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一三零章 训练

戏闹初唐》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什么,那小子是这么说的,要杀人立威,而且,是在第一次集合训练的时候,不到的,他会杀人,啊,不好,你,赶紧的,把几个最重要的娃儿给保护下来,不是保护,拎也要给我在集合令完结之前,把他们给拎过去,其他的人,宰那么一个两个的,也给他们提个醒。”

  李二这是说的什么,他在担心什么。

  其实,这还要从头天,杨乔去太子府做客说起来。

  因为都知道,第二天,就要进行秋训了,所以,这两个卫的队伍,都集中到了太子府,幸亏,这皇家的地盘,够大,要不然,这两千多人,还真站不下呢,这还算是人少的时候,等这人员齐了,好像是四千多人,这就是两个卫啊,整个东宫六率,人满了,会有两万多人,这个,此时,杨乔真不知道,这东宫六率到底有多少人。

  “你们,都站在这里干嘛?”

  “回太子殿下,他们是想来问问请假的事情,这不,要训练了么,正好,有些家中有事的,可以请假了。”

  好吧,真是另类的想法,他们不是逃避训练,而是认为训练无用,正好用来请假。

  “请假,训练的时候请假,太子,你就这么训练队伍的,怪不得你出去亲卫不是这些人呢!”

  杨乔嘲讽的说着太子。

  “你是哪位,太子也是你能说的。”

  这卫率不愿意了。

  自然会不愿意了,总归,太子,那是他的主子,这一个十多岁的小子,在这边胡说八道的,他自然生气了,这可是也一个三四十岁的将军,也就是率,正四品上的武职。

  好像,大唐这个时候,武职还是很值钱的。

  “我是哪位,好像,你说不着,我是你们太子的客人,我跟你说什么说,也不知你们这些卫率是干什么的,太子的亲卫,我竟然没有看到过你们,来了训练了,你们竟然想请假,看这个意思,明显是有大部分人,明天都不想来了。”

  “我跟你说,今天,我只是太子的客人,可,明天,我就是你们的教官了,教官,不知道是什么官职,什么官职都不是,我只是你们太子请来训练你们的,怎么不服气,放心,我会让你们服气的,既然是太子请来的,那么,我就代表了太子,也就是说,你们看见我,就是看见了太子一样。”

  “我还跟你们说,请假,不可能,明天,在点将鼓结束之前,你们如果有没到的,不要说我不给面子,出了人命,你们自己担着,你们,可是大唐的军人,军人,就是需要上前线作战的,既然你们不尊号令,晚来迟到,那么,上了战场,也是废物一个,既然是废物,到了战场上,会影响别人,甚至,还会多出一个执法官来处理你们,那么,还不如我现在就要了你们的命,到时候,这执法官,在战场上,还可以多杀一个敌人,这是杀敌人,可是功劳,执法自己人,可是什么都没有的,如果执法不利,甚至会有生命危险,好了,我想,很多的人,都听到我说什么了,都给我传下去,如果,如果明天谁被宰了,不要怪我,只能怪你们这两个率,不作为了,走吧,太子,这里,乌烟瘴气的,希望,明天我接任教官,能好一些。”

  这是干啥,杨乔想好了,他要杀人立威,这,还真跟他说的一样,军人,就要有军纪约束,这军纪,最严重的就是杀头,而明显,这种训练的时候,就有杀头这个资格。

  可,不提前说一下,明天来了就立时杀头,好像,也说不过去,这一直以来,这太子卫队的两个率卫,都散漫惯了,所以,提醒是有的,严格,也是有的。

  这不,也许,这两个率卫的人不相信,而李二,先相信了,所以,没有多久,在这些纨绔家中,他们的老子开始警告他们了。

  “明天,你还想请假是吧?”

  “啊,一直以来,不都是如此么?”

  不愧是老二,跟老子说话,都是爱理不理的样子,而且,他们老子,还真拿他没有办法。

  “请假,圣上传话来了,你们要想明天有命在,就给我去训练,否则,我就只有在家给你办丧事了,记住了,到时候,你们想叫人,都没有机会的。”

  其实,他们老子,也是不相信的,可是,这是李二传的话,如果真的没了命,他们还真没的说。

  “那小子,也不知谁给他的信心,敢这么说,还传到圣上耳朵里了。”

  在这些权贵的家中,这样的抱怨可是不少。

  “那小子,是谁?”

  不会是我们想的那样吧,否则!他们还真不敢想了,好像,自从听到杨乔以来,就是以无法无天著称,哪里无法无天了,说话是这样的。

  “不成,如果是我想的那个小子,我跟你讲,他还真敢杀人,你,明天还是老老实实的去训练去,不然,真没有保你的,就是太子,也保不了你。”

  “好吧,好吧,真不知道,你害怕什么!”

  “陛下,我们自作主张,给那些主要的人家中,传了话,让他们明天及时去参与训练,也不知。”

  “嗯,你做的好,传话好啊,不管哪个被宰了,也找不到我这里来,不是么。”

  李二高兴了,这些小子,应该好好给他们一个教训了,可是,这李二一直却是找不到机会,都是自己要紧的手下,说什么好呢,而现在,杨乔竟然给他把这件事情解决了,先前,他还以为,杨乔会给他造成危害呢。

  “二哥,你真愿意让他杀人不成?”

  长孙,在一边直皱眉头。

  “观音婢,他们,该杀,太散漫了,你看别的府卫,那多数都是从战场上杀出来的,听到训练,都很高兴的就来了,一个个都是擦的甲明,武器亮的,而这些人,听到训练,竟然成了他们休假的日子了,你说,这要是起了战事,我能指望谁。”

  杨乔不知道,此时,他已经被传成了一个凶神恶煞,敢杀人,而且,是杀太子的人,而很多的人,是在看热闹。

  “杀人,好啊,这李二的女婿,杀了李二的宠臣的儿子,这帐,该怎么算好呢!”

  不用考虑,这是一些世家,就想着看李二跟杨乔的热闹呢,要说恨,好像,他们更加恨杨乔一些,李二,还给他们面子,无论他们是放在皇宫里的,还是放在什么地方的探子,基本上,那是没有生命危险的,不是李二不想杀,是不值得。

  而杨乔则不然,竟然直接把他们的探子,都给杀了,还给喂了狼,这些人,可都是他们家的精锐家将啊,竟然就这么死了,而且,连跟毛,都没有探到,现在,他们还都要去买那什么豆油炒菜吃,这杨乔研究出来的豆油,竟然成了大唐豪族厨房必备的物品,没有这个东西,几乎算是吃不下饭了,这东西,还卖的那么贵,听名字,就知道是最贱的豆子造的油,而这豆子,都是喂畜生的,可是经过杨乔的手,就成了贵重物品了,甚至,贵比黄金。

  所以,此时,很多人都在看热闹,看着如果杨乔跟这些大臣闹翻了,那么,杨乔如果成了孤家寡人,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会不会,只能把一些技术,这么给让出来呢,这个热闹值得看,而且,还要准备好,准备抢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