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九章 猎(三)

戏闹初唐》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大郎,今天还上山?”

  娘亲看着杨乔又背着弓箭,准备出门。

  “嗯,我还要上山看看,为啥昨天那猎物那么少,难道是被和尚给冲走了不成?”

  昨天,杨乔真的很郁闷,为啥,他碰到的猎物太少了,虽然说,有几只野兔,野鸡从他的手下逃走了,可是,碰到的数量真的不多,要知道,这山是他家的,昨天晚上,他就问过娘亲了,可是没有人敢到他家的山上打猎,这可是私人的地方。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被和尚给冲走了,也不知和尚在山上转了多少圈。

  估计,当时和尚的想法是,找个安全的地方,来放置狼崽,可是,无论什么地方,都不安全,狼崽太小了,直到碰上了杨乔兄妹俩,这才算是把包袱给甩了出去。

  “吼吼吼,抓和尚,抓和尚!”

  小妹在一边听到杨乔说和尚,于是,也跟着起哄,那个,抓个和尚做晚餐,可是被她给想着了,于是,这抓和尚,竟然成了小妹的口头禅了。

  “小娘,今天就不要跟着闹哥哥了。”

  “不嘛,不嘛,抓和尚,抓和尚。”

  说着话,小妹手脚并用,就往杨乔身上爬。

  “唉,你这孩子,就是不听话。”

  “算了,娘亲,小妹很可爱的,我就带着她好了,又不闹人,又不累的。”

  杨乔迅速的把小妹捞了起来,放在了一边的肩膀上。

  “吼吼,抓和尚,抓和尚,哥哥,哥哥,小小可爱,带着,带着。”

  好吧,带着就带着吧。

  “大姐?”

  “你就惯她吧!”

  大姐宠溺的白了杨乔一眼,顺手把狼崽拎到了小妹面前。

  “奥,走了,小小可爱,我们抓和尚去了。”

  小妹兴奋的在杨乔的肩膀上晃着身子。

  “小娘,坐好了,不然,掉下来,我可不管。”

  杨乔吓吼着小妹,“没事,我抓着你的头发呢,走了,走了,太阳对我眨眼睛,鸟儿唱歌给我听,我是一个努力干活,还不烦人的小妖精,哥哥哥哥,我要花,小公举想要花了。”

  “好,给我的小公举戴花。”

  杨乔顺手从路边采了一朵花,给小妹插在了头上。

  “哥哥,哥哥,小小可爱,小虎也想要花。”

  “好好,都有,都有。”

  这是什么状况,这小妹,有些不服管束的意思存在。

  “小娘啊,我教你一首新歌好吧?”

  “好听么,能抓和尚么?”

  “能,前面的歌,可没有娘亲,这首歌,里面可是有娘亲呦。”

  “好啊,好啊,我要学,我要学。”

  “天地之间和为贵,百善之中孝为先,父母是生育我们的恩人,要知恩报恩。……”

  一首厚德载物,要教给小妹唱,杨乔可不想再重复前世教育女儿的方式,太溺爱了,真是不好,可是,不溺爱,还叫女儿么,人都说,女富养,男穷养。

  不过,杨乔真不知道怎么教育娃娃,那么,就从一些歌曲,短句啥的开始吧!

  “哥哥,哥哥,什么叫做孝为先?”

  这孝为先啊,就是……

  果然,这山上的猎物,是被和尚给冲走了,这不,兄妹俩一边唱着歌,解释着歌,就发现了猎物,而杨乔也没有停止跟小妹的解释,而是把肩上的弓往下一放,拎在了手上,并且迅速的把一支箭给准备好了。

  “崩,”一声,远处的野兔应声而倒,而杨乔则是摇了摇头。

  唉,还是不成啊。

  自然,他把这射箭,甚至是打石当成了金手指了,既然是金手指,那么,射箭射眼,打石打头,这才是真正的金手指,看来,还是需要练啊。

  “吼吼,一个和尚,一个和尚。”

  “不是和尚,是野兔。”

  “和尚,和尚。”

  “好好,和尚,和尚。”

  这宠溺,真是没边了。

  “吼吼,我来,我来?”

