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六七零章 无题

戏闹初唐》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任他外面扰乱纷纷,我自在家巍然不动。

  嗯,这是此时杨乔内心的真实写照,年底了该平静平静了,所以,杨家再一次全家聚集在雪场那里的大帐篷里面了,不过,此时可是缺少了小妹,文儿,女侠,嗯,她们也要回家跟家人一起过年啊。

  而此时,杨乔,以及媳妇们都成了震八方,嗯,还真形象,这不,一人坐了一个方位,在看着中间的鸾儿宝儿跟壮娃在玩耍呢。

  “嘻嘻,咯咯,姐,姐!”

  嗯,娃儿会说话了,不过,最早喊的是姐,也是这两个丫头陪着他,嗯,还有女侠,文儿,以及小妹,都喜欢陪着这壮娃玩耍,所以,这姐姐反而叫的最早了。

  “咯咯咯,姐!”

  “夫君,看来,我们这个大年聚会,以后每年都该成为常例了,看,这多热闹,夫君,你现在想不想赋诗一首?”

  媳妇在边上笑嘻嘻的问着杨乔,嗯,今年夫君好像已经有过一首诗了,虽然是送给女侠的,可,那也是夫君写的不是么。

  “诗么?”

  难道,再当一次文抄公。

  “嘿嘿,小子,这次,你准备抄谁的,不过,为啥你不自己写呢,都是抄。”

  “嗯,你们看外面,那边。”

  杨乔用手一指外面的山峰,嗯,不知什么时候,在雪道的边上,一颗腊梅花正在怒放。

  “咦,姐姐,什么时候,那里多了一颗腊梅啊?”

  “那个,应该早就有吧,不过刚刚巧,开花了,夫君,难道?”

  “嗯,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好吧,好胆量,杨乔竟然把后世的太祖的一首诗给抄袭了过来,不过,还好,这太祖的诗,一般都是大气磅礴的,而且还铁骨铮铮,或许,这首,无论什么人都可以拿出来,而且最好是在本朝初年,所以,此时,杨乔把这首诗抄袭过来,那是一点毛病都没有,这诗,嗯,太气势昂扬了。

  “夫君,你这是在说我们家族么,说我们家族欣欣向荣么,还有……”

  嗯,媳妇倒是会联想,而此时,杨乔的书记官就已经安排人去拿笔研等物了,嗯,有了诗,不留墨宝还成。

  “话痨,我说,最近可是好久没有奖励了哈,我说,你就是再给奖励个什么书法也成啊!”

  在等着笔研到来的时候,杨乔跟脑海里的话痨聊了起来,而夫人们呢,都在陶醉的欣赏这诗呢,嗯,其中最差的,应该就是六夫人了,什么七夫人,七夫人从小跟在媳妇身边,那个,整天被墨熏也熏出来了,就算不是高手,那也是小高手了,可六夫人呢,嗯,那是标准的丫鬟出身,而且侍候的人也不成,可是,这几年,跟杨乔在一起,也被熏陶出来了,所以,此时说杨家是书香世家,谁也不会说出不同的意见来的,而且,虽然杨乔跟那所谓的世家门阀有仇,可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杨乔的家族地位,嗯,就是书香世家。

  “其实,我不是很喜欢书香世家这个名字,这个,不是名字不好,而是显示不出我们家族的本领来,特长来不是么,我们应该叫匠人世家,嗯,这个,感觉有些,嗯,有些,算了,就叫做诗书,匠人世家好了,那书香啥的,就不要说了,再加上书香,就太长了。”

  “什么,夫君,你说诗书将人世家,将人是什么?”

  杨乔在脑海里跟话痨聊天,竟然不小心说了出来,嗯,这一激动,嘴就漏了。

  “媳妇,我说的这匠人,可不是将军的将,而是工匠的将,虽然,我们也可以转为武将家族,可是,我不是不想进朝堂么?”

