人这样矛盾的心情中,终于到了家门口。

  李香萍家看样子盖起来没几年,林越现在的眼睛,在黑暗中也能看的一清二楚的。一个红色的大门,很气派,李香萍终于挣脱了林越的“魔爪”,上前去开门。

  林越跟着她走了进去。

  农村的院子都很大,这个院子的地面都是水泥的,门楼的左边是一个厨房,独独一间。后面是三间平房,很常见的那种,中间一间大的,客厅,两边两件卧室。客厅门上挂着厚厚的门帘。

  两个人挑门帘进去,里面亮着灯光,原来中间的客厅很大,似乎没有当客厅来用,两遍堆了十几袋子的玉米麦子。而后面用木板隔开,也做成了一间小房子,灯光正是从里面的小房子发出来的。左右两边的房子都暗着。看来中间是李香萍的女儿王瑶住,两边就是李香萍和她婆婆住了。

  听见声响,小房子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女来,“妈,你回来了啊。”声音清脆,却刻意压低了,想来是她不想吵醒自己的奶奶。

  “恩,瑶瑶,你奶奶睡了吧这是咱们学校新来的林老师,他专门给你补课来的。”

  “老师好。”王瑶看起来也很害羞的样子。问候了句林越,心说,想不到林老师这样年轻,长的这样好看。

  “你好”林越笑着点点头,仔细打量王瑶,这又是一个美人坯子。继承了李香萍一切的美貌。鹅蛋型的脸庞,眉毛弯弯的,像月亮,眼睛很大,眼神清澈动人,像是在笑,又像是害羞,仿佛是蕴含着一弯清澈的泉水。小巧动人的琼鼻找不到一丝的瑕疵,樱桃小嘴里一口洁白整齐的贝齿,水嫩光滑,像是能掐出水来。

  身材高挑,十五岁的年纪几乎已经接近李香萍的身高了,不知道是不是遗传,小小年纪,胸前的似乎已经不亚于成年人了,要是再发育几年,看来都有超过其母李香萍的趋势。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一双修长的,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着,曲线动人。

  林越真没想到,在这样的小山村中,会有这样多的美女,眼前的少女的气质和简直是太完美了,不亚于任何的歌星。

  李香萍看了林越和女儿一眼,“瑶瑶,还不叫林老师进屋,林越,你坐,我给你倒点水。”

  “不用客气,刚刚喝完稀饭,喝什么水啊,姨,你休息吧,我和王瑶一起学习,有什么事情我叫她做就行了,是不是啊,王瑶”说完,林越对王瑶笑了笑。

  王瑶虽然第一次见林越,却觉得他很亲切,就像是邻家的大哥哥一般,见她对自己挤眉弄眼地笑。也乐了,一把拉着母亲“就是,妈你去看看电视,歇一歇,我房子里有水的。”

  “你啊”李香萍笑了笑,也不再勉强。进了自己的房间,拉开了灯。

  林越也进了王瑶的房间。门旁边一个窗户,对面一个窗户,房间真的很小,可能不到十平米。左边放了一张床,床边是一个半新不旧的写字台,上面一个台灯,和很多摆的整整齐齐的书。写字台前面是一张靠背椅。这几样东西几乎把整个房子都占满了。林越和王瑶两个人站着,房子里就再没有空位置了。

  林越看了看,拉开了写字台前的凳子,“来,王瑶你坐这,我坐你床上。”说着自己就坐在了王瑶的小床上。王瑶点点头,坐了下来。

  林越打量四周雪白的墙壁,上面没有什么明星海报之类的东西,只有几张奖状和过期的年历。

  卷二?第三章:家里不能没男人

  林越和王瑶就这样面对面坐下,看的出来,小姑娘还是有些拘束的。林越笑了笑,一边打量房子四周,一边说道:“其实我也有个妹妹,不过比你大,今年已经上高三了。”

  “那她一定学习很好吧”王瑶手里拿着书,随便乱翻着。

  “好什么啊。全班倒着数。”林越苦笑了一下,看来对自己这个妹妹很是头疼。

  王瑶似乎是有些羡慕,“要是我有林老师你这样一个哥哥,我的学习一定会很好的。”