  “你还有手抓么?”

  “不么,不么?”

  好吧,杨乔很快编了一根绳子,把野兔捆着,挂在了小妹的肩膀上。

  “吼吼,和尚,和尚,吃肉肉,吃肉肉。”

  “老实些,我们走了,天行健地势坤……”

  天行健,地势坤,师法天地章仁伦,几千年礼仪之邦厚德载物传到今……

  哥哥,什么是天行健?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吼吼,君子以自强不息,吼吼。

  好吧,这吼吼,竟然成了小妹的口头禅了,起初,杨乔是为啥说吼吼二字的,哦,记起来了,当初给狼崽起名字的时候,杨乔学过老虎的叫声,这让小妹记住了,认为很威武,就成了她的口头禅了。

  口头禅,口头禅吧,又不是什么坏事,杨乔也没有管。只要小妹高兴就好。

  “吼吼,小虎,你也要天行健,吼吼。”

  “啪。”

  一个石子扔了出去,一只野鸡应声而倒。

  为啥不用箭,这野鸡,杨乔怕给射的浑身是血,所以,用石子,才是最好的方法。

  不过,杨乔还是摇了摇头,不满意啊,不满意,此时,他只能射身子,打身子,这身子,面积大啊,如果能够达到,射箭,射眼睛,打石,打脑袋,或者想打哪,就打哪的时候,才算是最强了。

  打猎,射箭,甚至练打石,这些,都算是附带的,此时,杨乔主要是想考察自己家的山峰,看上面有什么资源,在这个时代,也许,人们就是认为,这么一座土山,除了砍柴以为,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可是,在杨乔眼中,就不一样了。

  这山上,可到处都是宝,猎物,自然是宝了,能吃,能换钱,还有药材,同样是宝,他完全可以挖药材,到城里去卖,他不相信,所有的大夫,都是自己挖药材的,而不购买药农挖的药材,要不然,就没有药农这个说法了。

  还有,或许,山上还能捡到一些稀奇的东西,这个,要看运气了,也只有烂石山,才有可能,这个山,是没有机会了,不过,这山上竟然还有水果,水果,这又是一个发财的机会,尽管这些水果不一定好吃,可是,可以酿酒啊,估计,此时,外面的粮食酒不会很多,看那田地里的粮食产量不是很多,也或者,杨乔接受了前面杨乔的一些想法,有些悲观此时,日子都过的艰难。

  那么,这水果酒,就大有用处了。

  “天地之间和为贵,百善之中孝为先,父母……”

  小娘,回去之后,要对娘亲怎么样?

  “要好好孝顺娘亲,好好尊敬大姐,还有,尊敬哥哥,我再也不采哥哥的头发了。”

  好吧,你也知道采我的头发是坏事,可是,不采头发,你能坐住么。

  “嗯,你知道采头发不好就行了,不过,你要是坐在我的肩膀上,还是需要采着我的头发的,不然,你怎么能坐的住。”

  “吼吼,哥哥,真的么,真的可以继续采你的头发么。”

  “好了,可以,可以,把你的狗狗抱好,可不要让它在我的头上拉尿。”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狼崽,既然需要带着,那么,就只能放在杨乔的头上,不然,也没有地方放不是么,杨乔现在可是盼着,什么时间这狼崽能跟着跑了,就成了,到不希望它能够抓取猎物。

  “吼吼,吼吼,小虎,听到了么,哥哥是个好人,可是允许你在哥哥头上的,吼吼,吼吼,太阳对我眨眼睛,鸟儿唱歌给我听……”

  小妹倒是会找机会唱歌,而且很应景,这不,眼前景色换了,那么,歌曲也跟着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