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照章查办

我有一个武道世界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三人对视一眼连忙出外,来人居然是一队巡捕!这是异界的执法部门,专职缉凶捕盗。

  这些巡捕身强体壮,都背着一把老式栓动步枪,外型很像98K,上面还插着刺刀。

  他们一来,看热闹的当场散去大半,剩下的也满脸忌惮之色。

  为首之人身穿绿袍官服,上前一步肃然道:

  “廖师傅,你公然违反《大顺武者律》,本官今日要查封廖氏拳馆。职责在身,望你不要为难。”

  廖雅一抱拳:“王巡检,是金虎武馆踢馆在先,我合情合理的出手,并未违反规矩法度!”

  王巡检清了清嗓子:“武者比斗,按律得先签生死状,否则严禁杀人。你二人属于私斗,而金虎馆的祝佳秀,已经死了。”

  廖雅眉头一皱:“死了……这么快……”

  “的确如此,半路上咽的气。而且……有名为韩方的良家子也死了,其家人正在巡捕局哭诉,说你目无王法,当街杀人。”

  廖雅惊讶道:“不可能!我只是捏碎其肩膀以示惩戒,绝不致命!”

  王巡检一拱手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廖师傅是朝廷在册武师,我无权处置。但拳馆得照章查办了。”

  ~~~~~~~~

  就在两人交涉时,廖琪靠近路遥耳边,低声说:

  “此人是巡捕局巡检——王德志,九品小官。官府向来不爱管江湖事,姐姐还是朝廷在册武师享有特权,巡捕局更是不愿找麻烦。这次居然来的这么快,一定有问题!”

  路遥不动声色,手中捏好一锭银子。

  此时,王德志一挥手,喝令道:“来人,贴封条!”

  两个巡捕手持白色封条上前,就要贴在大门上。

  “且慢!”路遥走上前,捏着明晃晃的银子做出握手动作:“在下路遥,海外归来,现为廖家拳正式弟子。问大人安!”

  自从国门被坚船利炮轰开,西式握手礼早就不稀奇了,尤其是在遍布租界的云州。

  王巡检眼中精光一闪,大模大样地与路遥握手。感受到手中的硬物,脸色缓和了许多。

  凭借多年的为官经验,他稍微一颠就知道这是半两银子,等于自己半年的俸禄!

  心下惊呼:此子大方!

  眨眼间收起银子,面带笑容:“路公子一表人才,不愧是海外归来。不知有何见教?”

  路遥看到此人收下银子,心下稍缓,朗声道:

  “王巡检,廖家也是有先人余荫的,不如您带队休息一下?日落之前必有个交代。”

  王巡检心下急转,廖家上代家主——廖启功,曾追随过两江总督林大人销烟,认识几个官场的人脉再正常不过,确实该给个面子。

  于是轻笑颔首:“那就日落之前。还望路公子不要让咱们难做。”

  ~~~~~~~

  三人连忙回到武馆内商量对策。

  路遥率先开口:“此人只是正常执行公务,并未刻意刁难。”

  廖雅蛾眉倒蹙,俏脸含霜:“卑鄙!居然栽赃陷害,借用官府找麻烦!拳馆是廖家的脸面,绝不能被查封!”

  廖琪急道:“姐姐,我们赶紧去见杜大人一面,求他相助。”

  廖雅迟疑:“杜大人忙着江南制造局的事,未必愿意插手地方事,我们贸然上门……怕是不妥。”

  廖琪拉着姐姐的手,红着眼睛道:“那怎么办……”

  路遥喊了声:“别急,你俩等一下哈~”

  与这位杜文澜杜大人有过一面之缘,为了稳妥起见准备过某样东西,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路遥迅速跑回自己房间找了本书过来,展示给姐妹俩看:“尽管去!有这个就没问题了!”

  正是从蓝星带来的——《炼钢工艺步骤和流程》,繁体版。

  ~~~~~~~~

  青云街,杜府。

  偏厅中,门房送上茶水后就离开了,态度冷淡。

  路遥从容的坐在那里,看着坐立不安的两个姑娘:“你俩紧张个什么劲啊?”

  廖琪白他一眼,低声道:“这可不是刚才王德志那九品芝麻官!杜大人是朝廷四品大员,总领江南制造局,与知州平级,你懂不懂!”

  廖雅忐忑不安:“江南制造局表面上是研究西式技法的衙门,实际上是朝廷设立的军工厂。杜大人总领此处,堪称位高权重。两家只是有些香火情……他未必会搭理我们……”

  毕竟只是十几岁的小姑娘,遇事难免浮躁,路遥轻笑道:

  “放心,这位杜大人能当上制造局的总办,必是洋务派的核心官员,看了我的书一定会见咱们。而且就算他不帮忙,拳馆封了就封了,我养你们~保管养的白白胖胖。”

  廖琪小脸通红,捏起粉拳按摩似的锤他:“谁要你养了,我们还要把廖家拳发扬光大呢~”

  廖雅舒了口气,脸色稍缓。被师弟这么一打岔,心情松快不少。

  ~~~~~~~~

  杜府庭院最高处,杜文澜与幕僚坐在一处凉亭内。此处不仅能眺望风景,放松心情,还能清晰的看到来访客人。

  他知道廖氏姐妹为何而来,但是不愿去见。

  身为朝廷四品命官,光是正事就已经够头大了,并不想牵扯地方事,惹来一身弹劾。

  幕僚甘先生看了看了东主脸色,心中顿时有数,开口道:

  “我朝优待武人,本指望他们杀敌报国,可惜此辈上了战场,一身本事只剩下逃命的身法,不堪大用。”

  杜文澜饮了一口茶,淡淡道:“千古艰难唯一死,苦修数十载,谁又甘心被一颗弹丸取走性命。不过,还是有忠贞之士的。”

  他想起了那个单人单枪、冲往敌营的身影。

  这时,有亲随拿着一本书上来:“大人,此书不凡,还请您一观!”

  一众亲信都知道自家大人渴求西式技法,为此不惜亲自张贴告示,表露态度。所以见到异常精细的蓝星书籍,第一时间送了过来。

  杜文澜接过亲随双手递来的书,神色一凛。只觉此书纸质、印刷精美无比,不像凡物!

  连忙翻看了几页,顿时神色大变!啪啦一声,不小心把杯盏碰落在地摔得粉碎。

  幕僚甘先生注意到此,出声询问:“东翁,您这是?”

  杜文澜脸上潮红一片,双手轻微颤抖:“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好在他毕竟为官多年,立刻平复心境,问道:“献书的那位路公子,据说是来自海外?”

  甘先生想了想,肯定答道:“是的,言谈举止不像我朝人。”

  杜文澜深吸一口气,吩咐道:“请他们去正堂,我亲自去见。”

  甘先生看了眼被紧紧握住的书,心下了然:“东翁必是有所得。”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