  林越笑了笑忍不住用手去摸了摸王瑶满头的秀发“傻丫头,学习是要靠自己的,和别人有什么关系,你要愿意,也可以做我妹妹啊。不用叫我林老师,叫我感觉自己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了。”

  王瑶被林越夸张的说法说的笑了起来,“真的吗我也能做你妹妹”小丫头有些高兴地问。

  “当然啊,有你这么个仙女一般的妹妹,也是我的荣幸啊。”林越调皮心起,用手指去捏了捏王瑶的脸蛋。

  王瑶被林越这一捏弄得满脸通红,不过心里还是喜滋滋的。觉得一下子和林越没有了距离感。

  林越说了一会,见王瑶放开了,这才转入正题“说你的物理不好”

  王瑶听林越说着,也收起了害羞和激动,对着手中的物理书说道,“是啊,我总感觉物理太复杂了,明明上课听懂了,可一到做题,就又不会了,特别是电学和力学。”

  林越听了,点点头,“电学,其实,你可以把电流看做是水流”开始讲了起来。

  王瑶听的很认真,也很兴奋,只觉得林越的讲解很浅显很能叫人接受,几个在自己看来很难的题目,林越也用他的这种办法做了出来。叫王瑶心中对林越是佩服得不得了。听得也越发地认真了。

  “好,你自己来做这道题,按我说的方法。”

  王瑶低着头,咬着贝齿,思考了起来。

  林越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和王瑶靠的很近了,自己的嘴唇几乎已经碰到了王瑶的耳朵,灯光下,少女的耳朵晶莹可爱,雪白雪白的,彷佛是透明的水晶一般。耳坠圆润光滑,呈现出的粉红色。隐隐还可以看到还未退去的绒毛。

  此刻,她好看的柳眉轻轻地皱着,清澈的大眼睛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稿纸,琼鼻微微上翘,鲜艳饱满的嘴唇被上排整齐洁白的贝齿轻轻咬着。这副表情简直叫人怜爱之极。

  林越顺势再往下看,少女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细长光洁的脖子被隐藏了起来,因为坐的离桌子很近,胸前已经发育的很好的两座玉女峰紧紧地挤压在桌子上,形成一个惊心动魄的大椭圆。

  林越的呼吸不由得急促了起来。

  王瑶只感觉自己耳边传来了阵阵的热气,不用说,是林越的呼吸,她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被林越口中的气这么一吹,只觉得耳朵里痒痒的,特别是耳坠,似乎都开始发热发痒了,而这痒痒却似乎又不是来自耳坠,像是来自别的地方,不一会儿,好像全身都麻麻的。这种感觉叫人很难受,但是又很快乐。

  这样一来,她的心跳就更加厉害了,似乎要把桌子都给掀翻了

  就在这时,忽然听见外面的几声急促的叫喊“妈,妈你”正是李香萍的声音。

  “奶奶出事了”王瑶立刻反应了过来,林越却早已经起身跑了出去。

  李香萍婆婆住的房子灯亮着,林越进去的时候,就见李香萍不住地摇晃着在炕上躺着的一位瘦小的白发老婆婆。但是,李香萍怎么喊,对方都没有反应。

  “怎么了姨”林越过来抓住了李香萍的手,病人昏迷的时候,不能随便乱来的。

  “奶奶”王瑶也跑了过来。

  “我过来看妈吃药了没有,却怎么也叫不醒人,我”李香萍说着,几乎快要哭了出来,紧紧抓着林越的手,靠着他的肩膀,彷佛是找到了依靠一般。

  “奶奶她死了吗”王瑶叫了半天,不见奶奶反应,一下子害怕了起来,退后几步,也抱住了林越的胳膊。

  李香萍听女儿这么说,脸色也一下子变得煞白。抓林越抓的更紧了。

  林越左拥右抱这这对母女花,却没有半点猎艳的心情。分别拍了拍两对圆润的香肩,自己上前去,手指放在老人的鼻子下试了试,又按了按脖子的大动脉。

  “怎么样”这对美丽的母女异口同声地问道,眼眶中都饱含着泪水。

  “没事,只是昏迷了。“林越叹了口气,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学习学习自己脑海中的神农医术。不过此时说这无用。

