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一二八八章 终于轮到麻将了

戏闹初唐》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赔钱赔钱,我下了两葫芦酒。”

  “还有我,我下了他吐了臭豆腐。”

  “我说,你们是不是认识的,故意做套来坑我呀,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呢!”

  这外面这个乱啊,闹闹哄哄的样子,尤其是这赌,赌的也不规范。

  “姐夫,这个赌,不好!”

  牛宝宝皱着眉头厌恶的说道。

  “是啊,不好,可是,又没法让父皇下旨把赌给禁了,这个,自从有了人类,这赌就跟着来了,或许,等人类没有了的时候,这赌,才会跟着没有,你说,这能怎么办呢,也许,只能正规引导,不然,还真没有别的办法。”

  …………

  “杠,爹爹,为啥要叫杠,好了,我的,七筒,还有,爹爹,这个为啥叫筒呢?”

  “五索,对呀,对呀,爹爹,为啥这个小鸟叫索呢?”

  “嘿嘿,我知道,姐姐们,你们问我啊,问我啊,哈哈,胡了,不过,爹爹,为啥是胡了,而不是和了呢?”

  “刚刚还说你知道呢,你这是诈和,……”

  “诈和,给钱给钱。”

  “给,真不过瘾,爹爹也不让玩大的,只能用分跟文来玩。”

  杨乔院子里发出了一阵阵的噶冷嘎啦的声音来。

  “嘻嘻,姐夫,你这里在玩什么,咦,怎么跟伦家仓库里那些兵丁玩的竹牌相同,你说,他们有扑克不玩,却玩竹牌?”

  嘿嘿,杨乔不会告诉牛宝宝,其实,这个竹牌,也是杨乔给传过去的,先是,杨乔安排了一个懂仓库管理的家丁过去帮着治理仓库,然后,这个家丁就把竹牌拿了出来。

  “一对鬼,炸,赢了,给钱给钱?”

  “哥几个,这是玩什么呢,扑克,用树叶做的扑克啊?”

  几个粮仓的护卫正在场院里看粮,这不,闲着,就用边上的比较结实的树叶做了一副扑克在玩。

  为啥用树叶做呢?

  扑克,不是买不起,而是没的买,外面卖的很少,本来么,杨乔当时制作的时候,就是当一个娱乐,所以,卖的很少,只是在一些大户人家有的玩,还有就是一些有头脸的下人手里,会有几副旧扑克,可,这个玩法,却传了出来,什么材料的也有,这最好的,就是这树叶的,竹叶的了。

  “哥几个,看看我做的这牌,我们自己的牌。”

  于是,这家丁拿出来一包竹片来,这个好做,用刀刻就成了。

  “你们看,这是筒,我们用的护粮的火绳枪,这是索,大鸟,小鸟跟人头,还有这个是奖赏,自然不能用分来算了,我们公主大方,都是奖赏银子,所以,要用万分来计算,那么,就是万了。”

  于是,七凑八凑的,算是把这理由给凑全了,为了这个筒,杨乔还安排牛宝宝给这些护卫配上了火绳枪,比较先进的待遇了,可惜,这枪,真没有用处的,吓唬鸟,用响鞭比枪好,这枪打了,枪沙落到粮食里,还不好,这鞭子呢,能甩下鸟来,就甩下来好了,甩不下来,听个响,这鸟就飞走了。

  “朕都弄糊涂了,这麻将,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嘻嘻,圣上,能好玩就成,管它怎么出来的呢,碰,圣上,妾胡了,对了,圣上,为啥叫胡了呢?”

  李二这心情也慢慢的从长孙没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这不,正跟几个妃子在一起打麻将呢。

  “好,好,赢了,赢了,给,两文!”

  “圣上,这也太少了吧,连奖赏人都不够?”

  “不少了,不少了,朕亲自下的旨意,自然不能亲自犯了。”

  “圣上,为啥要下这么一个旨意,这麻将玩的也不痛快,最高的,不超过铜钱,这铜钱再高,能高多少,而且,还有几百在那里,什么二品以上,七品以下用分跟文计算,而妾这里,正好达到分跟文的。”

  就是说,李二这一桌,其中一个妃子,才不过七品级别,额,级别一样的,李二也不敢给凑在一起啊,所以,才有了这高高低低的妃子跟他在打麻将么。

  尤其是这赌的大小的规矩,那就是,七品以下,算是最低档了,跟普通人一样,都是分跟文级的,就是说,最高,不超过十文,最好,是以分为主,如果麻桌上没有分,也会挨惩罚的,最高的,自然是二品以上了,可以用串来计算,最小同样是用分来计算,就是说,你里面,必须有分计算的最小的。

  “姐夫,你说,这样规定,就不会有人犯了?”

  牛宝宝好奇的看着杨乔。

  “这个,怎么说呢,说管用,也管用,一旦起了矛盾,算是衙门有了一个判决的依据,小赌怡情,大赌犯法,就是这样,而实际上呢,是没有人管的,你愿意多大就多大好了,你破了家,是赌的原因,跟谁有关呢,不过呢,如果犯到衙门手里,自然就能把一些不合理的事情给判了,如,误导的,本来,这衙门是没有办法的,可是有了这个依据呢,嘿嘿,那就没有什么合情不合理的事情了。”

  啥意思,就是说,也许,有的人,会碰上什么骗赌的什么的,有些人,自然是可怜之中带着可恨,可管,可不管,可有的人,那真的是被人骗了,甚至,都不知道是被骗了,这样的话,衙门呢,遇上好人,也许,就会给他找补回来了,是啊,一直以来,没有谁说禁赌来着,可是,这朝廷,在贞观十八年冬,出了一个圣旨,是跟着麻将一起出来的。

  得,这不是借口都有了么,大赌犯法,这就是依据。

  “我恨啊,我恨啊,我恨啊!”

  也许,以后会有人这样,恨不得掐死谁,可就是没有办法,只能背关在牢房里面了,找人,就是找到李二那里,也不成,这是李二亲自下的命令,可,你要是咬谁,还要让你咬的,虽然,之前很多人赌的还大,都没有管的,那个,谁让你撞到好人了呢!

  “爹爹,你的意思是?”

  鸾儿问出这话来,自然不是什么傻白甜的问话,而是真的知道什么事情,如果说傻白甜的话,此时在杨家,也只有那几个小娃儿,哦,不是几个了,而只有丫丫了,丫丫最小,临时还是傻白甜的一个丫头,其他人,杨乔可不会给培养成傻白甜,因为,他们可傻不起来,没有那个机会。

  “就是想给那些想做好事的留一个机会,要不然,没有这个机会,他们怎么做好事,明显知道对方不对,可是,这不对,你怎么抓,可有了这个旨意,这不就好抓了么,如,老王头,在老李头的点说下,去参与了一场赌,虽然老王头有不劳而获的想法,可,这错,实实在在是在老李头这里,没有这个旨意,这老李头,是没有什么事情的,可有了这个旨意呢,额,老李头还是没有什么事情,不过,需要追究,是谁让老李头来点老王头的,也许,这赌家,就会被扔在牢房里面了,甚至,这老李头也给扔进去了,额,这老李头,还是没有逃脱了。”

  “嘻嘻,爹爹,你真坏,三索。”

  “我碰,爹爹这不叫坏,这叫做智慧,我就愿意听爹爹的。四万。”

  “五万,你就愿意去拉那女娃儿回来就十两,自然愿意听爹爹的了。”

  “来,牛宝宝,这里交给你了,你们小娃儿一起玩,我就在一边看着了,终于有了一个替手的来了,也不要你们这几个的三缺一了。”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