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0.暗劲摧心

我有一个武道世界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与此同时,巡捕局的王德志正在茶楼消遣,身边坐着几个得用的下属,大家纷纷猜测廖家能找什么样的门路疏通。

  “廖先生战死后,廖家以前的来往都断了,我看够呛能找来强援。”

  “未必吧,毕竟是跟随过两江总督的人家,总该是虎死不倒架。”

  “两江总督?林大人自己都惨遭发配边陲了,哪还有人情在。我看啊,也就能求到都司大人那里。”

  “那顶多宽限个几日,起不得什么大用。”

  正闲聊时,突然有一辆漆黑色的老爷车驶来。这年头有车的绝对不是一般人,路上行人纷纷躲避,一阵鸡飞狗跳。

  这是巡捕局的公车,王德志连忙迎过去,毕恭毕敬的将车门打开。

  只见一位身穿锦衣的人走下,面带桀骜之色,传来上级命令——撤销对廖氏拳馆的查封!

  王德志点头哈腰的接令,不敢有丝毫疑问。此人是“指挥”大人的亲随,这可是自己上司的上司!

  众人看在眼里,倒吸一口冷气,不由庆幸刚才留了一线,没把事做绝。

  王德志走回来,心有余悸道:

  “参与过销烟之事的人虽然下场凄凉,但明里暗里的支持者颇多,指不定有什么高官大员撑腰,以后千万不能得罪!”

  众人皆以为然。

  ~~~~~~~~

  路遥三人回到拳馆时,天色仍亮。

  王德志已经等候多时,迎上来恭敬道:“本官已接到指挥大人令,查封拳馆的事是误会,还望诸位莫要怪罪啊。”

  路遥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王巡检也是职责在身,我们岂会怪罪。”

  王德志笑道:“如此甚好。那事情了结,本官就告辞了。”

  路遥连忙说:“且慢!在下有几个问题。”

  “这个……”王德志正要矜持,却看到路遥手中隐约有银色光辉闪烁。

  两人再度友好握手,又是半两银子!

  王德志不着急走了,寻思一番后开口:

  “路公子,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可本官也是临时接令不甚了解。不过……那名为韩方的年轻人死的很是蹊跷。仵作验看后说死因是——骨碎剧痛引发心疾,但我看更像是‘暗劲摧心’。”

  暗劲摧心就是练脏境以上的武者,将内息玩出的不同花样,但也不是谁都能做到这一点。

  有了这个消息,基本就能锁定背后捣鬼的人!

  “多谢!”路遥一拱手,随后又是半两银子拿出:“诸位辛苦,请大伙喝茶。”

  王德志接过银子,看着明显露出喜意的手下,心下佩服路遥滴水不漏,连一众普通巡捕都照顾到了。

  当下郑重抱拳一礼:“谢公子体谅!”

  路遥回了一礼,告辞离开。

  王德志看了眼廖氏拳馆的牌匾,感慨道:“有钱有势,还有17岁的炼脏镇压,廖家看来是要飞黄腾达!”

  几个亲近下属附和道:“廖师傅这样的人起来了,我觉得不是坏事啊。”

  “这条街有廖师傅在,算是周围最太平的地了。”

  “是极,比那些勾结帮派、开大烟馆的武人要好太多了。”

  ~~~~~~~

  回到拳馆,姐妹俩早已经等着了,在两双美目的注视下,路遥将得到的消息说了。

  “情况就是这样。有人算计我们,本想直接踢馆,可没想到被廖雅反败,情急之下不惜杀人栽赃陷害。对方在官面上没有多厉害的关系,只是因势利导。”

  廖雅听了路遥的分析后点点头,陷入思索中。

  少女歪着脑袋思考的样子很是呆萌可爱,寻思一会儿后说道:“能做到暗劲摧心的武馆,整个云州有三家。我差不多知道是谁了。”

  廖雅将辫子甩到身后,说道:“师弟,明日你陪我去一趟金虎武馆吧。参与过踢馆的弟子应该知道些什么。”

  路遥点点头:“没问题。”

  廖雅看了看他苍白的脸色,柔声道:“师弟累坏了吧。今天多亏了有你在……才能如此顺利的解决,真的很感谢你。”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不用客气。对了,得抓紧把药熬上,别耽误修炼。”

  路遥说完话,转而开始操作煎药机。

  廖雅笑了笑,对这位师弟越发满意,心中直呼:收他入门真是无比英明的决定!

  廖琪望着路遥忙碌的身影,面带倾慕之色,感觉师弟是她此生所见最有本事的男子。

  年少多金、风趣幽默,不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从容不迫的解决,没有比他再好的人了!

  少女突然想到——门派内师姐弟、师兄妹结为夫妻再正常不过。顿时脸蛋红红的,两条笔直的长腿夹的紧紧。

  ~~~~~~~~

  次日一早,美美睡了一觉的路遥起床,精神饱满容光焕发,宛如重生了一般。

  随着炼神法越发精通,养法的效果也越发显著。如果不是仍然虚弱的身体,路遥甚至以为自己的病要痊愈了。

  屋外,一身劲装的廖雅已经在等他了。

  留下廖琪看家,两人一起前往金虎武馆。

  两家武馆隔得很近,不到15分钟就到了。

  此时的金虎武馆非常嘈杂,各种争吵声乱做一团。

  有普通学员要退学费的,有入室弟子想分家各奔前程的,还有药铺、肉铺来催账的,不一而足,充满“树倒猢狲散”的即视感。

  以至于两人都走到正堂了,还无人来接话。

  路遥看了师姐一眼,两人仿佛心有灵犀般,廖雅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妹子瞬间出拳抽爆空气,发出砰然巨响,屋顶尘土簌簌落下,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路遥走上前,从容道:“诸位好雅兴,大早上就忙活起来了。”

  金虎武馆的弟子脸色极为难看,他们都认识廖雅。己方刚刚上门踢馆,对方一定是前来报复!

  面面相觑一番,大师兄齐浪不得不硬着头皮站出来。

  齐浪约莫30来岁,踢馆时正是他侍奉在师父身边。

  短短一天的时间,他已经从精神小伙变成了蓬头垢面、气色极差的中老年人,此时强自镇定道:

  “廖师傅,我师父已经被你打死了,你还想干什么?大顺朝可是有王法的!你不怕被发配前线吗!”

  廖雅长身玉立,一言不发,仍由路遥发话:

  “言重了。朝廷优待武者,想要将炼脏武师发配,怎么说也得犯下灭门重罪才行。我家师姐不是残暴的人,做不出这种事。”

  众人闻言刚松了口气,只听路遥继续说道:“所以今天只是来踢馆,顺便打断诸位每人一条腿。放心,性命无忧。”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