  “那怎么办”李香萍这时才深深感受到,一个家里没有男人的悲哀,自己一个妇道人家,在这种时候,还是慌了手脚。看来一个家里真是不能没有男人啊。

  林越伸过手用力抱了抱李香萍的肩膀,果断地说道:“没事,姨,有我呢,你知道你们村子谁有车吧,你现在去打电话,叫他过来。人必须要送到秦州市的医院了。”李香萍被林越这一抱,似乎找到了依靠一般,赶紧点点头,去打电话了。

  “那我呢”王瑶紧紧抓着林越的胳膊不放。

  “你也有任务”林越笑着拍了拍王瑶的手,“你去准备几件妈和你奶奶换洗的衣服,估计要住院的。”

  王瑶懂事地点点头,忙去了。

  林越看了看,把炕上的被子卷过来,包裹住瘦小的老人。

  一辆面包车很快就到了,停在了门外。林越抱起包在被子里的老人,轻轻放在了后排座上。这时候,收拾好的母女两也上了车。

  车向秦州市中心医院驶去

  李香萍在车上,看了一眼双手按着老人的林越。心中说不出的滋味,要不是他这个大男人今晚在,自己可能就慌的不知道干什么了。想到他对自己坚定的说“有我呢”以及那个温暖而安全的一抱,美妇人心中有了异样的感觉,俏脸也通红了起来

  卷二?第四章:母女争风

  车子飞速行驶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了秦州市中心医院。

  林越把老人从车上抱了下来,李香萍给司机钱,没想到这看来一脸精明的司机却连连摆手。

  “香萍,都是一个村的,遇见这种事情,我还要你钱,你这不是打我脸么”说着,关上了车门,发动汽车,回去了。林越看的一阵触动。李香萍只好作罢。赶紧跟着林越往急救室跑。

  “什么情况”值班护士见林越几人进来,赶紧问道。

  “中风瘫痪病人,昏迷不醒。”林越早在车上问明了情况急忙答道。

  护士麻利地推来了移动床,林越将老人放在上面。还没等护士开口,就对李香萍说道:“姨,你和王瑶在这看着,我去办手续。”

  “给你钱”还没等李香萍掏出钱来,林越已经走开了“我有。”他的声音远远传来。叫李香萍母女一阵感动。

  林越很好办好了手续,交了三千块押金。幸好他大学四年的奖学金都存着,要不然,刚上班的他还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办好了这些事情,林越又给马明华打了个电话,告诉今晚的事情,顺便说自己明天可能回不去了,因为李香萍母女都需要个人支应。马明华很爽快的答应了,叫林越不必担心学生,反正明天已经是星期五了。

  一切搞定,林越去外面买了两杯热奶茶,这才向急诊室走去。

  老人已经推进急诊室了,李香萍母女坐在外面的长凳上,似乎有些六神无主,花容惨淡。这对大小美人楚楚动人的神态,又引得林越心中怜惜。

  李香萍母女见林越过来,彷佛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脸上的神情都放松了一些。李香萍更是不自觉的往边上挪了挪,给林越在她和王瑶的中间留出了一个空位。

  “怎么样”林越坐在母女花的中间问道,随手将奶茶递给了左边的王瑶。

  王瑶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接了过去。在她看来,这个认识时间不长的英俊哥哥,是最自己母女最好的人了。

  “不知道,医生还在里面急救。”李香萍愁容惨淡。看林越递过来的奶茶,摇了摇头。

  林越一把抓过妇人的柔荑,把热腾腾的奶茶强制塞到了她的手里。“老人家身体是很重要,但你的脚也没好利落,也要爱惜自己的身子啊,要是你再伤风感冒,谁来照顾老人和王瑶啊。”

  林越说着话的语气就像是在说自己的平辈,一点也没有把自己当外人,王瑶在那边一边喝奶茶一边点了点头,很是赞同林越的说法。

  这些话在李香萍听来,却又是另一番滋味了,她一个妇道人家,苦苦支撑这个家近十年,从来没有个知冷知热的人关心过自己,林越这些话虽然霸道了一点,却叫美妇人感到了一种从未感受过的,被人关心呵护的感觉。

