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莫名其妙的踢馆

我有一个武道世界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路遥早就将韩方这种人抛之脑后,这几天一直在苦修,争取早日进入常定。

  今天一大早,刚进入入定状态,他的耳朵迅速抖动几下,听到十数人接近的脚步声!

  ~~~~~~~

  一行十余人,皆穿统一制式的深色短打,不紧不慢的压过来。

  为首的是一名矮壮中年男子,比常人粗壮近一倍,气势极为凌厉。

  但最引人注目的,却是他的皮肤——在阳光下反射寒芒,像是抛光过的金属表面。此人必然是练有某种厉害的护体外功!

  韩方也在其中,愤恨的瞪着早已等候在此的路遥三人。

  自己受到奇耻大辱,好在老天开眼,轻松找到了报复的机会。

  身边这位祝师傅成名多年,金虎锻体功刀枪不入,威猛无匹!比廖雅这刚炼脏的贱人厉害得多!

  今天就是要当街比武击败她,狠狠的削一削廖家拳的面子!

  武馆比武,宛如吃饭喝水般寻常,还会正门大开让人围观。输了的不仅丢脸,还会影响生意!

  学拳的、找靠山的,自然要去厉害的那家。

  ~~~~~~~~

  廖雅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冷声问:“金虎武馆的人,来此有何贵干!?”

  气势不凡的矮壮中年男子走上前,大喝道:“本人金虎武馆祝佳秀!我之弟子韩方曾受尔等羞辱,今日特来踢馆回报!”

  这声大喝整条街都听到了,还把近处的韩方震的脑袋嗡嗡响。

  他震惊得像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那儿:“不是说比武吗?怎么成了踢馆!?”

  比武烈度不高,双方并不会刻意取人性命,分出胜负就罢手了。

  但踢馆就不一样了!战败的武馆会被砸烂招牌、声名扫地,下场仅次于灭门。所以是要以命相搏分生死的!

  廖氏拳馆和金虎武馆离的很近,彼此业务重叠。虽然同行是冤家,可远没到生死相搏的份上,此事大有蹊跷。

  韩方突然有不妙的预感。

  ~~~~~~~

  此时,无数好事者呼朋引伴过来看热闹。

  眼见围观人群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金虎武馆馆主——祝佳秀,不紧不慢的脱下锦袍,身旁服侍的弟子连忙接过。

  撇了一眼拳馆大门口的立桩,这是他来踢馆的最大底气:【才三尺二寸,我可是一拳立桩五尺!】

  祝佳秀身上骨骼噼啪爆响,同时五脏齐鸣~鼻中发出哼哈声,看了眼廖雅的粉腻拳头不屑道:

  “你这手给人按摩都嫌软,我劝你早些认输,省得赔上性命。”

  廖雅神色平静,摆出廖家拳的架子——沉肩坠肘,一掌一拳封住正前;含胸拔背,稍微屈膝似蹲似坐。整个身体就像一张拉开的大弓。

  抬手虚引道:“祝师傅,请!”

  祝佳秀见到言语刺激无用,遂喝道:“众弟子听令!等我取胜,就立刻砸了廖家拳的招牌!”

  “是!!!”

  ~~~~~~~~

  接下来,两人毫不客气,同时踩爆地面电射而出,悍然对撞在一起!

  嘭噼炸响中,炮弹般的拳头你来我往,毫无花巧的正面对轰起来。

  气劲四射激起沙土,凭空刮过一场大风。围观人群连忙挡住头脸后退几步,但热情丝毫不减,像鸭子一样伸长脖子来看。

  二人的手臂因为速度太快,已经在众人视网膜上消失,只剩漫天拳影伴随着阵阵爆响激烈对轰!

  气劲四射,场中飞沙走石,普通人已经看不清状况了。

  路遥处于入定状态下瞧得一清二楚——廖雅越打越快,而祝佳秀动作越来越慢,颓势渐显。

  下一秒钟,妹子一拳打在对手脸上,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对手修炼外功并未受到严重伤害,但架子散了,露出巨大破绽。

  说直白点,就是给了廖雅发动大招的时间!只见她深吸一口气,拳头缩回胸前蓄力,娇咤一声电射而出,一拳轰开对手格挡的手臂,正中胸口!

  这一拳甚至打出了一团爆散的白色气浪,这是拳速太快产生的音爆云。

  路遥嘴角露出笑意,对满脸紧张的廖琪说道:“你姐姐赢了。”

  “啊?”廖琪正要细问,紧接着就听到一声巨大轰鸣,好似炸了个大炮仗。随之而来的,是刺耳的骨骼折断声。

  尘埃落定后,只见廖雅长身玉立,一派宗师风范。

  而对手则砸落在地,胸口处有个明显的凹陷,口吐鲜血不止。

  交战过程仅有10秒钟,已然分出生死!

  祝佳秀艰难的抬手指着廖雅,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咯咯咳血一个字儿都说不出来。

  他没想到——廖雅同样进入了五脏齐鸣的境界!

  这也就罢了,就当自己运气不好,刚巧碰到人家突破。

  但廖雅为什么气血如此之强!?比自己强出三成,快赶上洗髓境的大武师了,这才是要命的地方!

  境界相同,对手的体力、恢复速度强出三成,自己还傻乎乎的正面硬刚,焉有不败之理!

  祝佳秀根本想象不到——廖雅是天天吃补药吃到打嗝的人。

  ~~~~~~~

  喝彩声此起彼伏。

  金虎武馆的人心惊胆战,脸色煞白。因为按规矩来讲廖雅是可以补刀的,毕竟踢馆是生死相搏。

  但她不是暴戾之人,只是对着丧胆的人们一挥手,淡然道:“抬走吧。”

  祝佳秀被轰碎的胸骨倒刺入肺,就算活下来也废了。如果不是练了外功护体,刚才那一拳早就把他打死。

  弟子们连忙将师傅抬走,同时对着廖雅行大礼,以谢不杀之恩。

  这时,韩方也想偷偷溜走,廖雅一个闪身拿住他,冷冷道:

  “你蓄意挑起两家武馆死战,于情于理也不能这么算了。我就收回教你的功夫吧。”

  说罢~手上发力,捏碎了正要求饶的韩方肩膀。他当即哀嚎倒地,哭叫不止。

  金虎武馆的弟子面面相觑一番,连忙匀出两个人,将韩方也带走了。

  ~~~~~~~~

  平白看了一场大戏,围观群众心满意足。这可是炼脏武师的生死相搏,虽然没看清,但也足以吹嘘好久。

  此时是扬名的大好机会,陪着廖雅站在门口作秀了一会儿,等人潮散去才回到馆中。

  廖琪兴奋地围着姐姐转来转去:“你当众击败金虎武馆,我廖家拳声名大振!在武行的排名也可以向前动一动了!”

  廖雅揉着妹妹的脑袋,满脸笑意:“对手没想到我的气血如此旺盛,打了个出其不意!多亏师弟提供的补药。”

  路遥脸上并无喜意,开口道:“这韩方有这么大的本事吗?能请动一位武师打生打死。”

  以其表现出来的智力,该是做不到的。

  廖雅娥眉轻皱:“确实有问题!祝佳秀成名多年,我们之间并无深仇大恨,远不至于以死相搏。”

  路遥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更见识过种种人性黑暗,自然就多了几分谨慎:

  “师姐,我们可能被人算计了……”

  话音刚落,阵阵喧哗声由远及近,紧接着有人隔墙大喊道:“巡捕局王德志在此,廖师傅可在!”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