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yOK小说

第一五九二章 新的玩具

戏闹初唐》     我的书架     手机观看

  “嘻嘻,姐姐,你要吃什么菜,小葱拌豆腐,看伦家给家颠。”

  “傻宝贝,小葱拌豆腐,是凉菜,用不到炒勺的,还是看姐姐给你颠一个红烧肉片好了。”

  下午,姐妹俩并没有去车间,而是在院子里让人给做了一个沙箱,正在练习颠勺呢,用沙子颠,还有就是姐妹俩在斗菜名呢。

  杨乔呢,杨乔,此时也在做东西呢,在做一个比较正规的练颠勺的架子,还有一个活动架子,是为丫丫准备的,嗯,尽管什么好菜丫丫颠不了,可是,简单的一个炒鸡蛋,还是能够颠出来的,额,不过要先练好颠勺。

  还有,杨乔也需要来练习颠勺,甚至,还需要颠几把好的炒飘出来。

  为啥是颠几把炒飘出来,其实,就是打磨了,说实话,中午,杨乔颠的菜,自己吃的很不舒服,就是说,炒瓢太生,这颠勺全凭腕力用来炒的菜,所以,要想有一个好的炒瓢,那么必须自己给颠出来,而且,对于鸾儿,自然也要给她准备炒瓢了,不多,一套,额,一套是多少,就是两个炒瓢,一个算是圆底锅,一个是平底锅,自然,这平底锅,虽然可以当武器,不过呢,在杨家,还真用不上平底锅来当武器的,这个平底锅呢,自然也是可以炒一些东西,或者是烙油饼了。

  油饼,很简单的一种面食,不过此时的制作方法,却是有好多种,普通人,就是一点杂面粉,带上一点菜叶,带上一点点的菜油,还有盐巴,用锅,或者什么烧石板啥的给烙出来的。

  尤其是那买不起锅的,就随便找个石板,每天都做石板烧吃,嗯,吃的还不错,就是日子过的太苦了,不会做别的,就是石板烧,这不,后来因为杨乔的教授,学会了这油饼。

  嗯,大户,也有油饼吃,甚至在酒楼里面,大户的,没有什么好的大厨,自然就是好油好面的做出来,味道一般,还是能吃就是了。

  酒楼的,就说杨家的,还有那大酒楼吧,这是杨乔专门教出来的,需要摔,自然,什么和面,赶制啥的都有技术在里面,然后,就是这烙饼了,首先,需要一个结实的铁锅,或者平锅,然后,在烙的时候,需要用上合适的力气来摔打,烙制,然后,这饼上了桌,那就是高档食品了,味道什么的就不要说了,这口茬上是那个酥脆啊,自然,这个酥脆,又跟点心的酥脆还不一样的,这是另一种的酥脆的方式。

  这说了一会了,是不是想起来老妈妈的,或者是奶奶,甚至是老邻居的那酥脆的油饼来了,那个时候,真不是什么太高级的食品,只是在乡村里面,农妇之间经常讨论改进的一种食品,当后来,想起来这种食品的时候,再找那个口茬,味道还在,酥脆的口茬已经没有了,那个,已经没有人会,也没有人有那个闲工夫来做了,一个电饼铛做出来的油饼,那还叫做油饼?

  “爹爹,一个小小的油饼,有必要?”

  “不是叫有必要,人们吃的是什么,就算是我们家可以说肉食是比较多的了,你见我每顿饭,都吃上一斤肉么,不是没的吃,而是不能吃,你,不记得吃肉吃多的时候了,身体会不舒服,人,总归是属于杂食性的,可不能对着肉用劲的吃,总归,这是辅食,可以是主要营养来源,可不会当成饱腹的食物,饱腹的食物,还是需要五谷杂粮的,就像是牛,吃草的动物,你就不能喂它肉吃,还有,你应该去看看那解刨的地方,看看那些吃肉的动物,都是什么肠子,是不一样的,这不是有的吃,没的吃的问题,所以,这个油饼,作为主要食品来说,做的味道好,是不是很正常的,有钱,就吃的好一些。”