  嗯,其实,你就是进了,那也是一个匠人身份,顶多,李二会给你一个大匠的称呼,而不是大将军的称呼。

  其实,李二早就看明白了,如其说杨乔在军事方面厉害,还不如说在匠人方面对朝廷更加有用,要知道,此时,这大唐,不缺少的就是这将军了,虽然已经开始有些青黄不接了,可是,总归还有一个新建的军校是吧,甚至,那大众的军校也准备完毕了,不过,李二还跟杨乔杠着,所以,这准备完毕,并不等于真正开业。

  嗯,如果没有杨乔,这军校就会走形了。

  “夫君,我给研磨!”

  “夫君,我给压纸!”

  “夫君……”

  当文房四宝到齐了之后,这夫人们也到齐了,而且各有分工,嗯,要都在一首能流传千载的诗文上留名呢!

  这不,最后七夫人实在没事干了,嗯。

  “夫君,我给吹墨!”

  这是一个什么工作,边上,书记员有些好笑。

  嗯,明白了,原来是把杨乔写完的字给吹干了,这叫做吹墨,不要小看这个吹墨,这可是一个技术活,如果吹不好,给写好的字,吹出一个毛刺来,这不是破坏么。

  嗯,落款,贞观九年冬,杨乔与李……七位夫人一起与青山南麓,夫人,可以用印了。

  好吧,七位夫人算是留下名字了,杨乔竟然不是写的与七位夫人一起,而是把名字一个个点出来之后,才是与七位夫人一起。

  嗯,夫人们就是喜欢杨乔这不羁的样子,还有这细心的样子。

  这好事传的也快,坏事传的也快,这不,杨乔还没有出帐篷呢,嗯,这首诗,就进了李二的耳朵,你说快不快。

  “风雨送春归……,观音婢,这,好大气的一首诗,而且,正切合此时的大唐,你看,我们大唐此时,不正是朝气蓬勃的样子么!”

  李二不但念着这首诗,甚至,还在写着。

  “这诗,嗯,怎么感觉咋写,都不合适呢!”

  其实,此时,杨乔也有这个想法。

  “话痨,这诗,怎么写,都感觉不舒服呢,虽然刚才写的字都不错,可是,整体在一起,感觉好像有些不对的样子,算了,就这么着吧,反正你也不会再给我脑海里送上一篇书法。”

  此时,杨乔算是进入了诗词欣赏的一种新境界,嗯,欣赏的境界,要比写的境界要高级的多,是的,你会书法,可,好的书法,不一定能够表现出一首好的诗词来,可,一首好的诗词,必须要有一手好的书法来应对。

  嗯,杨乔此时的书法,无论是隶书,楷书,行书,草书,都是普通文豪级的书法,嗯,也许就是那瘦金体还有些意思,不过,也不一样,这个,也许帝王会喜欢,如,李二就比别人喜欢的多,甚至,在真正的历史上,在赵佶写出这书法之后,后来学的,就有很多的帝王,不过,这个书法,应该是属于闲散帝王才能写出来的。

  “去,找人把那棵梅花给围起来,以后啊,夫君,那棵梅花就跟着你出名了,然后,会有很多的人来看的,不过可惜,应该不会有人敢在这颗梅花之前写诗呢!”

  媳妇觉得有些可惜,珠玉在前,如果写不好,人们真的不敢写呢。

  “媳妇,这个好办啊,如果真的来了很多的文人墨客的话,你可以组织一次诗词大会啊,嗯,就以梅花为题,来写诗,这样,不就得了。”

  “嗯,好主意,诗词大会,让人们,啊不对啊,应该是梅花诗大会啊!”

  “媳妇,真是的,你就那么死究,不一定非要梅花啊,甚至,有娃儿喜欢诗词的,背诵诗词也成啊!要不,今天在座的各位,啊,还是少了一些人,这样,连你们的近身侍女都算上,宝儿鸾儿,还有你们两个是侍女,这就有近二十人了,你们写诗的写诗,背诗的背诗,规矩,自己定,嗯,我在一边看热闹,嗯,就以春节为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