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面见杜文澜

我有一个武道世界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从偏厅来到敞亮的正堂,路遥就知道这事基本OK了。

  这里是接见尊贵客人的地方,能让三个后辈来此,本身就表明了态度。

  很快,杜文澜带着甘先生到来,身后还跟着一位低着头的亲随。

  路遥三人连忙起身见礼。

  ~~~~~~~

  落座后,杜文澜审视路遥一番,心想:此子怎么一副重病模样……

  表面上不动声色的开口:“这位就是路公子吧,书我收下了,你有心了。”

  路遥朗声道:“些许薄礼不成敬意。”

  杜文澜抚须问道:“路公子对西学很是了解?”

  他虽然神态随意,但多年久居高位,自有一股慑人气势,坐在其旁边压力很大。廖氏姐妹下意识的危襟正坐,廖琪还不自在的扭动了几下。

  路遥不卑不亢道:“不敢当,仅是略知一二。在下出身海外,听闻大人渴求先进技法,特地寻来为您分忧。”

  杜文澜摩挲着太师椅扶手,对路遥很是满意。有礼有节,谈吐不俗,还能搞到先进技法,正是急需的人才。

  遂直截了当的招揽:“朝中几位大人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值此正是用人之际。你何不为国效力,某个前程。”

  路遥没精力也不想深入此事,遂应付道:“多谢大人抬爱,但在下重病缠身,命不久矣,实在是无能为力。”

  杜文澜眼角一跳:“我这亲随精通医道,当可为公子把脉。”

  身后的亲随立刻上前。此人猛一看平平无奇,但仔细观察之下隐有煞气流露。

  路遥伸出手来让他握住,一股熟悉的热流散往四肢百骸。

  杜文澜身边这位貌不惊人的仆从,赫然是一位炼脏高手!

  很快,体检完毕,亲随躬身道:“禀大人。路公子身患绝症,病入膏盲。”

  ~~~~~~~

  此言一出,杜文澜脸色一僵。

  本想尝试收服路瑶为己用,但这种情况下根本无从下手,无数的言语试探、功名利诱只能吞回肚中。

  他忽然觉得,最难对付的不是那种老奸巨猾,或心智坚定之辈,而是一个真正不怕死、无所畏惧的人。

  憋了半天,只得说出一句:“唉,真是天嫉英才啊。你且安心休养,本官必会帮忙求得良医。”

  路遥洒脱一笑:“多谢大人关爱。世事无常,阎王爷非得收我那也没办法。”

  杜文澜收起了招揽的心思,看了廖家姐妹一眼,道:“听说你们遇到些麻烦?何奎,带我的名帖去拜访巡捕局的李指挥,尽快了定此事。”

  名为何奎的亲随正是帮路遥体检那位。他躬身一礼,展开身法眨眼间不见了。

  杜文澜道:“巡捕局当会给我几分面子,你们不用担心此事了。”

  廖雅面露喜色,连忙带着妹妹一起郑重行礼道谢:“多谢杜大人!”

  杜文澜抬手虚扶示意二女起身,随后对路遥郑重说道:

  “国朝艰难,为富国强兵计,希望路公子能寻来更多的先进技法。届时,不论是朝廷还是本官这里,都不会亏待你。”

  路遥双手抱拳:“杜大人可以放心,师姐百般叮嘱——您是廖家至关重要的世交长辈,先进技法一事在下必然帮忙。”

  杜文澜看向廖氏姐妹,温言道:“廖启功乃勇猛忠贞之士,当年他的死我深以为憾。你是其后人,以后有事无需客气,尽可以来找我。”

  廖雅郑重行礼:“承蒙大人厚爱,我晓得了。”

  两家有些渊源但来往不深。廖雅冰雪聪明,深知杜文澜说出这些话是因为什么。

  忍不住看了路遥一眼,暗想:师弟真是神通广大,让杜大人如此看重。

  ~~~~~~~~

  眼见目的达到,路遥三人还惦记着拳馆的事,客套几句后就起身告辞。

  杜文澜亲自将他们送至大门处,临别之际开口道:“路公子,以后你可随时求见本官,不需通报转折。”

  路遥躬身一礼郑重应下,随后带着两女离开。

  眼见人走远了,甘先生不解道:“东翁,您为何如此看重路遥?还给了他随时求见的许可。”

  随时求见一位实权全四品大员可不是容易的事。

  杜文澜叹了口气,掏出那本《炼钢》:“我奔波三年,对洋人卑躬屈膝,处处碰壁,一番辛苦所得还不及此书一页!”

  甘先生一惊:“这怎可能!?区区一本书……”

  “正是如此。”杜文澜负手而立,道:

  “朝廷设江南制造局,西式技法只是其次,真正重要的是——坚船利炮!

  钢铁是一切的根本,有了此书,本官就可以建炮厂、设操炮学堂,为朝廷铸利刃!”

  杜文澜眺望着大海的方向心潮澎湃!有了炮,再想办法造出铁甲船,内忧外患的大顺朝,必能安然度过此数千年未有之变局!

  甘先生神色复杂的俯身一礼:“东翁心怀天下、为国为民,学生佩服!”

  话虽然好听,但他心里实在是不看好。

  主导“洋务派”的几位大人身在京师,因为太后的原因不敢明目张胆的活动,只能在地方上借助实权高官推行,本就颇有掣肘。

  洋务派内部也是派系林立:中央派和地方派;自强派和求富派;顽固派和维新派……互相之间龌龊不断。

  怎么看也不像是能成事的样子啊……

  “我必得好好辅佐东翁,千万不能像林大人那样“身陷国事”,一把年纪了从两江总督沦为发配边陲。”

  ~~~~~~~

  返回的路上,姐妹俩一直盯着路遥看。

  “你们看我干什么?”

  廖琪抓住路瑶的胳膊,乐道:“你好厉害啊!面对四品大员侃侃而谈,还哄的对方服服帖帖,亲自将咱们送出来。你是没见,那门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哈哈!”

  路遥笑着说:“经历的事情多罢了。”

  廖雅清澈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问道:“师弟,你对朝廷‘师夷长技以制夷’的谋划,似乎并不看好?”

  “呵呵~师姐的炼神法越来越精妙了,这都被你看出来。”路遥收起笑容,神色莫名:“不痛不痒的小改是没用的,顺朝缺的并不是先进技法或坚船利炮。”

  “说得好!”廖雅很是赞同这句话,连连点头:

  “不能依赖外物!要我看还是得强大自身!普及武道,人人习武,凑齐一队‘金身不坏境’的大宗师,肉身抗炮弹,何愁外虏不灭!”

  “……”路遥顿时无语。廖大师傅,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啊……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