  杨乔已经把架子都做好了,这不,父女三个都有了自己的玩具了,额,是有了自己的工作了,也许这几天,每天,这父女三人都会练习一段时间,甚至,杨乔,鸾儿还要亲自动手做菜,额,要吃一段时间不好吃的了,那是鸾儿做的,甚至,还会吃丫丫做的简单的菜。

  “嘻嘻,爹爹,伦家小人用小锅,你们大人,用大锅。”

  自然而然的,丫丫竟然把那平底锅给挂在了腰中的一个钩子上。

  这是什么衣服,腰带上还带钩子?

  就是一种普通的工作服,不是大厨的服饰,再说,在家中,不需要穿大厨的服饰,这不,这衣服上就有钩子了,是挂工具的,竟然让丫丫挂上平底锅了。

  “丫丫?”

  “嘻嘻,爹爹,伦是红太狼,伦要狼堡,这是伦的武器平底锅。”

  那个,什么时间,我把这青青草原说给宝儿听了。

  “爹爹,这是伦家小时候你跟伦家讲的故事,不过,伦家也要平底锅。”

  不知什么时候,宝儿从外面走了进来。

  “宝儿姐姐,看看,伦家是红太狼,这是伦家的武器。”

  看到宝儿从外面进来,丫丫蹦跳着来拽着了宝儿的手。

  “好了,休息一会,宝儿,你也坐,这几天没在这里,干什么去了?”

  很平常的家庭交流,杨乔倒不是真的想知道宝儿干什么去了,就是普通的一句询问而已。

  “爹爹,这不,天热么,我呢,回去让人搞了一点小鱼茶来,这不是研究着,这小鱼茶,在夏天喝是很好的么,所以。”

  杨乔随便问,宝儿可不会随便回答,总归是高文字的,嗯,这个礼教可不能忘记了,这个,不是古板,而是一个习惯,那个,你识几个字,就认为很有文化了,然后,见到什么人都鼻孔朝天,无论跟谁说话,都用哼的,那是啥玩意,所以,越是识字多,就越有那敬畏感,长辈就是长辈,小辈就是小辈,鼻孔,不是朝天的,说话不是用哼的,鼻孔朝天,说话用哼的,那是猪。

  “这个,有专人弄,就不要亲自去做了。”

  “嘻嘻,爹爹,他们做的,不如伦家自己做的好。”

  很快的,宝儿也活泼了起来。

  “来,这是伦家做的小鱼茶,都尝尝,爹爹来五根,姐姐来三根,丫丫小宝贝来一根好了,伦也来三根。”

  宝儿拿出一个蜡封的纸包出来,把里面的小鱼都给分了分,然后,亲自给每个杯子倒上了水。

  这个东西,可不是为了好喝,算是一种药茶吧,而且此时处理的这小鱼,是用药处理的,可不是最初的单纯的小鱼茶了,要不然怎么来一个对身体好呢。

  “嗯,还成,能喝,不过,炮制的有些过了,对了,不知那些在外面搜寻的人们,找到没有找到这样的有小鱼的地方?”

  这个小鱼,竟然只在杨家附近的这段河流里面有,然后,过了这段地方,那小鱼就不会过去了,就算是过去了,也活不长久。

  然后,杨乔让人去找,已经有几年了,都没有找到这样的小鱼。

  “你是找不到了,忘记当年那药,是从哪里来的了。”

  额,这个事情,也只有老白能解释,起初,老白还能给杨乔提示啥的,后来,竟然连近身都不成了,被老闫给限制了,嗯,近身,杨乔的感应太灵敏了,一旦感觉有不当的生物近身,就会感应到的,这个叫做有违天条。

  那个,又不是修仙文,还什么天条不天条的。

  “爹爹,没有找到,不过,这些,我们家够喝的,就是送人也足够了,就是不明白,每年好像给抓光了,可是,怎么感觉里面的鱼不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