  被他的气息包围,被他呵护的感觉,真的很好。

  李香萍看着眼前的这个器宇轩昂的男子,心中一片温馨,杏眼中不由得流出了几点泪花,也顾不得女儿还在一边,抱着林越坚强的肩膀,轻轻哭泣了起来。声声婉转,似乎要将十年的幸苦委屈,全部发泄出来。

  一边的王瑶见母亲哭的这般悲切,不知怎的,也伤心了起来,抱着林越的胳膊,也默默地流起了泪水。

  林越知道,李香萍十年来过的太苦了,一个寡妇,带着孩子,照顾婆婆,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遭了多少白眼。哭一哭,也许还能好受一点,于是就一手一个,拽过这对母女,抱住两个香喷喷的大小美人,任她们在自己的怀中哭的一塌糊涂。

  幸亏这时急诊室外没有其他的人,要是被人看见林越被两个娇滴滴的大小美人抱着哭,不知要羡煞多少男人。

  哭了一阵,李香萍终于停了下来,眼泪汪汪地抬起了头,颇为不好意思地对林越说“不好意思”她光洁白嫩的脸上还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长长的睫毛都被眼泪打湿了,眼睛红红的,娇嫩的嘴唇紧紧抿着。美人梨花带雨的样子,简直是太了。

  林越摇了摇头,伸手将美妇人脸上的眼泪擦干将。又替她把吸管被子。

  李香萍白嫩的脸蛋上虽然一阵酡红,但却一动不动的,就像是温顺的小媳妇一般,接受的林越细腻温柔的动作。心中全是喜悦,就像是进洞房的新娘一般。脸上写满了春意。

  王瑶却在一边看得吃味,心说林越哥哥光给妈妈擦眼泪,也不知道给我擦擦,哼,真是偏心的哥哥。转眼看到李香萍斜靠在林越身上,起伏的硕大肉球,紧紧地挨着林越的身子。自己也连忙抱着林越的胳膊,把它放在了自己的之间。心想,等我长大了,一定要长的比妈妈的奶奶还大

  要是李香萍知道了女儿心中的想法,不知作何感想。

  不过林越却是左拥右抱地,着实艳福不浅。右边边李香萍的硕大肥美紧紧地挨着自己的胸前,一起一伏,那团肉就一收一缩地挤压着自己,这种无法言喻的爽快,简直叫人高升。

  这边的小美女王瑶更是快分,竟然将自己的胳膊放在了她的两个中间,虽然说她现在的大小还不及她的母亲,可是也绝对不可小觑,甚至比有些成年女性发育的都要bao满。这对玉女峰就像两个大大的馒头一般,结实,紧致。林越的胳膊刚一接触,它们就是一阵轻微的颤动,像是要把他的胳膊弹开一般。绝对的弹力惊人啊。

  王瑶其实自己也被林越胳膊上传来的压力和热力弄得心跳不已,林越的胳膊一压在她的之上,她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全身都燥热了起来。这股热流顺着自己的玉女峰,一直到达了自己那羞人的地方。好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嘴,在给自己的秘密花谷吹热气一般,要不是坐在椅子上,她下半身几乎都酥麻了。

  大脑中一片空白,飘飘荡荡的。只知道看着旁边的林越,永远陶醉在他温暖的微笑中

  卷二?第五章:?美女医生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急诊室的门终于打开了。李香萍母女急忙从林越的身上起来,擦了擦自己的泪水。李香萍成熟中带着娇美,王瑶青春中带着羞涩,一个如牡丹丰腴,风韵十足,一个似荷花,亭亭玉立。

  这对母女花和林越急急地站了起来,问出来的医生,“怎么样”

  带头的医生叹了口气,“病人的血栓已经非常严重,现在清醒了过来,但是”

  “但是什么”李香萍和王瑶一听,脸色就变了。

  “但是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最多不过一个星期,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吧你看是转到住院部还是回家”这位中年医生问的很详细,一般来说,没有希望的病人,很多家属会选择回家,见亲人的最后一面。

  “不,我们住院,有一丝的希望,都不能放弃,求你了,大夫”李香萍的选择毫不犹豫,叫林越看得直点头,住院就意味着这本来不富裕的家庭又要有一大笔的开支,而且毫无希望,但是李香萍还是选择这么做,看来真是个重情义的好媳妇,这样的女子,实在是太难得了。

  下面省略数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